】 【打 印】 
從3千萬到1元:富士康案轉折始末
http://www.CRNTT.com   2006-08-31 22:45:54


  昨天晚上近10時,翁寶接到了一個電話。他得知,他和另一位同事被索賠的金額由3000萬元變成了1元。

  這個消息從臺灣而來。8月30日晚上,臺灣一位媒體人士在鴻海精密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鴻海”)的網站上看到了這條消息,第一時間打電話到了《第一財經日報》(以下簡稱“一財”)。

  翁寶是“一財”主管產經新聞的編委,因為兩篇報道,他和該報記者王佑被被指名譽侵權,被告至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而原告,是臺灣首富郭台銘旗下一家企業。

  3000萬元人民幣,是這家企業向翁寶、王佑二人索賠的天價數額。

  從7月17日開始的45天裏,此案始終是媒體熱點,而兩人的生活也面臨了一個戲劇性的轉變。

  ●禍起兩則報道

  “一些網站還將本報的標題加上了‘血汗工廠’、‘黑幕’等字眼”。

  “我的感覺是恐怖!”翁寶7月17日接到了一份法院凍結其個人財產的通知書。直到此時,他才知道他和報社的另一名記者王佑被別人告了。

  起訴他們的是一家名叫“鴻富錦精密工業(深圳)有限公司”的企業,隸屬富士康科技集團(以下簡稱富士康)。

  6月15日和22日,“一財”刊發了記者王佑寫的兩篇報道,反映富士康普遍存在工人“超時加班”問題。7月初,富士康旗下法人公司鴻富錦公司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翁寶與王佑,索賠3000萬,其中翁寶1000萬,王佑2000萬。

  鴻富錦公司提出財產保全請求,法院迅速查封了翁寶、王佑二人的房產、汽車與存款。

  “回頭看王佑寫的稿子,還是蠻客觀的。”秦朔,“一財”總編輯,在8月28日晚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

  秦朔介紹,6月上旬的一天,報社開編前會,一些人提到了保護勞工權益的問題,“還提到鴻海公司的一些員工在網上發帖子,揭露工作條件如何嚴酷,於是我們討論決定,派記者去調查。”

  27歲的女記者王佑,接下了這個採訪任務。

  在一份有關富士康系列報道的情況說明中,王佑稱,第一篇報道的主要消息源是與一名大學生的網絡聊天,並對其中核心事實與富士通公司外聯部賀小姐通過電話進行了核實。

  6月15日,《富士康員工:機器罰你站12小時》一文刊發之後,被數十家網站轉載。此前一天,新浪等媒體轉載了英國《星期日郵報》的文章《蘋果中國代工廠探秘:女工日工作15小時月薪300》,該文章就是以富士康工廠為背景所撰寫的。“因此,大量網站將6月15日本報的文章與該文並在一起,作了一個以‘富士康勞工’為名字的專題,一些網站還將本報的標題加上了‘血汗工廠’、‘黑幕’等字眼。”

  隨後,富士康公司在深圳召開了新聞發佈會,向媒體公開工廠情況,其間,《21世紀經濟報道》等媒體也進行了追蹤報道。

  “在這樣的情況下,編輯決定繼續跟蹤該事件,”王佑說。6月20日,王佑抵達江蘇昆山的富士康工廠,在一個賣冷飲的攤位上,她遇到一個剛從富士康離職的女孩,對這一女孩進行了近50分鐘的採訪。

  6月21日下午,王佑上交了她的第二篇稿件《富士康離職女工:底薪很低福利很好》。次日見報。

  ●訴前雙方溝通月餘

  兩人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但7月上旬,他們突然收到了查封財產通知書。

  據“一財”方面介紹,報道刊發後,雙方曾進行過溝通,但對方起訴卻很突然。

  6月30日,富士康公司的兩位代表———富士康子公司賽博數碼廣場管理部副總(董事長特助)詹某與賽博市場總部副總李某約見“一財”編委翁寶與王佑。

  “他們表達了對本報幾篇文章的立場,”在有關富士康系列報道的情況說明中,王佑寫道,富士康方面表示,希望報社不要再跟蹤下去了,但並未對文章的真實性提出質疑。

  王佑以“愉快”與“和諧”形容這次溝通,並說,富士康方面後來還曾邀請翁寶和王佑再次見面,“但由於雙方日程方面的原因,此次會面沒有實現”。

  此後,“一財”再未對此事跟蹤報道。兩人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但7月上旬,他們突然收到了查封個人財產的“送達通知書”。

  “深圳中院在沒有跟我們有任何聯繫的情況下,就這麼做了,我們感到很奇怪,”“一財”總編輯秦朔說。

  秦朔向本報記者介紹,在當時,富士康公司還沒有向法院交訴訟費,因此尚有不立案的可能,秦朔便讓翁寶繼續與他們溝通,爭取和解。同時,秦朔打電話給廣東省台辦副主任張科,並給廣東省台辦領導寫信,表達報社想跟富士康公司進行溝通謀求和解的立場。

  “我還表示願意到深圳去跟他們溝通,”秦朔說,“但他們沒有回應,反而去交了訴訟費,法院也就立了案。”

  在起訴狀中,原告認為,兩篇報道“未經調查核實,僅憑道聽途說就妄下結論”,而且使用了“明顯帶有侮辱、貶損性語言”,“給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富士康多份律師函

  一位也接到律師函的記者說,“通過做工作,跟富士康公司之間的這個糾紛已經平息了。”

  本報記者獲知,在“一財”兩位記者收到凍結個人財產的通知書的同時,幾乎所有其他同期報道過富士康勞工狀況的媒體記者也收到了富士康代理律師出具的律師函,但最終並未走上法庭。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及其所在媒體的當事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通過做工作,跟富士康公司之間的這個糾紛已經平息了。”他說,這幾家收到律師函的媒體是同時去做的這件“平息”工作,但不願透露具體過程。

  “這個公司做事不計後果,不想惹它”,這位人士表示。

  富士康是臺灣鴻海集團在大陸投資的,公司董事長為名列福布斯“全球億萬富翁排行榜”第198位的郭台銘。

  2004年,時任臺灣《工商時報》記者曠文琪因報導一篇關於鴻海與英特爾平臺相關的產業新聞,被鴻海公司于當年4月底以3000萬元向法院申請凍結其名下資產與薪資。

  8個月後,鴻海與工商時報達成協議,撤回扣押。

  事後,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接受媒體採訪曾說,告記者只是為了求真相,用了創新的方法,並稱,“這雖然是第一次,但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在多家媒體對富士康勞工狀況的“合圍”報道中,“一財”記者成為惟一被起訴的對象。對於這一情況,8月29日下午,秦朔在進行網絡訪談時解釋說:“我們是最早在國內報道的,他要清算的話,就會找一個源頭。”

  秦朔接受採訪時還表示,在積極應訴同時,也不放棄跟原告在訴訟程序之外的接觸。

  ●記者為何被訴

  “案件本身的訴訟標的,以及案件訴訟所消耗的時間,實際上放在任何一個新聞從業者身上都很難承受。”

  “這是我近10年媒體職業生涯中最艱難的時刻”,翁寶說。

  作為個人,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支付上千萬的賠償。而這也正是此案受到關注的一個重要原因。

  “案件本身的訴訟標的,以及案件訴訟所消耗的時間,實際上放在任何一個新聞從業者身上都很難承受。”他說,此案沒有像通常的媒體糾紛一樣選擇報社,而是選擇了記者作為被告,因此它涉及到了法律對媒體從業人員採訪的保護問題,對媒體界的震撼是空前的。

  “此案中,原告對被告的選擇有些不正常。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新聞傳播法學者周澤說,如果侵權構成,最終都應由新聞單位來承擔責任,因此,在新聞侵權訴訟中,記者行使職務進行報道的情況下,原告一般都是選擇訴新聞單位或者將記者和新聞單位一併起訴,而本案原告卻只起訴履行職務的新聞記者,“這是十分奇怪的”。

  8月30日晚上9時半,“一財”方面再次發表聲明,聲稱翁與所涉報道沒有直接關聯,鴻富錦針對翁寶個人的訴訟行為沒有法律依據。而對直接針對王佑個人的起訴以及財產保全措施,是對記者進行打擊報復的侵權行為。並表示,保留反訴等權利。

  一位民法專家告訴記者,此前的新聞侵權訴訟中,法院判決賠償上一百萬元都是極為罕見的,因此,原告的千萬賠償主張根本不可能有必要的證據支撐,因而法院也幾乎不可能支持其相應訴訟請求。

  目前,深圳鴻富錦公司訴翁寶與王佑案已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其案號分別是“深中民一初字23號”與“深中民一初字24號”。

  8月28日上午,本報記者致電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庭,據該庭工作人員介紹,目前這兩個案子“正在排期”,還沒有確定相關審理法官由何人擔任,對其他問題,均未答復。

  當日下午,本報記者致電深圳鴻富錦公司法務穀嘯,詢問相關情況,穀嘯告訴本報記者:“現在公司不單獨接受任何一家新聞媒體單獨採訪,這個事情是由公司高層決定的,公司有可能會儘快就此事向社會做一個公開的說法。”

  ●被告異議未受支持

  7月24日,翁寶曾向深圳法院要求法院解除對他個人資產的凍結,但未獲法院支持。

  富士康起訴翁寶、王佑案,另一被廣泛關注的問題是,法院迅速凍結了記者的個人財產。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院長馬懷德認為,法院在立案受理案件之後,為了保障原告的權利,法院可以查封、凍結被告人的財產,“不論訴訟對象是否有問題,僅就查封行為來看是合理的。”

  “訴訟標的額高,法院肯定是願意受理的。”他表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訴訟費用的規定,財產案件中,訴訟費用和財產保全費用與涉案金額是直接相關的。

  按照深圳法院公佈的訴訟費用標準測算,此案的訴訟費用和財產保全費用應當在30萬左右。

  8月29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新聞辦負責人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深圳中院在看到媒體相關報道後,主要領導人召開會議研究,立案庭又重新審查了此案的所有手續,認為此案“程序上沒有一點瑕疵和問題”。

  翁寶說,7月24日,他曾向深圳法院提出,按照相關民事法規,他本人不適合成為本案被告,要求法院解除對他個人資產的凍結,但至今未得到法院支持。

  ●一天內的轉折

  “現在它把報社也列為了被告,報社將與記者一起,用法律來維護我們的權益”。

  8月30日,鴻富錦公司終於打破緘默,向新浪科技發一則聲明,稱起訴“一財”記者所獲賠償不論大小,都將捐助到慈善機構。

  “這個代表了我們的一個態度,”8月30日下午,鴻富錦公司法務穀嘯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同時他表示,“將來會不會有其他變動,目前還不是很清楚。”

  事情在幾個小時之後發生戲劇性轉折。臺灣媒體報道,富士康方面發表聲明,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今晚緊急召開高層會議,決定將索償金額降為1元人民幣,解除對兩名記者的財產凍結,並追加“一財”為被告。

  對此轉變,鴻海集團發言人丁祈安的解釋是,起訴記者一事,經過連日來媒體與網絡的報道轉載,焦點已被模糊。現在媒體都把焦點放在3000萬元人民幣的金額上,忽略了正義。但他仍堅持將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媒體“不實報道”問題。

  翁寶說,事件過程中,他一直在與鴻海方面進行溝通,“今天上午,雙方就有一些互動,在大的方面,雙方的判斷是有共識的。”

  “我認為這是在廣大媒體和新聞從業人員的強烈反映下,富士康做出的一個明智的決定。”昨晚11時,秦朔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它沒有在原有的道路上繼續滑去。在這個意義上,我本人還是肯定它的這個決定。”

  秦朔說,富士康堅持通過訴訟來解決問題,是法律賦予它的權利。“現在它把報社也列為了被告,報社將與記者一起,用法律來維護我們的權益”。 (來源:新京報)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