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一貫道在台灣:一個值得研究的宗教現象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0-03-24 13:33:21


高雄縣六龜鄉一貫道道場
  中評社╱題:“一貫道在台灣:一個值得研究的宗教現象”,丁乙(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博士生

  開展一貫道研究的意義

  (一)選擇以一貫道為研究對象,是一項極具挑戰性的工作。現在大陸民眾也許大多不知一貫道是一個什麼樣的信仰和宗教組織,但只要回憶起共和國成立初期暴風驟雨式的嚴厲打擊反動會道門運動,我們就可以清楚地瞭解,一貫道是當時運動最主要的打擊對象。當時一貫道被定性為“與日寇及國民黨特務相勾結,出賣國家、危害人民、陰謀暴動的反革命組織”,人民政府鄭重宣佈,“為保障人民利益,維持社會秩序,並挽救誤入歧途的受騙群眾,決予嚴厲取締”。僅北京市,從1950年12月19日開始的兩個月內,就逮捕了381人,槍斃42人,封閉大小壇口1283個,聲明退道者17.8萬多人。對於這樣一個已被定性為反革命組織和邪教團體,而且在歷史上也多次遭到嚴厲鎮壓的教團,敢不敢研究、要不要研究,的確十分敏感;政治性、政策性非常強,極具挑戰性。對於這個問題,我覺得牟鐘鑒老師的態度值得學習。他說,新中國成立初期,鑒於許多組織化民間宗教成員混雜,有強烈反共傾向,政府以“反動會道門”的定性全部予以取締,在當時歷史條件下可以理解。但民間宗教不是政治組織,其政治態度會發生改變,實際上也在發生改變。時代在變,社會在變,宗教也在變。我們應當擴大視野,更新觀念,加強研究,正確處理民間宗教信仰問題。本著這樣的態度重新審視台灣的一貫道,個人覺得很有研究價值和社會意義。

  (二)選擇以一貫道為研究對象,是一項為中國民間宗教研究填補空白的工作。一貫道是近現代中國最大的民間教門,是明末清初以來中國民間宗教思潮和組織長期融匯整合的代表性產物。20世紀30年代以後,一貫道利用國內複雜紛亂的社會局勢,得到快速發展。1945年台灣光復後,一貫道各組派紛紛從大陸傳入島內。特別是大陸解放初期,一貫道被嚴厲取締,大批一貫道骨幹轉赴境外,漸次聚攏台灣,雖因活動詭秘,在台灣也受到草木皆兵的國民黨當局宣佈為邪教而遭到多年打壓監控,但憑借已有的立足點和同類教門在台灣歷史上積累的慣性效應,教勢不斷增長,終因可作為國民黨在選舉政治中的有效工具以及台灣開放黨禁,而於1987年獲得註冊許可,成為台灣合法宗教之一。

  據統計,台灣一貫道現有組織70多個,信徒120萬人以上,是人數僅次於道教、佛教的第三大宗教。同時,一貫道向全世界發展,目前已在80多個國家和地區傳教,特別是在華人聚居的東南亞、北美等地區,已成為最為國際化的中國本土型信仰實體。對於這樣一個獨具中國特色的傳統民間宗教,著實應當成為中國民間宗教研究的重點方向之一,加強對其跟蹤研究,既有宗教理論意義也有社會現實意義。

  (三)選擇以一貫道為研究對象,對發揮台灣民間宗教在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進程中的作用具有現實意義。在兩岸同胞多年共同努力下,當今台灣局勢發生了積極變化,兩岸關係取得重大突破。當前,兩岸同胞往來更頻繁、經濟聯繫更密切、文化交流更活躍、共同利益更廣泛,兩岸關係已步入和平發展軌道。發展兩岸關係的終極目標是實現兩岸和平統一,對和平統一大業而言,需要兩岸民眾對民族、國家的認同,在當前上述認同還比較薄弱的情況下,鞏固和發展對中華文化的認同,顯得尤其重要。如果沒有共同的文化心理基礎,做再多的工作也只是事倍功半。源遠流長、瑰麗燦爛的中華文化,是兩岸同胞共同的寶貴財富,是維繫兩岸同胞民族感情的重要紐帶。台灣一貫道源自大陸,中國特色十分鮮明,其道統教義既蘊含著很強的大一統認同意識,教門在台灣又擁有相當龐大的信眾群體,其通過宗教形態弘揚中華文化的舉措,從文化根源上維護著中華文化在台灣根深葉茂,維繫著台灣同胞對中華民族的內聚力,我們重視對其研究並善加引導,對促使台灣民眾文化歸根意識日益濃厚,以及由此自然而生的向心力不斷積聚,中華民族的和平統一大業就多了一份成功的保障。

  一貫道研究的現狀與難點

  (一)大陸方面研究動態

  因為一貫道自上世紀50年代初期即被定為反革命組織和邪教,現實中研究一貫道有一道不敢逾越的政治鴻溝,而且大陸社會現在無此信仰和教派,因此大陸方面對一貫道的研究甚少,對一貫道在台灣傳播和發展的研究,更幾乎是空白。就目前閱讀所及,主要研究內容有兩方面。

  一類是關於一貫道源流研究。最重要、也最有代表性的是馬西沙、韓秉方《中國民間宗教史》(2004年)。這是中國第一部有關民間宗教的通史。其中第十八章以“一貫道的源流與變遷”為題,專門介紹一貫道。作者引用了大量官方檔案等第一手資料,經過認真、細密考證,對一貫道源流及變遷進行深入介紹與探討。一貫道淵源於羅教的分支東大乘教及圓頓教,發展到江西又與江南的齋教融匯合流,流布到西南後由大乘教演化成青蓮教。在近代之初,隨著青蓮教勢北移,從中分化出末後一著教即一貫道,又受到華北諸宗教特別是八卦教系統的影響。因此,近代一貫道應是多種教門融匯合流的產物,也是封建社會後期封建專制制度的產物,而不是近代社會產物。作者認為,一貫道有數百年的歷史淵源和曲折複雜的發展歷程,因為社會本身的前進,它在各種不同階段中表現出的社會性質也迥然不同,因此對其評價不能簡單劃一。一貫道的前史乃至王覺一領導的末後一著教,是反抗清朝封建當局暴政的民間教派,帶有反封建的進步內容。

  牟鐘鑒、張踐的《中國宗教通史》(2003年)第十、十一章,在論述清朝後期和民國時期的宗教時,分別各有一小節論述一貫道。作者指出該教真正創始人是王覺一。認為一貫道要“一以貫之”的並非僅限於孔子的“忠恕”之道,而是要貫通儒、佛、道三教,使其歸於一。作者認為該教在清末是一個反抗清朝暴政的民間宗教教派,有積極社會作用。一貫道起於清末,但真正興旺發達是在民國年間,不僅形成了一整套組織系統和宗教儀式,而且教徒眾多,勢力遍及全國,在教義理論上也有重要發展。一貫道在民國以後成員日趨複雜,社會作用有相當大的消極面,特別是“七七事變”後,該教教主張天然投靠日寇,成為汪偽政權的“外交顧問”,吸收大漢奸褚民誼、周佛海、常玉清、王揖唐等加入一貫道,積極配合日寇侵華政策,以至為社會所不容。有關民國時期一貫道發展情形,譚鬆林主編、陸仲偉著的《中國秘密社會.民國會道門》(2002年)有關章節亦有介紹。

  另一類研究則是對共和國建政初期取締一貫道情況及經驗的論述。如《一貫道罪惡內幕》(張永勝、王宜,2003年)、《反動會道門“一貫道”覆滅始末》(林林,2002年)、《建國初期對一貫道的鬥爭及其歷史經驗》(朱奕冰,2001年)、《建國初期北京取締一貫道工作論述》(鄭永華)、《建國初期綏遠地區取締一貫道的鬥爭》(慶格勒圖,2001年)、《建國初期山西取締一貫道經過及經驗》(王大斌,2004年)、《建國前熱河省一貫道考論》(申玉山,2007年)等。上述論文大都按照當時政府取締一貫道的政策,歷數一貫道罪惡,描述當時打擊情況或過程,總結鬥爭特點或經驗,揭示鬥爭帶來的啟示等等。其中一篇題為《法輪功與一貫道等會道門之比較》的論文,總結了一貫道等會道門的七大特點:一是提倡迷信反對科學,二是宣揚“末劫說”與“救世論”,三是創教者都是弱勢族群中不滿現實的人,四是利用醫治疾病或傳授巫術化氣功武術吸引信徒,五是通過傳徒大肆斂錢,六是企圖通過社會上層或社會名人取得合法地位,七是有嚴密的組織系統。作者認為一貫道在中國大陸雖然已經被取締了將近半個世紀,但是它的殘餘勢力仍然不時進行復闢活動,境外的一貫道也不斷派人到內地進行滲透。提醒人們警惕,以一貫道為代表的會道門組織雖然在整體上已經不復存在,但在它們腐爛的屍體上仍然不時發出陣陣惡臭,毒害善良的人民。一貫道等會道門組織所繼承的,實際上是中國文化傳統中的封建糟粕,這種封建糟粕一旦遇到適當的土壤和氣候,便會再次冒出地面,毒害人們的心靈,殘害人們的身體。本人對這樣的論點和研究方式不敢苟同,但仍然覺得有借鑒意義。研究一貫道,要瞭解這段歷史。但因本文提出的是應當重視對當今在台灣發展的一貫道的瞭解與研究,不涉及對上述階段一貫道的研究和評價,在此不多談及。

  (二)台灣方面研究動態

  台灣地區對一貫道的研究比大陸熱絡,但也僅是近30年的事情。因為在台灣,一貫道也曾被當做邪教而不為當局和社會所容,直至1987年獲得註冊許可,成為台灣合法宗教之一,相關研究才多了起來。不過,台灣的研究大多也只停留於一貫道信徒對本道歷史、現實和教理、教儀的闡述。

  1、出版了多本研究一貫道的專著。如《天道鉤沉--一貫道調查報告》(宋光宇,1983年)、《先天道研究》(林萬傳,1985年)、《一貫道的艱辛歷程》(樊開印,1987年)、《一貫維中》(劉心德、劉心玉,1995年)、《天道傳燈》(上、下冊)(宋光宇,1996年)、《一貫道歷史》(孚中,1997年)、《一貫道概要》(林萬傳,2001年)、《一代明師--師尊張天然略傳》(林榮澤,2005年)等。均為一貫道徒所著,從多角度、多方面、各有側重地對一貫道加以全面論述。對研究一貫道在台灣傳播與影響課題,上述專著值得注意的幾個論點有:

  --關於台灣一貫道的歷史坐標。從祖師傳承、儀式行為等方面觀察,認為今天在台灣傳播的一貫道,與台灣原有齋教先天派的一支相同。縱觀一貫道發展歷史,雖然它背後有很深厚的歷史淵源,但台灣一貫道是站在宗教發展軌跡的前端,其教義揉合了儒釋道三家理論,創造了一個新的理論架構,在儀式方面不斷改易舊有儀式,以更簡單的方式禮拜神明。從這個角度說,與其說台灣一貫道是“秘密宗教”,不如說是“新興宗教”。

  --關於台灣一貫道曾被視為“邪教”的緣由。認為主要是當局與一貫道之間缺乏良好溝通和其他教派落井下石。就當局而言,深層原因是不信任民眾,基於治安顧慮,害怕群體性集會,照前清以來策略和方式對付新興宗教。而教團方面,則長期缺少良好有效的對外公共關係,過分強調“道”的尊貴,忽視世俗法律的約束力。就社會層面而言,中國社會自五四運動以降,知識界對中國民間信仰一直持批判和懷疑態度,認為近代中國落後悉由民間信仰文化害慘。新聞媒體則不明究裡捕風捉影對宗教問題誇大渲染,致使宗教問題不能得到公平處理。台灣地狹教稠,宗教之間相互攻訐,希圖借當局之手除去對方而後快,也是台灣一貫道長期受不公正對待的一個重要原因。

 


【 第1頁 第2頁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