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觀察與思考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莫那能語中評:自甘皇民化 真的是笑死人

http://www.CRNTT.com   2017-07-08 00:13:49  


眼盲的排灣族詩人莫那能接受中評社訪問,從台灣原住民族的立場看反殖民的抗日戰爭,以及當下的一些媚日行為。(中評社 趙家麟攝)
  中評社台南7月8日電(記者 趙家麟)排灣族詩人、原住民部落工作隊召集人莫那能7日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台灣被日本殖民時期遭受的迫害,原住民尤為淒慘,面對抗日犧牲的祖先,二次大戰被強徵到南洋找仗犧牲、放入靖國神社內被綁架的祖靈,如果我們不去面對真實的歷史,卻還要媚日,那真是非常可恥的事。

  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主辦、策展的“日據時期歷史圖文展暨抗戰八十周年紀念會”7日在台南市議會揭幕,眼盲的原住民詩人莫那能接受中評社訪問,以原住民的身分看反殖民的抗日曆史,對當今台灣一些媚日者的言行提出批判。

  莫那能對中評社表示,很多人知道台灣原住民抗日有1930年的霧社事件,但更早的時候,他的排灣族祖先,在1874年就已經和日本人打過一仗了,也就有“牡丹社事件”,直到1915年之前,大大小小的原住民武裝抗日就有120幾場。比較激烈的是在1913至1915年,在馬告地區(棲蘭),日兵兩路攻打,一路從宜蘭、一路從烏來,一直打到中橫一帶,反抗的原住民最後被逼到花蓮的山谷。

  他指出,二次大戰期間,日本發動了南洋戰爭,強徵許多台灣原住民去南洋當叢林戰的先鋒,後來戰死的祖靈被放在靖國神社,“這不是強迫我們成為發動二次大戰的共犯了嗎?我們明明是受害者,是被殖民者強徵去打仗而犧牲的人。”但是,他去了兩次靖國神社抗議,日本人不理,包括強徵慰安婦的事,到現在也不理台灣。

  莫那能說,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日人強徵慰安婦,還有人說是自願的?試問,當時的台灣人是被殖民者,“自願的”說法如何能稱自己是台灣人?即便是真有人因為被騙或自願,也是結構性的殖民壓迫,做一個有人格的人、有“國格”的“國民”,不管是被騙或任何狀況下成為慰安婦,怎麼可以說是自願的呢?這是最沒有格的。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