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觀察與思考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 
喬新生:中國居民可能要承受拔鵝毛的痛苦

http://www.CRNTT.com   2017-09-17 00:03:39  


  中評社北京9月17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國務院關於今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發現2017年7月前個人所得稅增長18.5%,超過居民人均純收入10%的增長率。

  財政部長對此的解釋是,居民收入增長、財產轉讓所得增加,導致個人所得稅收入增長較快。換句話說,部分居民收入增長較快,因此,繳納個人所得稅也就較多。這是一個常識性的問題。個人所得稅增長是一個絕對數,而居民人均收入增長則是一個平均數,個人所得稅增長18.5%,並不意味著所有居民個人所得稅增長18.5%。如果部分高收入階層居民收入增長較快,那麼,個人所得稅增長速度有可能會超過居民人均收入增長速度。譬如,如果一個富豪出讓了自己的房產,那麼,有可能會繳納非常多的個人所得稅,這就導致個人所得稅的增長速度可能超過居民平均收入的增長速度。所以,不能因為個人所得稅增長速度超過居民人均收入增長速度,而認為我國個人所得稅的負擔較重。

  不過,這一數字之所以引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高度關注,就是因為普通中國居民的感受是,個人所得稅負擔相對較重,因此,他們希望盡快修改個人所得稅法,減輕居民個人所得稅負擔。

  對稅收征管部門來說,如果依靠行政手段解決問題顯然是不可能的。個人所得稅徵收涉及居民的切身利益,按照稅收法定原則,個人所得稅法修改,必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換句話說,個人所得稅法修改是全國人大常委會職權所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為有必要,可以啟動個人所得稅法的修改程序。財政部或者國務院沒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據理力爭。說到底,財政部只不過是在陳述事實,沒有強化個人所得稅負擔的意圖。

  稅收制度是一項非常敏感的法律制度。英國經濟學家科爾伯曾經說過,“稅收這種技術,就是拔最多的鵝毛,聽最少的鵝叫”。在我國由於稅收制度具有生產稅的特征,因此,普通居民很難感受出來。政府在徵收“生產性”稅的時候,主要是對企業徵稅,個人所得稅在整個國家稅收中所占的比重不超過10%,因此,中國企業稅收負擔相對較重。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