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新聞網 搜索所有 中國評論新聞網 中國評論月刊 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高級搜索
 
成都首次披露1947年四川大學UFO檔案(圖)

  中評社北京8月7日電/近日,國內有關“UFO”的報道撲面而來。“2008年8月5日烏魯木齊鯉魚山夜現變色‘UFO’”、2008年8月1日無錫東北塘多人目擊不明飛行物、2008年7 月19日成都目擊月亮旁邊有不明飛行物……”但始終未得出結論。昨(6)日,成都市檔案館首次披露了成都現代檔案史册中最早有關“UFO”的檔案記錄:1947年7月26日,警察局第九分局局長游能關於四川大學發現飛碟一案的查核報告。

  60年前首次發現“飛碟”

  天府早報報道,翻開泛黃的檔案册,薄薄的宣紙上用毛筆記錄著當年這一“重大發現”:1947年7 月18日,雙流中和場有位農夫正准備去田里耕作,在路上發現兩個用錫箔紙裹著的方盒子。盒子的長度和厚度大約為一市尺,類似於正方體,盒底還有一只氫氣球。農夫左看右看,也不知道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但又覺得它不普通,便急急忙忙將“正方體”交給了四川大學物理學院研究。“正方體”一上交,立刻受到了學者們的重視,當時的物理學院院長鄭瞻寒先生親自對其進行了分析研究,結果確定為飛碟殘骸。消息傳開,不少人慕名而來,要一睹“飛碟”的風采。

  川大物理學院將這一重要信息上報給了當時的警察局第九分局。據資料顯示,這是現代檔案中,成都最早關於發現“UFO”的記錄說。

  “飛碟”成美軍氣象測量器

  “飛碟”這一名詞由美國人最先提出。資料顯示,1947年是發現UFO、“飛碟”密度很高的年份。美國軍方對於此類報告,均會納入“高級敏感機密”,對外均稱是自己的軍用科研項目,成都當時便有美國空軍駐扎。

  自從川大物理學院向警察局報告後,局里立即委派派出所的巡官李逸民出面調查,將原有的定論一一推翻。李逸民上書的核查報告中聲稱,“該物系美國軍用品,名為‘高空氣象測量器’,發自何地不知……”

  除此而外,警方要求鄭瞻寒重擬了一份詳細的“飛碟”資料,將其形態、作用和名稱都重新進行了說明。其中講到,“上方盒系用透明的白玻璃膠所作,內裝一小型高空測候器,其形如漏鬥狀,作用為傳達器所得之天候風向送達於玻璃盒內之氣機,以資發生作用。下方盒為兩小盒,一小盒為儲電池,一小盒為發報機,其作用系將上方盒所得天空中一切自動發報。”

  “飛碟”後來不知去向

  但是報告中并沒有提到“飛碟”是否有專注文字,只標明是美軍所有。而且據資料記載,在李巡官查實之前,四川省會警察局局長劉崇樸已將此事提前呈報給了重慶行轅,行轅電報的回複是“備案待查”。

  這一切不禁讓人心生疑慮:中和場的那位農夫并不知道所撿物體為何物,是川大的物理學教授賦予了它一個說法。但是,當具有權威性的鑒定出爐時,警方卻突然對此予以了否定,使“飛碟”瞬間變成了美軍的“高空氣象測量器”。

  是不是當局已將此事通報給了美軍,并受美軍的授意,由這位李巡官出面有意把它說成是美國軍用品,進而掩飾公衆的注意力呢?而且所謂的“高空氣象測量器”,也就是最先說成“飛碟”的物體,也不知了去向,所有關於最早飛碟的傳說就這樣不了了之,成了一樁至今尚未解開的疑案。 
 
  我國最早UFO記錄::最早1892年 最大百萬人目擊

  UFO(不明飛行物),是不為人所知的自然現象,是人們的錯覺,還是載著外星生命的航天器?這些年來,頻頻出現的UFO不僅勾起了人們的無限遐想,也引起了天文學家的關注。明天,“重大UFO事件學術討論會”將在上海舉辦,來自各地的學者、UFO觀測者、UFO愛好者將現場交流和辯論。

  據了解,我國最早有UFO的記錄就發生在南京(1892年),南京最近一次發生UFO的時間是2006年1月10日。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員王思潮告訴記者,根據經驗,南京5~10年會出現一次典型的UFO。

  我國出現十幾種UFO

  王思潮是目前國內為數不多的熱心於UFO研究的專業天文人士之一,工作之餘從事了30多年的UFO研究,收集了衆多的UFO目擊報告。

  30多年來,他對我國UFO事件的調查分析中,將100多次典型的UFO事件分類為十多種,在這十幾種UFO中有五類是能够用已知的自然現象或人為現象解釋的,這包括火流星狀、光斑狀、亮星群狀、飛棒狀和飛棍狀UFO。

  而有七種UFO現在還難以用已知的自然現象或人為現象解釋,這包括螺旋狀、扇狀、光團狀UFO;球狀閃電UFO;球殼狀UFO;懸停的紡錘狀 UFO;V形UFO;空中怪車UFO;飛碟狀UFO。其中螺旋狀、扇狀、光團狀UFO和飛碟狀UFO可能與外星智慧生命的飛行器有關。

  王思潮經常分析計算出UFO的飛行高度、速度與其他物理參數。包括很多專家在內,都非常好奇:王思潮是靠什麼“通天之術”計算出這些UFO的高度和速度的呢?

  王思潮說,我國已形成一支人數較多、水平較高的天文愛好者隊伍,他們熱愛天文,熟悉小型天文望遠鏡,有較豐富的實測經驗,且分布在全國各地,形成一張有效的觀測網。一些天文愛好者細心地觀測了 UFO事件,并標出UFO運動時經過的星座背景上的位置和時間,詳細說明UFO的變化細節。還提供了觀測地點,目擊者的姓名和通訊方式。而他本人又有多年的天文實測和野外調查火流星的經驗,還多次組織過各地天文愛好者觀測小行星掩星,又有在北京大學天體物理專業六年學習的專業基礎。從多個相隔足够距離的地點的較高質量的目擊報告,就可以通過球面天文方法計算出UFO的飛行高度、飛行方向、飛行速度和“星下點”位置。由於有不少較高質量的目擊報告,因此所計算的參數可以相互驗證。

  兩次規模最大UFO:上百萬人看到 時間:1981年7月24日;1995年7月26日

  王思潮介紹,1971年以後,我國上空出現了19次UFO,1981年7月24日22時33分至52分出現的螺旋狀UFO和1995年7月26日22時0分至25分出現的扇狀UFO,我國十多個省直轄市的目擊者有上百萬,其中就有中國科學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好幾位天文工作者。 
 
  南京最近一次UFO:呈“V”字形 時間:2006年1月10日

  王思潮告訴記者,南京最近一次天空中出現UFO是2006年1月10日傍晚5點半左右,中華門外華夏外國語學校一個初二學生正巧放學,他發現天空中有不明物體,是“V”字形的,開始像橙色光球向西邊走,奇怪的是這個火球逐漸長了個尾巴,尾巴越來越長,光球越來越小,最後就像光帶一樣。紫金山北邊、江寧、江浦都有人看到這個不明物體,還拍了視頻。

  最“厲害”的UFO:持續3小時51分 時間:1991年1月14日2點09分~6點

  1991年1月14日2點09分~6點,在南京一些上夜班的市民突然發現天空中有一個棒狀不明飛行物,當時,江浦和六合的居民、儀征化學工業公司的職工、南京煉油廠上夜班的工人、就連紫金山天文台的天文學家吳連大都目睹了這一UFO事件。王思潮描述說,這個不明飛行物體在空中不同地方都能看到,就像一根棒子懸在半空中。王思潮告訴記者,這個不明物體的高度在10公里左右,長度2到3公里,它的外形是橢圓形的柱子。而且持續時間很長,達到3小時51分鐘。據目擊者稱,這個不明物體遍體通紅,懸在空中,通體閃爍,里面好像有物體翻騰,它移動的速度很慢,亮度也是逐漸變暗。

  我國最早的UFO:發生在南京夫子廟 時間:1892年

  清代畫家吳友如約作於1892年(光緒十八年)的畫作《赤焰騰空》,繪有許多身著長袍馬褂的市民聚集在南京夫子廟朱雀橋頭,仰望空中一團火球。這是中國最早的關於UFO的圖畫,成為今人研究UFO的珍貴歷史資料。

  吳友如在畫面上方落款寫道:“九月二十八日,晚間八點鐘時,金陵(今南京市)城南,偶忽見火毯(即球)一團,自西向東,型如巨卵,色紅而無光,飄蕩半空,其行甚緩。維時浮雲蔽空,天色昏暗。舉頭仰視,甚覺分明,立朱雀橋上,翹首踮足者不下數百人。約一炊許漸遠漸減。有謂流星過境者,然星之馳也,瞬息即杳。此球自近而遠,自有而無,甚屬濡滯,則非星馳可知。有謂兒童放天燈者,是夜風暴向北吹,此球轉向東去,則非天登又可知。衆口紛紛,窮於推測。有一叟雲,是物初起時微覺有聲,非靜聽不覺也,系由南門外騰越而來者。嘻,異矣!”

  正方:UFO一直存在

  王思潮作為我國最早研究UFO的天文學家,他一直認為UFO是存在的。他坦言人們現在對於UFO確有爭議,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研究比較難,UFO經常突然出現,而且十幾分鐘就消失,人們“守株待兔”的能力有限,拿不出來足够說服人的證據。第二個原因是UFO的研究隊伍魚龍混雜,有些研究者知識不够,沒有經過調查就發布消息,給人一種受騙上當的感覺。最後一個原因,人類對於事物認知是有一個過程的,比如他研究的隕石,在古時候,人們不相信天上會掉下石頭,隨著科學的發展,現在隕石是大家共識的東西。

  反方:UFO是視覺假象

 江蘇省農科院綠保所所長王長軍不相信UFO的存在,因為不明飛行物現在太多了,可能飛機的碎片,也有可能是星星,或者是人們的幻覺。而外星人存在可能性不大,他們不可能到地球上來,因為宇宙間的溫度和地球相差太大,外星人要到達地球很困難。

  一位北京網友說:UFO可能就是小題大做,可能是一只螢火蟲而已,純屬惡搞。

  還有一位網友認為,被發現的很多不明飛行物其實可能是光學錯覺造成的視覺假象,或者是我們人類自己的航天器在特定條件下經過光綫反射形成的。


原文網址
 高級搜索

©2006 中國評論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