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新聞網 搜索所有 中國評論新聞網 中國評論月刊 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高級搜索
 
“不賭之王”何鴻燊(圖)

  中評社北京1月31日訊/澳門素有“賭王”之稱的何鴻燊,一生歷經風雨,每每都能化險為夷,不想,卻在耄耋之年為富所累。

”落魄公子“的發跡

  押船交易,何鴻燊“搏命”賺到首個百萬 

  不少人把何鴻燊說成是典型的白手起家“中國樣本”,但這種說法並不准確。作為彼時香港顯赫的何東家族後人,他是擁有4種血統的混血兒,14歲前是典型的香港富豪之家少爺。後來父親投資股票失敗,一夕破產、家道中落,以至於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時,何鴻燊懷揣10元港幣便逃往澳門闖天下。

  當時的澳門商品緊缺、物價飛漲,很多商人和公司都靠戰爭發財。到澳門後,何鴻燊所在的聯昌公司由中葡日各占三分之一股權,擁有不少特權,主要業務是以貨易貨,用機器零件和船只交換糧油食品等緊缺物資。剛進公司,何鴻燊甘冒生命危險押船出海交易貨物,在現在看來也就跟走私差不多。1943年(到澳1年)後,他因才幹出衆被吸收為公司合夥人,掙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100萬港元分紅。

  利用官場關系回港經營生意,投身地產財富抵千萬

  成為當時港澳最年輕富豪後,何鴻燊進入由聯昌公司中方代表梁基浩任局長的澳門貿易局,專門負責戰時物資采購,期間與貿易局會計部主管何賢結為好友。意識到限額生意盈利極大,何鴻燊與香港恒生銀號創始人之一何善衡合夥創辦大美洋行。利用當時的特殊背景,何鴻燊爭取到限額生意,而其創辦的大美洋行則保障了資金正常周轉。至上世紀40年代二戰結束時,何鴻燊財富就增加到200萬港元,並已涉足金銀買賣、藥品代理、火柴製造等多項產業。 

  1947年,何鴻燊又與梁基浩等人合夥開辦煉油廠,甚至一度被當地強權人士斥其“撈錢過界”。一系列變故後,何鴻燊“飲恨”回到香港,又與人合辦了利安建築公司。他擅於與官方打交道的能耐,為公司爭取來了大量香港政府工程,這類工程風險最低、贏利最有保障,加之有合作夥伴恒生銀號的融資支持,到1959年,他的身家從離澳時的300萬港元增加到1000萬。回首這段經歷,何鴻燊曾坦言,“只一兩年,我就賺了許多前輩商人一生都賺不到的錢。… 可我的錢來之不易,我是用命換來的。” 
何鴻燊一生善於鑽營,并且屢次投機成功。他和香港霍氏一道都被視為“紅頂商人”中的佼佼者
 
賭牌專營40年 “不賭之王”成首富
   
  20世紀60年代投身賭業,逼走合作夥伴終成“一霸”

  論及何鴻燊在澳門博彩業的輝煌,就不得不提20世紀60年代那段故事。1930年,澳葡政府為了改變澳門賭業的無序狀態,正式實行博彩業專營,也就是由政府主持賭牌公開招標,民間以暗標競投,價高者與政府簽約在指定地點開賭。1961年10月,時年40歲的何鴻燊與霍英東、葉德利、葉漢合組的財團合夥以年餉316.7萬澳元競得賭牌。1962年,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成立, 葉漢是賭場總經理,何鴻燊是公司總經理。

  然而,隨著賭場吸金能力漸長,“一山難容二虎”的矛盾凸顯。葉漢僅想利用何鴻燊在澳門有長久生意以及葡國國籍的身份持牌,但在香港習慣了“限額生意”甜頭的何鴻燊並不甘心,於是引發了“爭當新一代‘賭王’”的的激烈競爭。何鴻燊利用何東家族的財力支持,先後發起多次擴股,使葉漢在董事會的股權持續削薄,最終逼其放棄娛樂公司股權。1975年,不滿屢遭排擠的葉漢聯手香港地產大亨鄭裕彤奪取賭場專營大權,何鴻燊利用在港澳政府密如蜘蛛網的人脈關系,幾招下來便化險為夷,不僅逼走葉漢,還使鄭裕彤成為其生意夥伴。有媒體評論,“賭王”(何鴻燊)的真正功夫還在賭外,在於“管人弄權”。

  五度續約賭牌,個人財富一度膨脹至5千億港元

  1975年,何鴻燊終於得以全面掌管澳娛業務大權,隨即也開始了在經營模式上的創新。後來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很重要的“賭團模式”,就由其首創:如果個人或旅行社有客源,可向賭場申請成為賭團承辦人,經認可後獲得一定數量的籌碼,以賭場的名義去招徠豪客,賭場為賭團成員提供一些優惠服務。至今,賭團生意依然占澳門賭場生意總額一半以上。

  澳娛歷史上曾經5次與澳門政府修訂賭牌專營合同,澳娛上繳的稅收,為澳門貢獻了平民大廈、徒置大廈等大量公共設施。數據顯示,從1965年到2004年,澳娛上繳的稅收從不足千萬提高至80多億,約占澳門每年稅收的一半。而與此同時,澳門博彩業收入也由1962年何鴻燊剛接手時的300萬澳元,躍升至2008年的1098.26億澳元,足足增長3000倍。 對澳門博彩業的“壟斷經營”,讓何鴻燊的財富急劇膨脹,最高峰時,何鴻燊控制的資產達5000億港元,個人財富有200億港元,躋身港澳十大超級富豪之列。 
何鴻燊旗下最著名的產業:葡京賭場。關於葡京最完整最特別的風水布局解釋,莫過於著名的“百鳥歸巢”,傳說這樣的賭場可以大殺三方,讓賭客成為任人宰割的籠中鳥。
 
  掌控澳門經濟命脈, 每43個澳門人中就有1人為其打工

  “賭王”聲名遠播之後,何鴻燊於1972年設立信德集團向交通、地產進發。信德初期致力於港澳海上客運,隨後轉向空中運輸,利用港澳碼頭建築的頂部修建直升機機場,又拿到澳門國際機場專營公司三成股權,控制了進入澳門的大部分通道。不僅如此,何鴻燊還先後買下香港、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中國內地的多處樓盤,與上市公司“湯臣太平洋”合作拓展資本運作。至此,商業、地產與運輸領域的成就,讓何鴻燊成為名副其實的跨越港澳的“超級企業家”。

  但這尚不足以說明何鴻燊在澳門社會的影響力,上世紀90年代,澳門博彩業在本地生產總值中的比重超過建造業、金融保險、製造業“三大支柱”之和。澳娛旗下賭場每年投注1300億港元,相當於當地生產總值6倍;澳門賭場荷官購買了60%的新車;40%的新樓為賭業人士所有;賭場直接聘用的員工接近1萬人——也就是說,每43個澳門人中就有1個在博彩行業供職。
   
力挽狂瀾的“霸主”
   
  無懼“美軍強行登陸”,賭牌三分何氏家族力保半壁江山

  在官場和商場上都霸氣外露的何鴻燊,2002年遇上一次重大挑戰。澳門特區政府為了改變博彩業一家獨大,經濟結構過分單一,抗風險能力差的局面,決定開放賭牌,批准澳博、銀河、永利三家獲得博彩業經營牌照——這相當於宣告由何鴻燊獨霸40多年的博彩業局面即將結束。此後至2009年7年間,何鴻燊在“三分天下”的澳門賭壇中,可謂拼了命地向世人證明自己的“龍頭地位”堅固如初。

  永利屬於美國西岸“賭王”、號稱拉斯維加斯“賭場之父”的史提芬.永利,而銀河娛樂場的幕後人物,則是拉斯維加斯大亨謝爾登.阿德爾森。對於“美軍強行登陸”,何鴻燊一邊說“歡迎競爭”,一邊發動了聲勢浩大的保衛戰。先是呼籲澳門人團結起來抵制金沙集團建設的豪華賭場,後不惜在自家賭場連續28天以免費、抽獎、試玩等優惠攬客,甚至不惜大手筆斥資30億元打造新葡京賭場。何鴻燊掌控的澳博市場份額雖由2004年的85%下降到2007年的40%,但收入絕對值保持了增長,2007年收入較2002年增長了49%,2010年澳博控股的股票輕易超越了澳門永利、金沙中國和銀河娛樂。 
何鴻燊家族糾紛早在90年代初就已爆發,其胞妹,有“十姑娘”之稱的何婉琪在與其發生股權糾紛後,大爆何鴻燊早年出道時的涉黑行為以及種種“不正當競爭”手段 。
 
無奈的“一家之主”
   
  耄耋之年“後院起火”,一代“賭王”難逃“家族內鬥”

  和來自拉斯維加斯的競爭對手鬥,年過8旬的何鴻燊毫不留情,但何鴻燊的對手可不止一個。與很多家族企業類似,“後院”燃起的戰火往往更有殺傷力。2008年前後,何鴻燊醞釀多時的公司上市計劃,遭到其胞妹的強力阻攔。事態最終化險為夷,但對有4房太太、17名子女的何鴻燊而言,兄妹反目似乎只是一個更大的挑戰的前奏:年事漸高的澳門“賭王”,對如何在子女之間拆分自己的博彩帝國上,手足無措。

  2010年,何鴻燊家人圍繞著這名億萬富翁所建立的博彩業帝國進行的控股權爭鬥,已讓其公司的股價一再下跌,與此同時,其競爭對手永利和金沙的估值卻在不斷擴大。投資機構稱,過去2年,全球投資者向新興市場股市淨投入了1500億美元資金、其中很大一部分進入了家族企業,而何鴻燊及何氏家族所代表的,正是在亞洲盛行的這種商業模式的範例:一位家長(創始人)擁有控股實體,同時控制著一系列由其後代經營的子公司和附屬公司。耄耋之年的何鴻燊不得不思考,在21世紀金融體系下,他還能揮戈而上穩住這個“江山”嗎?
 
  結語:作為手持賭牌數十年的“一代賭王”,沉穩而幾近老謀深算的何鴻燊卻只當“莊家”,從不輕易下注。然而,當他以為自己親手鍛造的“王國”最終可由自己分配時,卻早已失去了它。(網易新聞另一面2011年01月31日)
 
新聞鏈接:何鴻燊:一代“賭王”是這樣煉成的

2008-03-06 12:28:10 來源: 解放網-每日經濟新聞(上海) 

  做生意一定要懂得有取有舍,有的雖可獲一時之利,但無益於長遠之計,寧可捨棄,不可強求。勤勞努力,戰勝困難,才是最大的資本。——何鴻燊 

  國別:中國澳門 

  祖籍:廣東寶安 

  出生年月:1921年11月 

  行業:博彩業、航空、地產、金融等 

  財富狀況:2005年,何鴻燊以36億美元居於全球華人富豪榜第六位,是澳門首富。 

  家庭:四房妻妾,育有17個孩子 

  他是世界公認的賭王之一,他經營的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轄下的東方娛樂場被認為是全球十大最佳賭場,他所壟斷的博彩業使其成為澳門人心中的“無冕總督”。 

  另一方面,他又是個大慈善家,捐助慈善事業無數,對內地更是情有獨鐘。 

  1990年,何鴻燊在中國內地成立了何鴻燊 航天科技(行情 股吧)(000901行情,股吧)人才培訓基金會,並於3年後在河北廊坊市建造了“何鴻燊培訓樓”; 

  1999年3月,何鴻燊出資300萬美元,支持北京興建中華世紀壇; 

  20世紀末,何鴻燊為籌建北京人民大會堂“澳門廳”數度捐資; 

  北京申奧成功後,何鴻燊多次表示,他將盡力支持北京辦好2008年奧運會; 

  2003年,何鴻燊經過多方努力,拍賣回圓明園國寶豬面銅首,並捐贈給祖國,這為賭王贏得了更多的喝彩。 

  從賭王到慈善家、到愛國者,也許誰也不會最終了解,有4種血統的何鴻燊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有人曾經問何鴻燊,那麼多人在你的賭場輸光一切甚至跳樓,你怎麼想? 

  他沉吟片刻說:都是為了有個家吃飯。 

  這也許就是他最終把家、國、事業攏到一處,看成一局的底牌所在。 

  爛牙的富少 

  追索何鴻燊的少年,必然要與當年聲名赫赫的何氏家族聯系在一起。 

  何鴻燊出身於這個20世紀初香港最有財勢權勢的豪門望族,曾祖父何仕文是英國人,19世紀中葉在香港洋行做職員,生有5男3女,何東是長男,何福是次男,何福就是何鴻燊的祖父。 

  在20世紀中葉之前,提起何東的大名,粵港澳無人不曉。何東做過香港最大的洋行怡和洋行的買辦,後辭去買辦職務做大地產商,還經營東南亞的食糖貿易、香港的航運公司、紡織工業、酒店業等。何東在商界享有至高無上的聲望,是公認的香港首富,世稱何東爵士。何鴻燊的祖父何福也是香港的頂級人物,是當時幾大洋行的大買辦,並出任過立法局議員,是同時代的華商五巨頭之一。 

  何福共有13個子女,何鴻燊的父親何世光是何福的第4個兒子。何世光同樣是一個傑出的商人,身任沙宣洋行買辦、東華醫院主席、廿四行商會主席、華商會所主席等多種職務。 

  何世光同樣有13個子女,何鴻燊位列老九。何鴻燊出生時,父親的事業正處高峰。作為當時最大的買辦之一,何世光似乎擁有花不完的錢,何鴻燊當然也不需要為自己的未來擔心——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他的父親甚至為自己鐘愛的老九何鴻燊單獨購買了一幢別墅,並以何鴻燊的英文名StanlyLodge命名。 

  1934年,13歲的何鴻燊遇到了人生最大的變故,父親因為炒股票破產,與其哥哥逃往越南。在20世紀40年代末,匯豐銀行率先打破行規,直接向華商貸款,這一重大改革引起各洋行紛紛效仿,從而迫使買辦退出歷史舞台。香港的幾大買辦世家風光不再,兩代買辦的何家面臨巨大的衝擊,何世光的財產開始大量縮水。何家家道衰落,何鴻燊一夜之間由錦衣玉食的富家少爺,變成了人見人欺的窮小子。也在這一年的某一天,何鴻燊徹底改變了,這個故事幾乎在何鴻燊所有的傳記中都曾出現過。 

  這一天,飽受爛牙之苦而無錢補治的何鴻燊不得不找一位親戚補牙。在這位親戚的牙科診所裡,何鴻燊遭遇了這樣一場對話。 

  “來這裡做什麼?” 

  “牙壞了,想補牙。” 

  “身上有錢嗎?” 

  “沒有錢。” 

  “沒有錢,走吧,補什麼牙?幹脆把牙齒全部拔掉算了。” 

  何鴻燊瞠目結舌,過去經常往自己家裡跑的親戚怎麼會在幾個月不到的時間裡,變成這個樣子?何鴻燊扭頭就走,回到家裡,把事情告訴了母親,和母親抱頭痛哭。 

  成長都必須經歷某些裂痛。正是這件事,讓何鴻燊從富家子弟的舊夢中徹底清醒過來。多年以後,成為巨富的何鴻燊回憶辛酸往事,仍然無法釋懷。 

  “那個時候,我在想,想不到人窮,親戚便如此勢利。經過家境變故後,我們一家人都感覺到人情冷暖,母親更是終日以淚洗面。我於是下決心要爭一口氣!” 

  這一口氣,成就的是中國現代史上最著名的賭王傳奇。 
 
  戰時第一桶金 

  何鴻燊早前在香港名校——皇仁書院讀書,被分在差生班D班,但在這些變故後,何鴻燊知道只有讀書才有可能讓何家東山再起。在這一年的學期末,何鴻燊的成績已經居D班第一,如願以償地獲得獎學金。據稱,何鴻燊的這一“成績”也開創了皇仁書院D班獲獎學金的記錄。以後,何鴻燊年年都拿獎學金。 

  對於走上苦讀之路,後來何鴻燊回憶說:“我發誓要成功,這是一種挑戰,但真的沒有報複的成分,無論如何還是為自己好。我的意思是,無論如何,沒有人喜歡貧窮而無能的親友。” 

  1939年,何鴻燊以優異的成績考取香港大學,專修理科。在香港大學讀書期間,他的學業一直良好,大學二年級時,他的平均成績在理學院排第一。 

  l941年12月8日,日軍偷襲美國海軍基地珍珠港,N太平洋戰爭爆發。同日,日本空軍轟炸香港啓德機場,戰爭爆發。何鴻燊參加了當時政府組織的義勇軍,並被分配在防空警報室,做接綫生。 

  這一年年底,何鴻燊受朋友之邀,身帶著10港元——這是他在報警室工作8天所得的津貼——離開了戰火紛飛的香港前往澳門。 

  何鴻燊來澳門後不久,就進入了後來讓他獲得起家第一桶金的聯昌公司。聯昌是當時澳門最大的公司之一,擁有不少特權,公司的主要業務是以貨易貨,用機器零件和船只交換糧油食品等澳門緊缺物質,中、葡、日各占1/3股權。 

  何鴻燊在聯昌任秘書,並兼做糧油棉紗業務,學習日語、葡語。作為秘書,何鴻燊擁有很多特殊的專長,據說他記得和公司有業務關系的2000多個電話號碼,這幾乎是當時商家和客戶電話號碼的全部,如果老板想要某商社的號碼,何鴻燊立馬就能報出。 

  僅僅一年時間,何鴻燊就因為才幹出衆,被吸收為公司的合夥人。又過了一年,也就是1943年,聯昌一次性給何鴻燊分紅100萬港元。22歲的何鴻燊,在9年之後,依靠自己的努力成為了港澳最年輕的大富豪之一。 

  “只一兩年,我就賺了許多前輩商人一生都賺不到的錢。百萬身家,在當時的人聽來如天文數字,可我的錢來之不易,我是用命換來的。”何鴻燊說。 

  聯昌公司並沒有成為何鴻燊的久居之地,沒過多久,何鴻燊進入了由梁基浩做局長的澳門貿易局,並專門負責戰時采購物資的工作。也正是這段與澳門人生活息息相關的日子,讓何鴻燊在若幹年後,認為自己的命運將和澳門永遠地糾纏在一起。 

  何鴻燊在貿易局做的是限額生意,在意識到這種生意贏利極大的情況下,他與永華銀號合夥創辦大美洋行。何鴻燊利用官商的特殊背景,爭取限額生意,大美洋行則進行融資,保障資金正常周轉。大美洋行在何鴻燊的經營下,成為了當時澳門最有影響的洋行,贏利也十分可觀,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何鴻燊的財富增加到200萬港元,同時他的生意範圍逐步擴大,涉足金銀買賣、藥品代理、火柴製造等多項產業。 

  1947年,何鴻燊與梁基浩、澳門老牌賭王傅老榕手下的鐘子光等人合夥開辦煉油廠。何鴻燊擔任經理。由於煉油廠“油水”豐厚,當地一位強權人士要求介入何的生意。在一系列變故後,同樣強硬的何鴻燊帶著近300萬的家產離開澳門,返回香港。 

  回到香港後,何鴻燊決定投資地產,他清楚伯公何東早期發跡是做買辦,但成為巨富正是依靠地產投資。何鴻燊分析香港土地資源有限,而人口增加很快,加上經濟的發展,地產大有前途。於是,何鴻燊與人合辦了他的第一家建築公司——利安建築公司,興建商業和住宅樓宇。何鴻燊發揮自己善於與官方打交道的能耐,在幾年之間,承接了大量香港三軍宿舍等工程,而這類工程可以說是所有地產類別中風險最低,贏利最有保障的項目。 

  地產成為了何鴻燊新的聚寶盆,到1959年,何鴻燊的身家從離澳時的300萬港元,增加到1000萬。 

  一直到這個時候,還沒有人會想到,38歲的何鴻燊會成為中國百年不出的一代賭王,並且在之後的40多年裡,以“賭”成就他的帝王之業。 
 
  賭場多風雲 

  何鴻燊是如何成為賭王的呢? 

  何鴻燊自己認為這完全是一次巧合。何鴻燊當時醉心的是自己在香港的地產事業,而在競投賭牌前,即使生活在澳門十多年,他也沒有過經營賭業的念頭,甚至從未下過賭場,當然也不認識後來改變了他一生的“賭聖”葉漢。 

  在澳門賭博史上,葉漢是唯一一位跟三代賭王盧九、傅老榕、何鴻燊打過交道的人。 

  1930年,澳門政府對賭場實行專營管理。盧九、範潔朋、何士等澳門商人,在廣東賭王霍芝庭、香港康年銀行創始人李聲炬的支持下,投得澳門賭牌,並成立了早期澳門最著名的賭場——豪興娛樂公司,葉漢依靠自己出衆的賭技應聘成為豪興娛樂公司的一名荷官。 

  1937年,傅老榕聯合港澳押業大王高可寧參與賭牌競標。結果,傅老榕以180萬澳元的巨額年餉一舉中標,這一年餉是舊公司豪興60萬澳元舊年餉的3倍。傅老榕和高可寧合組的賭博公司名叫“泰興”。在泰興成立後不久,葉漢在傅老榕的極力邀請下轉投泰興。 

  這之後幾年,葉漢聲名大振,依靠出色的賭技,被一些澳門賭界人士稱為“賭神”,而在盛名之下,心高氣傲的葉漢卻和傅老榕有了很多摩擦。1946年,葉漢自立門戶開設石歧鎮賭場,但賭技精湛,並不意味著賭場生意興隆,到1947年,石歧鎮賭場已經日暮西山。 

  20世紀40年代末,澳門的賭場再次進入繁榮期,港澳人口激增,賭場更是人滿為患。屢屢受挫的葉漢決定自己投賭牌,但因為種種原因,在近10年裡,葉漢兩次敗在了傅老榕的手下。 

  直到1961年葉漢第三次投標賭牌,何鴻燊的身影開始浮現。 

  1961年7月8日,考慮到泰興娛樂總公司承辦的澳門賭博娛樂的專營合約,將於12月到期,澳門政府公開招商承授賭牌,並取消現賭場牌照持有人的專營優先權。 

  葉漢知道機會來了,他自己總結前兩次競牌慘敗的原因,一是官商互相勾結、黑幕重重;二是自己勢單力薄,實力與傅、高兩大家族懸殊極大。 

  於是,他先邀請了葉北海、高海林加盟,葉北海和高海林是競投賭牌的活躍分子,但在後來的有關澳門賭場的報道和文章中,鮮有涉及。隨後,葉漢又通過這兩人邀請了葉德利加盟。葉德利是香港有名的花花公子,才華出衆,廣交朋友,在圈內很有名。決定參加競標後,葉德利怕自己不懂賭博,提出邀請別人加入。於是,葉德利想到了何鴻燊——自己的姐夫。雖然,葉漢當時並不認識何鴻燊,更談不上了解何鴻燊,但考慮到澳門政府提出競標人要在澳門有生意,並有葡萄牙國籍這兩點,葉漢只好答應了他的加盟。 

  作為獲得第一桶金的地方,澳門在何鴻燊的一生中占據著最重要的位置。之前的被迫離開,一直讓何鴻燊耿耿於懷,他隨時都盼望著有一天殺回澳門,成為澳門有錢有勢的大富豪! 

  何鴻燊並沒有想到,1961年的這一天會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在葉德利的鼓動下,何鴻燊決定加盟。這不是一般的參股,由於何鴻燊是競投財團中唯一符合投標資格的人,一旦獲勝,何鴻燊將成為新的賭場的持牌人。而何鴻燊和葉漢的第一次較量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始的。 

  葉漢的目的是借用何鴻燊的葡萄牙國籍和澳門生意的雙重身份。葉漢反複強調自己是競牌牽頭人,是未來的澳門賭王,這場游戲自己才是莊家。 

  心高氣傲的何鴻燊顯然不願意做傀儡,專營賭牌的誘惑力如此之大,令何鴻燊難棄難舍。何鴻燊想到一個萬全之策,增加一個人,改變雙方的力量對比。葉漢一方,有葉漢、葉北海、高海林三人;自己這邊只有葉德利,必須增加一人,否則就給葉漢吃定了。 

  無獨有偶,葉漢也為自己的處境深深地擔憂。在外人看來,葉北海、高海林是葉漢的心腹幹將。葉漢卻擔心他們靠不住——葉、高是那種誰得勢往誰靠,何處有利往何處鑽的家夥。若投得賭牌,在未來的賭博公司,何鴻燊與葉德利是親戚,兩個人抱成一團,葉北海和高海林風吹兩邊倒。葉漢同樣想到需要再拉入一個人來。 
 
  在反複權衡之後,當時盛譽隆天的霍英東成為了雙方都認可的選擇。霍英東的財富在當時的華界首屈一指,在香港的地位也遠遠高於其他富豪,但霍英東並不想因為參與競投而壞了名聲,所以葉漢的第一次邀請失敗。 

  最終霍英東為什麼要加盟這場被他認為不合時宜的投標,到現在還是一個謎,有的說是和他有良好關系的何鴻燊用計向霍英東借了40萬港元做投標的押金,最終這些錢卻成為霍英東投標的合作費用;另外也有人認為,霍英東在投標前夕攜帶40萬港元前往澳門,本身就有這個想法,但苦於聲名所累,只好用了計中計。但不管如何,霍英東的這種“傳說”中的加盟,為何鴻燊成功獲得賭牌增加了極大的砝碼。 

  霍英東和何鴻燊終於在開標前夕談妥了合作,於是,一個豪華的投標財團產生了,葉漢、何鴻燊、霍英東、葉德利、葉北海、高海林等6人,無論從財力,還是經營才能上都具備了和傅、高兩大家族一較高下的實力。與此同時,作為有影響的慈善家,霍英東提出,本次投標,他們的財團必須“立足澳門繁榮”,將賭場經營成更為規範的場所。 

  這次賭牌爭奪的另外一大熱門是,現今的賭場掌門人傅蔭釗(傅老榕之子)與何鴻燊是老朋友。傅蔭釗一直認為作為朋友的何鴻燊不會搶他的飯碗,但現在,他們卻必須要分出一個勝負。 

  1969年10月,澳門政府投標開始。傅蔭釗等人在4時進了澳門政府辦公樓,但真正呈交投標文件的時間是4時50分。這時離截標的時間只剩10分鐘。何鴻燊卻在4時55分,比對手遲5分鐘、離截標只差5分鐘的時候,將標書投遞到了澳門政府。 

  10月上旬,賭界人士盼望已久的投標揭盅,開標結果:現持牌財團泰興公司的承價是315萬元;何鴻燊、葉漢等香港商人組成的新財團出價是316.7萬元,新財團僅比對手高出1.7萬元。 

  何鴻燊以1.7萬元的優勢成了新的賭牌持有人,這也成為了澳門賭牌競標歷史上最具想象力的一個數字。 

  由此,葉漢終於用近20多年的時間圓了賭聖管理賭場的夢,而何鴻燊呢?他的賭王生涯,才剛剛開始。作為合作者,葉漢將何鴻燊帶入了博彩業,但最終卻在和何鴻燊的爭奪中成了一個新的悲劇。 

  在獲得賭牌後,新財團成立了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葉漢為娛樂公司下屬新賭場的總經理,何鴻燊為公司總經理。另外,經過一番交涉後,何鴻燊與政府簽訂的經營合同不再是原來的2年,而是25年,只是每5年修訂一次而已。這直接保障了新公司在未來25年內的賭牌領導地位。 

  1970年1月1日,公司下屬愛華酒店的新花園賭場開業,由葉漢經營。在葉漢的潛心經營下,新花園賭場的生意日漸轉旺,每天的贏利達三四萬元。到農歷正月,每天進賬高達十餘萬元。 

  何鴻燊明白,需要葉漢這樣懂得中西賭術,又善管賭場的人來開發先期的市場,所以在新公司經營的前幾年,何鴻燊很少過問賭場的事宜。葉漢也樂得大權獨攬,賭場一間接一間地開張,尤其是海上皇宮新賭坊的開張,讓葉漢在澳門賭界的聲譽達到頂峰。無論是民間還是傳媒,都稱葉漢為“澳門賭王”。 

  然而在賭場日益紅火的20世紀70年代後期,資本卻成為葉漢永遠的痛。 

  當初開設賭場,新財團的成員考慮到贏利前景不明朗,做出了董事成員股份不增不減的決議。賭場開了張,賭客與日俱增,賭場贏利滾滾。股值大增,股利喜人誘人,問題也就來了,新財團開始考慮增股的問題。 

  在霍英東出任董事長後的第一次董事會議上,何鴻燊提出把公司股本擴到1000萬元,他表示他可以認股。葉漢沒有同意。 

  第二次董事會議,霍英東先重申股東最初定下的協議:凡是公司的重大決策,不能由一個人說了算,也不能因為一個人反對而不算,必須由董事會全體成員表決。霍英東表示,何鴻燊作為董事總經理,應該多給200萬股。4個常務董事,葉德利是何鴻燊的親戚,霍英東是何鴻燊的好友。三比一的巨大懸殊,葉漢沒有任何辦法。 

  後一次董事會上,何鴻燊同樣提出讓霍英東增持200萬股,表決的情況依舊是三比一。兩次擴股後,葉漢的股權被不斷減少。到興建葡京大酒店賭場時,公司再次擴股,葉漢的股份被繼續攤薄到10%。 
 
  到後來,霍英東持有澳娛約30%的股權,葉漢和葉德利大約擁有10%,其餘60%的股權由何鴻燊、何東家族的投資人何婉琪、新馬師曾分別占有。一步一步,何鴻燊成為了整個娛樂公司的最大股權擁有者。 

  在葉漢與何鴻燊爭權奪利鬥得日益激烈的同時,賭場的生意卻在各種利好的刺激下,日益走高。 

  同期,何鴻燊以娛樂公司的名義,贊助創辦澳門《星報》。該報大力介紹澳門的博彩娛樂及其他吃喝玩樂場所,既方便了在澳的遊客,更吸引了陌生的香港客人來澳門賭錢。 

  1965年,娛樂公司斥巨資購買噴射式水翼船。這種船用的是美國波音飛機的發動機,功率大,價錢昂貴,時速可達50海裡,較普通水翼船快一倍,往返港澳只需1個多小時,使來澳的賭客更加方便。 

  1970年6月,澳門旅遊娛樂公司斥資6000多萬元建造的葡京酒店首期工程竣工,舉世著名的葡京娛樂場便附設在葡京酒店的翼樓裡,並正式開業。 

  澳門旅遊娛樂公司僅僅經過幾年的經營,已經遠遠超過了當地的其他賭場。 

  何鴻燊全面勝出葉漢是在1972年。這一年,他在香港成立信德公司,主營港澳間的客運,兼營飲食及房地產,港澳間的客運幾乎全控制在何鴻燊手中。到了1973年,信德集團在香港掛牌上市,不久成為香港股市盈率較高的上市公司。也在這一年,到處遇到何鴻燊“責難”的葉漢去歐洲散心兼考察,何鴻燊開始直接插手賭場人事,他以賭場人員年紀偏老為由, 

  大量啓用青年人和土生葡萄牙人,使他們成為自己的心腹。重用土生葡人,正是何鴻燊的一項具有戰略意義的舉措,幫助他完成了權柄的更迭,一方面由於歷屆澳督都極為關心出生於澳門的葡萄牙人的利益,他的這個做法得到澳督的贊揚,另外,幾乎在所有重要的崗位上,他都安插上了自己的心腹。等葉漢回來,安插在賭場的人,已經都是何鴻燊的手下,而和自己打江山的老賭倌們,早已經被掃地出門。 

  1975年春節,葉漢正式提出,把辛辛苦苦創立的賭業管理權讓給何鴻燊,自己只保留原有的股份,賭王之位,首度旁落。 

  何鴻燊真正把葉漢趕出澳門旅遊娛樂公司是在7年之後。1975年,葉漢邀請香港珠寶大亨、地產大亨鄭裕彤籌劃競投賭牌。何鴻燊怕生意外,對鄭裕彤許諾:只要放棄競投賭牌,將來有機會讓其參股,股份不會少於葉漢現在所持的股份。 

  1982年,已經毫無招架之力的葉漢,被迫答應放棄股東身份。他所持有的10%股份,由何鴻燊指定出售給鄭裕彤,葉漢獲得3億港元。至此,由葉漢一手操持起來的澳門新賭牌,盡歸何鴻燊所有,在澳門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望何鴻燊之項背。 

  不賭的賭王 

  何鴻燊這樣評價自己:“我為什麼還要在賭桌上賭呢?每天這麼多人來葡京賭錢,不就是跟我賭輸贏嗎?我其實是天天在賭。” 

  分租賭廳、創辦賭團,是何鴻燊在管理變革上的兩次“賭博”。 

  分租賭廳是在賭場裡開設若幹賭廳和賭檔,分租出去交他人經營,娛樂公司根據各廳“轉碼”多少,即收益多少,按一定的比例抽取傭金。澳門旅遊娛樂公司的貴賓賭廳,如珊瑚廳、黃金廳、孔雀廳、鑽石廳等,均是這種承包方式。目前,澳娛的各大賭廳廳主,俱非等閑之輩,各有來頭,比如金城賭廳的向氏家族(向華勝)、 新世界 (行情 股吧)(600628行情,股吧)賭廳的吳偉(街市偉)、皇庭賭廳的吳利群(群爺)、葡京寶島廳的澳門政壇教父馬萬祺的兒子馬有禮(馬老八)、葡京蜂房賭廳澳門大地產商馮志強等等,基本上都是社會知名人士。 

  賭團制是舊時“進客制”與“現代旅遊團”相結合的產物。1980年,何鴻燊決定開設賭團。經營賭團的具體辦法是,如果某人和某旅行社有客源,則可以向賭場申請成為賭團承辦人,經賭場認可後,承辦人墊付數千萬元給賭場作按金,獲得一定數量的籌碼,以賭場的名義去招徠豪客。賭場為賭團成員提供一些特殊和優惠服務,比如在賭場開設一些裝修豪華、設施高檔、環境舒適的賭廳供他們專賭;免費入住賭場安排的高級酒店;免費提供往返機票船票等。這些優惠,讓香港的豪客都樂意參加賭團。到現在,賭團的生意占澳門賭場生意總額的一半以上。 

  相比於前幾屆賭王的慘淡,何鴻燊所獲得的收益遠遠高於他們。 

  以下的幾個數據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 
 
  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與澳門政府第一次簽訂合約是在1962年3月30日,其主要內容有:簽約60天後成立新公司,資本額不少於300萬澳元;盡快興建一間擁有200間客房的酒店;參與澳門市政、水道、碼頭建設;公司純利的10%用於慈善事業,90%投資於澳門工商業。 

  1964年11月5日,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與澳門政府第一次修訂了合約內容:延長專營期限為25年,從1965年起,稅額每年增516.7萬澳元,其中七成交港幣,其餘交澳幣;另交稅額5%作為旅遊基金及公務員互助費;從1970—1975年5年間,每年加稅100萬澳元;從1980年到期滿為止,每年加稅50萬澳元;每5年投資澳門繁榮事業費不少於500萬澳元;除擴充愛都酒店,要新建一座宏偉的夜總會酒店,投資不少於3000萬澳元,於1967年8月前建成。 

  1972年6月3日,雙方第二次修訂合約。新約規定從1973年1月1日起,每年共繳加征稅款100萬澳元;1976至1980年再加征50萬澳元,即每年繳加征稅款150萬澳元;1981年再加征50萬澳元,即每年增繳200萬澳元;公司負擔稽查費每年20萬澳元;准許在特別場所內增設100台吃角子老虎機,每年另繳25萬澳元稅款;公司可以擁有4個(附設博彩的)娛樂場;公司負責在幽仔建4座徙置大廈,必要時建更多的徙置大廈,以安置新口岸區全部徙置居民;每年繳交繁榮費用提高到125萬澳元,其中100萬用於繁榮工程,25萬用於社會工程。 

  1976年4月23日,雙方第三次修訂合約。合約規定公司資本額要增至不少於8000萬澳元;每年稅款為3000萬澳元;公司每年投資3000萬澳元,用於澳門電力公司,使其投資額增至1億澳元,並負擔電力公司支付燃油的港幣;在外港建一座海運大廈型碼頭;發展紡織業以外的加工工業等;設立公共利益事業以及負責新口岸區都市化及填海建築;保證金增為100萬澳元。 

  1982年12月30日,雙方第四次修訂合約:娛樂公司的專營權再延長5年,由原定的1986年底到1991年底;娛樂公司繳付續約費7億澳元,先付2億澳元,以後至1986年底分期付清;博彩稅從1982年起,按公司總收入抽25%,從1987年起,每年再增加1%,到1991年增加至30%為止;增購兩艘700客位快船、兩艘噴射水翼船,投入港澳客運;興建400個單位平民大廈5幢,用以遷徙和安置新口岸區的居民。 

  1986年9月29日,何鴻燊與澳府第五次修訂合約,批准將娛樂公司的專營期限延長至2001年12月31日。此期間,娛樂公司負責興建新的海運中心,投資興建直升飛機場;參與興建澳門國際機場;參與新的仔發展地段的建設計劃。允許娛樂公司股票上市,可以自由轉讓股票,股票總值占公司資本的25%,任何股東不能擁有超過此種股票的10%。 

  2002年2月8日,澳門回歸後賭牌對外競投,澳門3個賭牌有了新歸屬:何鴻燊領頭的澳門博彩、永利度假村和銀河娛樂場從18家競投者中中標。在人們紛紛認為澳門賭局即將翻雲覆雨的時候,第二年的年報顯示,作為新體系下首家運營的博彩公司,何鴻燊掌控的更名為澳博的原娛樂公司仍舊擁有60%以上的澳門賭桌。“澳博”2003年獲純利33.5億澳元,比上年增加5成。而到了2004年,澳門政府的博彩業稅收高達147.4億澳元,比2003年增加近3成,這其中60%以上同樣來自全新運營的澳博公司…… 

  從1965年,稅額每年不足1000萬,到1976年每年規定稅額3000萬,到1982年直接交付續約費7億元,再到2004年直接稅收80多億,在付給澳門政府更多錢的同時,何鴻燊的財富隨著賭場收益的日益提高,而不斷增多。2005年,何鴻燊以36億美元居於《福布斯》全球華人富豪榜第6位,其通過博彩業創造的財富奇跡令人側目。 

  到今天,幾乎所有的媒體都認為何鴻燊是澳門有史以來最成功的賭王。這個在澳門歷史上在位最長的賭牌持有人,在統領澳門賭業江山的日子裡,除了被譽以“賭王”之稱外,還常被稱為“無冕澳督”、“米飯班主”。 


原文網址
 高級搜索

©2006 中國評論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