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新聞網 搜索所有 中國評論新聞網 中國評論月刊 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高級搜索
 
中評深度專訪:林富男談藝術交流與兩岸(圖)

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林富男(中評社圖片)
  中評社香港11月14日電(中評社報道組)中評智庫青年南台灣訪問團不久前拜訪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林富男,受到熱烈歡迎,並就兩岸藝術文化交流、觀光旅遊發展等議題接受了訪問團的專訪。

  林富男首先對訪問團表示,今天接受專訪團的訪問,深覺是項殊榮;也深感自己的卑微,在我之前已有很多偉大的政治家、學者與哲人提供良智良策來改善兩岸關係,而我自歎不如。不過對於郭偉峰社長所帶領的中評團隊,多年來對南台灣無私的奉獻至感敬佩。郭社長常年為促進兩岸和平發展,夙夜匪懈從不終止,已竭盡人類所能付出的熱愛與忠誠,奉獻給兩岸,我敬稱他是兩岸和平使者。縱然兩岸局勢時好時壞,但他從沒對兩岸關係講過一句負面的話,他的思想與行動力都是正面正向正能量。他說,中評社對於兩岸要聞的報道,都要保持中肯、實在、平衡,而且無私無我,不求無利益地奉獻。對於中評社為兩岸所做出的貢獻深感敬佩。

  他表示,希望中評智庫基金會能常到台灣舉辦青年論壇或不拘形式的深度交流,台灣藝術研究院願意共同承擔規劃及義務,旨在讓兩岸四地的青年朋友有座平台共同努力續為兩岸和平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林富男在接受中評智庫青年訪問團的採訪時指出,大陸藝文團體來台灣交流應改變過去讓旅行社負責規劃找人頭交流的做法,而應直接與專業團體做點對點深入交流。倘就繪畫面向而言,應該改變過去重水墨輕西畫的做法。他指出,兩岸融合發展需要兩岸大交流,才能夠實現大融合,最終才會實現兩岸心靈契合。未來兩岸以文化藝術為基礎,以中華文化的中道、恕道、王道思想為引導,加強兩岸民眾的交流溝通,相信前景一定會很好。

  以下為採訪全文:

  中評社:您作為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常年為兩岸藝術交流積極奔走。您如何評價兩岸藝文界交流現狀?您認為兩岸藝文交流目前存在哪些障礙?未來還有哪些合作空間?
 
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林富男(中評社圖片)
 
  林富男:近十年來兩岸大交流中,可以感受到大陸來台灣交流的意願非常強,然而台灣接待能力卻顯得較為薄弱,幾乎大陸來台灣交流的藝文團隊都能體現台灣藝文團體的困境(不必台灣負責出錢接待)。反之,台灣的藝文團體到大陸卻能受到落地接待的禮遇,完全可以感受到大陸對台灣的好,令人感佩。但在這麼多的交流中,我觀察到大陸藝文團隊來台灣交流,大多還是交給旅行社規劃負責找人頭對接,因此交流雖然頻繁但仍停留在以交流為主,進行八天七夜的全台旅遊,實際的交流不夠深入,難以得到文化藝術交流的綜效。期待大陸的團體能夠對此作法改變思維,應該點對點地對接交流,而不是通過旅行社規劃。按實務,只要有台灣的專業團體發出邀請並直接進行對接,就可以來台進行深度交流,兩岸藝術文化交流才能得到融合的作用。

  現在兩岸藝術文化交流還是有面臨些許障礙。首先是政策不明朗,最近一年多來,雙方互設柵欄製造障礙,大陸有些單位為了避免麻煩,直接拒絕邀請,不敢來台灣,這是一個危機,因猜測造成誤解而不敢交流。過去三十年兩岸往來得之不易的成果,可能因為誤解而毀於一旦,這是我們非常不願意看到的。因此我們必需敞開心胸,勇於嘗試,才是有膽識的中華兒女。我最近接待了三個大陸來訪團體,都是以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碼8479)發函邀請的,從邀請籌備到蒞台交流,返回大陸都非常圓滿順利,而且成果豐碩,過程愉快,沒有任何障礙與阻撓。因此,只要雙方願意而且勇敢做對的事,就是對歷史負責。

  按統計2015年陸客來台申請的退件數比例是0.84%,而今2017年則高達1.89%。審批單位簡直是在為蔡英文製造麻煩,製造不友善環境。當然我也藉此承認,自2017年起台灣確實有對大陸來台旅遊及訪問團體,有從嚴審核的事實,此舉是在製造不友善的環境,這是不智不對的做法。如果要讓兩岸更加友善,就應該讓審批更加便捷,避免無端退件、多次補件,這樣的做法旣無聊且沒有必要,這是2016年Q4起的新狀況,以前是沒有的。為此,我在“行政院”亦然主張台灣要放棄這種封閉的思維,要營造最友善的氛圍與環境。據我所瞭解,蔡英文並沒有指示要緊縮陸客的想法或作為,而是主管單位trouble maker。再者,給予證照審批的方便實無關於政治性,個人認為也不會因為取得證件方便和形式之不同,即可判別統獨的前兆,我們應當以便利民眾,發展經濟,用友善的態度來對待兩岸同胞及國際友人,才是真正的王道。至於兩岸未來還有什麼合作空間,我則用空氣與水的關係作比喻,大陸與台灣之間的任何關係,會像是人類對空氣和水的需求,缺一不可,絕不可間斷,那試想我們合作的空間是無限大,毫無邊際的。
 
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林富男(中評社圖片)
 
  中評社:您認為兩岸藝術界各有怎樣的優勢或不足?您如何看待兩岸藝術家的交流現狀與前景?藝文交流在兩岸關係中能發揮怎樣的獨特作用?

  林富男:在兩岸文化藝術交流方面,我觀察到大陸重水墨輕西畫。可能因為兩岸在水墨畫上有較多的共同語言。不可否認台灣的水墨家比較偏藍,西畫家則比較偏綠,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大陸還要以水墨交流為主呢?兩岸水墨交流已成功達標,未來兩岸西畫交流則有待加強。不只是西畫,兩岸文學交流也成效不彰。關鍵在於剛才所說的這些大陸藝文團體在台灣,沒找到好的、對的、無私的對接單位。台灣藝術研究院及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作為平台進行交流。智者近乎勇,我不管兩岸關係如何變化,都力主要加強交流溝通,才不會當歷史的罪人。

  我時常覺得大陸的藝術家非常幸運,大陸經濟突飛猛進,大陸的企業家也熱愛中華文化,把藝術家個人價值和作品的價格都抬得很高,加上大陸藝術品到台灣,可被接受常被一次性典藏售罄,就是因為認同中華五千年的歷史和文化。而台灣市場太小,再加上大陸不想或沒有照顧台灣藝術家,台灣的藝術作品沒辦法賣到大陸,造成兩岸文化逆差很大,藝術文化工作者也因而對大陸抱持失望。我很羨慕大陸藝術市場有這麼好的發展環境,也期待未來大陸能夠多關注台灣的藝術家作品。按當前兩岸政治氛圍是冷的,而文化藝術交流是熱的。我總覺得兩岸人民都能認同中華文化,互稱同是一家人,我們應加大力度用文化藝術交流來調和政治柔化對立,才能達到真正的融合與命運共同體。

  中評社:您曾經提及“文化藝術的感動力、穿透力、凝聚力能夠為兩岸和平發展締造永固的丕基”,台灣當局在推行“去中國化”政策。您如何看待“去中國化”政策給兩岸交流帶來的影響?

  林富男:現在兩岸實力對比相差很大。我在中評智庫的思想者論壇上也說道,台灣沒能力“台獨”,台灣不會“台獨”,台灣也沒必要“台獨”。雖然民進黨政府的確在推去中國化,但誰也無法否認自己是中華兒女,講的是華語,身上滿是同文同種DNA,我認為去中的議題,這好比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有階段性的興趣。大陸對於目前台灣這些動作不必著急也不必擔心,在我記憶裡曾喊過反共抗俄、三民主義統一全中國、一中各表等口號,但實際又如何呢?是笑話?是過程?雖然現在在去中國化或在不久的將來,又會有新口號新思惟了。現在台灣應該以增量的方式做改革,不是去中,而是要加中國化、歐美化、全球化,台灣才會是世界的台灣,這才是真正為下一代負責。按事實觀之,縱然現在去中國化也擋不住 
中評智庫青年訪問團與林富男合影(中評社圖片)
 台灣人、青年人去大陸發展。所以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課題。我主張“在地世界和國際世界都是世界的一部分;在地台灣就是用來豊富世界社會的角落”。反而我近期比較擔心雙方由誤解產生對立,最近民進黨提出“修憲”議題,有可能把“內閣制”改為“總統制”。我擔心這裡面夾帶小抄,需要全民監督,希望不要節外生枝。

  中評社:台灣就算有天然獨您認為會獨得起來嗎?

  不會,肯定不會。兩岸應當加速交流和融合,不必擔心天然獨或“台獨”,因為台灣不會獨立。但我們必須觀注,人類就有一種奇妙的力量,當人越孤單脆弱的同時,就愈有孤單奮鬥的勇氣與力量。所以我們不能孤立台灣放棄交流與對話。台灣宗教信仰很自由,除了基督、天主教以外,台灣人所拜的神大都來自中國大陸,台灣人的祖先也來自大陸,不管是天然獨世代還是政策推動獨立運動,或就全球政經局世、或就國際上外交的現實空間,台灣都不可能另立國號走向獨立。

  我肯定過去大陸對台政策與作法,尤其習近平對台是溫柔友善的,所以台灣人對習主席印象極為良好。但是我認為大陸在蔡英文上台後的一些做法太過強硬僵化,有待調整。例如:大陸限縮陸客、陸生及藝文交流團,甚至來台採購也有所限縮,對參訪團更有特別規範。我認為這是在走回頭路,不要讓台灣如斷線的風箏,向太平洋東方漂去,大陸應該要有更宏觀的思維。過去兩岸觀光最暢旺的時候一年來台陸客有428萬,預期今年只剩下250萬,明年可能更少。陸生也只剩下一半,參訪團更剩下不到十分之一。過去我們交流的這麼好,感情這麼深濃,兩岸絕不能再用悖離人性的政策,隔離同胞的感情,否則就非良政良策良君。

  個人探究政經環境和民生需求,認為兩岸交流量能均需增加,兩岸應該大交流才能大融合。現在台灣從社區到城市、庶民至高層都認為兩岸交流要多一點深一點,只有瘋子才會說少一點。所以大陸應當體現放寬交流互動的重要性,不應當限縮。尤其文化藝術最富有感動力、穿透力和凝聚力,此時,應當藉助文化和藝術,以多元複合的方式來做兩岸的交流,才能讓兩岸關係正向發展。
 
 
  中評社:前不久高雄人口數量被台中超越,高雄退居台灣第三大城市。您認為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什麼?高雄應如何走出困境?

  林富男:我認為造成高雄這番窘境的主因起於人,是領導人的問題。高雄要翻轉,就是要換人執政,由於市長長期重政輕商,肇致地方經濟發展無法蓬勃發展,才釀成高雄人口由老二退居第三位。我常把台灣比作一個人體,台北是台灣的頭,高雄是心臟,全身的血液都是靠心臟的動力來提供。過去澎湖、嘉義、台南的人都移居高雄工作生活定居,統稱為高雄人,高雄的先祖們在這裡流血流汗地打拼,使高雄蓬勃發展,對台灣貢獻巨大,1979年才讓高雄成為台灣的第二個“直轄市”。

  今2017年9月台中的人口超越了高雄,我作為高雄人為此感到悲哀與憤怒,我想我們高雄的先祖們也會為此憤憤不平。造成這樣的結果,就是因為高雄市長十餘年來,只顧發展政治,而忽略經濟發展,試問,高雄十年來招了哪些外資、外商進駐?現在高雄沒有指標性產業,沿街店面租售數量之多居台灣之冠,產業不發展,人口怎麼能留得住呢?這都是領導人的個人因素造成的,高雄沒有做好產業規劃,政府不招商引資,重政治輕經濟。對於政治人物個人來說,是他的霸權巔峰,但卻是老百姓痛苦指數的最高點,這是我們不願意見到的,沒有帶給百姓安居樂業的政權,一定維持不久而且最終會被淪棄的。

  所以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只能換人執政,回顧高雄前幾任市長對於產業發展都特別關懷照顧,所以高雄發展才能暢旺。高雄必須要加倍努力,讓高雄不僅恢復為台灣第二,更要爭取成為台灣第一,成為亞太地區的重要國際都市。因此期待未來的新市長能夠振興地方經濟,加強與中國大陸的合作,做好對亞太地區的產業佈局行銷。

  中評社:我們知道您也是南台灣觀光產業聯盟總召集人,就您的觀察,您認為去年520之後南台灣觀光產業發展如何?可以採取哪些措施改善陸客減少的狀況?

  林富男:近來觀光產業不斷的關門停業,倒閉欠債員工失業,情況相當嚴重 ,而且無法看到任何政策,可以停止此種慘狀。我們看了非常的心痛,這些不是業主的無能、 員工的疏失所肇致,而是非經濟因素影響了經濟,這些困頓,政府應當要勇於承擔從速解決,豈可置業者與人民生活於不顧。
 
 
  今年9月台灣“交通部”發佈今年的國際觀光客比去年同期成長0.16%。這個數位不是統計錯誤就是造假。說明政府不謙卑,不認輸,不懂得反省,用數字麻痹自己欺騙人民蒙蔽“總統”。我可以肯定地說從2016年9月以來陸客減少了一半,我問過數次兩岸航班到底剩下幾班?都沒人給我一個正確答案,因為數量一直在減少,很多航線停航。盱衡整體觀光旅遊產業鏈,全面負成長,而官方統計觀光客卻增加,試問這是什麼政府?

  我支持台灣發展新南向。新南向是再開闢新市場,而不是用來取代中國大陸的市場即鞏固既有市場再發展新市場之意,新南向是發展經濟而非拓展政治。倘就觀光面向而言,新南向國家除新加坡比較富裕外,大都是待開發國家,消費能力遠不及中國大陸,但台灣為發展新南向,政府要掏錢補貼新南向遊客來台旅遊,而對既有市場卻未悉心呵護,任何生意都不是這樣做的。因此我希望看到新的市場不斷成長,但原有的中國大陸市場更不能缺少,這樣才能讓台灣走對路、做對事。就我觀察,“行政院”已增列,並執行獎勵國人在台灣旅遊,以挽救刻正發生的倒閉潮(台北除外)。該產業勞資刻正面臨極大挑戰,都在苦撐苦撐再苦撐。再者。觀光產業也是屬於外銷型的產業,她可以賺取外匯增加就業機會,此刻應將之列入4200億的前瞻計劃內,示不失是恢復榮景之良策。

  中評社:蔡英文上台後推出了一例一休、前瞻計劃等政策,您認為這些政策是否讓南台灣受惠?

  林富男:政府如刻意鼓動勞工與資方對幹,將會亡國。而一例一休嚴重地破壞了資方與勞方的和諧,當資方和勞方形成對立,企業就無法發展。而且嚴重影響新投資與再投資的意願,有朋友想開新公司,但因為一例一休的政策出台而放棄,他們一般說法是當老闆當到沒尊嚴,不想幹了,又一說開一間賠一間,我幹麻開店呢?一例一休的政策,全台沒有一個是受惠者,員工也沒有增加收入,公司卻增加支出。員工明明不想休息,卻依例只能待在家中,也因收入少也不敢外出消費。這是政府制定政策在為難麻煩自己,因此一例一休造成整體性綜合性的資源浪費,經濟停滯不前,出口降低,消費力下降,投資減退,外資撤離,是很壞的一個政策,也導致政府支持度一路下滑,我期待“行政院”制訂新法。如彈性工時或變形工時或勞資自行約定,重要的是要使台灣的生產力、競爭力提高。
 
 
  而至於前瞻基礎建設計劃,本來計劃投入8400億新台幣,但“立法院”只同意用4200億。所以政府以4200億執行前瞻計劃共五大項“ 水環境建設、綠能建設、城鄉建設、數字建設、 軌道建設”分28個子項進行,均屬擴大內需,對台灣的未來一定有很大的幫助,值得支持。

  前瞻計劃無非是要台灣永續發展提升國際競爭力,要留住產業增加就業機會,是當前人民的迫切需要所推出的大型計劃。因此該五大項計劃泰半針對未來,而就目前傳統產業、文創產業與瀕臨窒息的觀光產業則付之闕如,前膽確實有未來性但民眾要的是現在。俗諺:先顧腹肚再顧佛祖。個人認為,前瞻計劃要顧腹肚也要顧佛祖,才能讓百姓有感。該計劃,遭受在野黨的反對,這也表示該項計劃,除了未盡宣導之責,更顯示她的計劃內容與執行方式,一定有待加強內容增加專案之必要。經深入瞭解該計劃未將觀光產業發展納入,肇致百萬觀光從業人員加入反對聲浪。

  我也藉此表示,前瞻計劃趕快納入觀光產業發展,以挽救刻正苟延殘喘的業界。快、真的要快,如救頭燃。我支持前瞻計劃的執行,因為政府以公共支出進行基礎建設投資是有必要的,可以擴大內需,帶動台灣經濟發展,可以使台灣各項經濟指標提升。但還沒實施所以沒看到成效,因為各政黨意見不一,可能會阻礙計劃執行的期程。建設越慢,復甦也會趨緩,我們期待儘快執行,以振興經濟。

  中評社:您認為在當前情勢下應如何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您如何看待大陸近來提出的兩岸融合發展的新論述?在南台灣應如何推動兩岸深度融合發展?

  林富男:兩岸應怎麼相處?我想要引用星雲大師講的“存好心、講好話、做好事”。用這三好來處理兩岸關係應該會更好。現在兩岸出現了一個熱點、一條裂痕,就有人想見縫插針,藉事藉端攪亂我們原有的計劃破壞我們的感情,講些模擬兩可 的話,目的就是想多賣些東西給我們,希望你們多買些他們的國債。就是有這種特定的外人希望兩岸之間的問題擴大,鴻溝越深。無非是想從中撈得更大利益,我們對此很不甘心,我們為什麼要任人擺佈,中華兒女要自知自省自覺,不要被利用。希望兩岸領導們,為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能夠存好心、講好話、做好事,心手相連,不要讓外人有機會見縫插針。
 
 
  現在台灣任何動作都不會形成氣候,因此大陸也不必講硬話,所謂輕聲細語表述即可,送人鮮花手猶留香。大陸應多包容,台灣人民眼睛是雪亮的,我父親林文益常告誡我們“吃人一斤、要還人一擔”,我永遠記得這句話,兩岸之間的風雨都會過去,天總是會亮。

  要推動兩岸融合發展就要像2008年到2015年那樣,加速融合需要大交流,而不是停止交流。只有大交流進行對話才能融合,才能達到心靈契合。大陸胸懷很大,一帶一路、亞投行、生命共同體,這都是王道的實踐者,台灣也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台灣不要以小博大,大陸更不必以大欺小。我之前說過可以用中華文化的三道,也就是中道、恕道、王道來發展兩岸關係。未來兩岸以文化藝術為基礎,加強人民之間的往來交流,再加上中華文化三道的引導,兩岸關係前景一定是很好的,我對此很樂觀。


原文網址
 高級搜索

©2006 中國評論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