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首頁  

通緝令使用“童年照”,有損法律文件公信力

  警方通緝令竟然使用童年照?近日,雲南鎮雄縣公安局發布的一份懸賞通緝公告引發熱議。這類長期外逃的嫌疑人,的確難以找到近期的照片,但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在追逃公告中使用犯罪嫌疑人的童年照,難言妥當;通緝令作為公安部門廣而告之的法律文件,必須具備嚴肅性、規範性,童照登上通緝令,“未成年人”赫然成為追逃對象,讓人們對犯罪事實產生疑慮,進而對法律法規產生誤解,形同兒戲,無形之中消解了法律的嚴肅性和威懾力。 …【详细】

查看往期輿論參考 >>

通緝焉用童年照?

  3月19日,雲南鎮雄縣公安局發布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網友發現部分在逃人員所配照片是小孩照片。面對“用童年照追逃”質疑,鎮雄警方回應,因為找不到近照和“犯事”時的照片,只能用能找到的照片。19日晚,該通告已被删除。   乍一看,還以為在通緝未成年人,再往下看,原來是通緝成年逃犯,這“最嫩”通緝照實在“考人眼力”。如此“操作”顯然很不專業。照片難找,畫像如何?再者,是警方內部難 …【详细】

“娃娃照”通緝令引熱議,警方發布通緝令有何規範

  警方通緝令竟然使用娃娃照?近日,雲南鎮雄縣公安局發布的一份懸賞通緝公告引發熱議。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長達百人的通緝名單中,多名犯罪嫌疑人的公告信息中,所用照片明顯小於身份證號顯示的年齡。現年17歲的吉慶海、23歲的蘇遠旭、28歲的許仕林和51歲的楊建學,在通緝令上的照片都還是童年時期的“娃娃照”,被網友調侃為“最嫩通緝照”。   3月20日淩晨,鎮雄縣公安局發布致歉信,稱因無法找到犯罪嫌疑 …【详细】

追逃公告用上童年照,有失精准和嚴謹

  3月19日下午,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公安局通過“鎮雄警方”微信公衆號發布了《鎮雄縣公安局關於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其中包括2002年出生的吉某在內,警方使用的多名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明顯小於實際年齡,有的甚至用上了童年照。這條追逃公告發布不久,就在網上引起熱議。   乍看這則追逃公告,還以為追逃的對象是小學生。可能是鎮雄警方也意識到犯罪嫌疑人照片使用有些不妥,20日淩晨,“鎮雄警 …【详细】

“童照通緝令”消解法律嚴肅性

  近日,雲南省鎮雄縣公安局發文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其中數名嫌疑犯照片看上去十分年幼引發關注。3月20日淩晨,鎮雄縣公安局發表《致歉信》表示,因無法找到部分犯罪嫌疑人外逃時及近期照片,便在公告中使用了其小時候的照片,對自身工作的不嚴謹向廣大網友真誠致歉。   幾名被通緝的嫌疑人對應的照片是孩童的照片,是因為找不到部分犯罪嫌疑人外逃時及近期照片,警方的理由貌似成立,其實存在諸多弊端: …【详细】

追逃公告上不該出現“娃娃照”

  3月20日,雲南鎮雄警方在其微信公衆號公開致歉稱,此前發布的追逃公告中使用了犯罪嫌疑人小時候的照片,造成不良影響,對自身工作的不嚴謹向廣大網友真誠致歉。   根據媒體此前的報道,追逃公告中的第24個追逃對象吉某某生於2002年,今年的實際年齡應該是17歲。然而,在當地警方公布的吉某某照片上卻分明是一名不到10歲的小學生。網友稱其為“娃娃照”,一點都沒有誇張。另外,追逃對象蘇某某的實際年齡 …【详细】

“最嫩通緝照”:用童年照追逃,糊弄誰?

  近日,雲南鎮雄縣公安局發布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其中多名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明顯小於實際年齡,看上去都是未成年人,被網友戲稱“最嫩通緝照”。面對質疑,鎮雄警方先是解釋“找不到近照和‘犯事’時的照片,只能用能找到的照片”,後又撤除相關照片,并發文道歉。   通緝令是公安機關依法追緝逃犯而制作的法律文書,目的在於利用群衆的力量,對逃犯形成合圍,達到抓捕歸案的目的。也就是說,發布通緝令 …【详细】

通緝令使用“童年照”,有啥作用?

  3月19日下午,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公安局通過“鎮雄警方”微信公衆號發布了《鎮雄縣公安局關於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其中包括2002年出生的吉某在內,警方使用的多名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明顯小於實際年齡,有的甚至用上了“童年照”。這條追逃公告發布不久,就在網上引起熱議。   正如很多網友的理解那樣,起初看到通緝令上的“童年照”,還以為通緝的是小學生。仔細一看通緝令的內容,原來通緝的不 …【详细】

用童年照追逃,一種違法行為和懶政思維

  用童年照追逃違反了《未成年人保護法》,因為兒童肖像權同樣受法律保護,不可侵犯。畢竟,照片上當年的那個孩子沒有犯法,即便犯法也必須保護其隱私,不可公開貼照通緝,即便要貼照也應該打上馬賽克。當年的那個孩子長大了,違法了,理應采用現在的照片。如果沒有現在的照片也應該采用技術手段,根據兒童照片複原成現在的樣子,這種技術應該不難辦。   用童年照追逃是一種懶政思維。找不到現在的照片就想當然地采用童 …【详细】

通緝令使用“娃娃照”不能止於道歉

  應當說,警方對作案後逃竄的犯罪嫌疑人公開發布通緝令,其目的除了懸賞激勵群衆提供藏匿綫索協助抓捕外,另一個目的就是產生震懾作用,敦促犯罪嫌疑人選擇投案自首,在缺少近期照片尤其是清晰特征照片時,可以選擇文字細節描述而不用照片,選擇時間跨度很大的照片,特別是“娃娃照”,既顯得不嚴肅,又有違反兒童保護法規之嫌。對於廣大群衆而言,反而成了雞肋,不僅給群衆辨識產生不了幫助,還削弱了通緝令本身應有的威懾作用 …【详细】

背後的問題應該徹底厘清

  鎮雄警方發文致歉表示,“對自身工作的不嚴謹向廣大網友真誠致歉”。這其中的“不嚴謹”究竟是什麼?顯然值得追問。倘若只是為了應付輿論而删除、道歉的話,顯然是不正確的做法。畢竟,警方辦案,應該依法依規,又豈能被輿論左右?   如果真是存在工作“不嚴謹”,一是有必要倒查責任,看看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并及時堵塞相關漏洞;二是也應該拿出切實可行的補救措施,比如“最嫩通緝照”删除了,應該即時更新通緝 …【详细】

通緝令用童年照 這事有點開玩笑

  3月19日,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公安局通過微信公衆號發布了《鎮雄縣公安局關於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第24個追逃對象吉慶海生於2002年,警方使用了其兒童時的照片。除吉慶海的照片是其小時候的,還有數位犯罪嫌疑人的通緝令照片也是少年時期的。3月20日淩晨,鎮雄警方在其微信公衆號公開致歉稱,追逃公告中使用了犯罪嫌疑人小時候的照片,造成不良影響,對自身工作的不嚴謹向廣大網友真誠致歉。 …【详细】

通緝令用“娃娃照”,僅僅是“不嚴謹”嗎

  3月19日下午,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公安局通過“鎮雄警方”微信公衆號發布了《鎮雄縣公安局關於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有媒體注意到,第24個追逃對象吉慶海生於2002年,警方使用了其兒童時的照片,一眼看上去通緝的在逃犯罪嫌疑人是個小學生。   此外,還有幾位犯罪嫌疑人的通緝令照片也是少年時期的。其中,名為“楊建學”的嫌疑人,身份證信息和對應照片差距也很大,其今年51歲,但照片卻是 …【详细】

用“童年照”追逃折射信息孤島之痛

  3月19日,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公安局通過“鎮雄警方”微信公衆號發布《鎮雄縣公安局關於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其中使用的多名犯罪嫌疑人(包括2002年出生的吉某)的照片明顯小於實際年齡,有的甚至用了“童年照”。次日“鎮雄警方”重新發布公告,删除了吉某等多名嫌疑人的“童年照”,同時刊發致歉信表示,因無法找到吉某等犯罪嫌疑人外逃時及近期照片,便在公告中使用了他們小時候的照片。    …【详细】

通緝逃犯用童年照 需要嚴厲批評嗎

  3月19日,鎮雄警方發布公告懸賞百名在逃嫌疑犯,其中,因為找不到某些嫌疑人的近期照片,而使用了他們的童年照片。“童顔通緝令”一發布,頓時備受網友和媒體關注。一天後,鎮雄警方通過微信公衆號向公衆致歉,稱“自身工作不嚴謹”,并且更新了《鎮雄縣公安局關於懸賞通緝百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嫌疑人的童年照被撤下,更替為文字說明“無近期照片”。   事件至此本應告一段落。不過,有人對此進行了措辭嚴 …【详细】

 往期回顧

更多 >>
首頁 | 港澳新聞 | 國際時事 | 兩岸專區 | 軍事聚焦 | 評論世界 | 財經視角 | 文萃大觀 | 中評電訊 | 時事專題
關於我們 | 中評動態 | 招聘人才 | 聯系方式 | 鏈接方式 | 中評律師 | 驗證記者証 | 免責條款 | 本網内容授權書

  最佳瀏覽模式:1024x768分辨率   © Copyright 中國評論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