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答中評全文:我為何要出來選
首页 >> 中評電訊

洪秀柱答中評全文:我為何要出來選

2015-04-20 00:10:54
洪秀柱接受中評社獨家專訪。(中評社攝)
洪秀柱2013年參與國共論壇,會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洪秀柱辦公室提供)
洪秀柱出席2013年國共論壇。(洪秀柱辦公室提供)
洪秀柱接受中評社專訪合影。(中評社攝)
洪秀柱接受中評社專訪情形。(中評社攝)
中評社專訪洪秀柱。(中評社攝)
洪秀柱聲音洪亮,侃侃而談施政理念。(中評社攝)
洪秀柱辦公室。(中評社攝)
洪秀柱會議室裡掛的藏頭詩,以秀、柱開頭。(中評社攝)
洪秀柱辦公室的小擺設。(中評社攝)
  中評社台北4月20日電(記者 倪鴻祥、黃筱筠)率先宣布投入國民黨2016黨內初選的“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放棄黨內“立委”初選登記,以破釜沈舟的勇氣拚大位,面對可能的勁敵--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立法院長”王金平毫不退縮。她接受中評社專訪時首度娓娓道來她的兩岸政策理念,她質疑“不統、不獨、不武”要走到哪一天?九二共識不再往前走,要維持多久?走到最後是不是就變成獨台?她主張兩岸應儘速開啟政治對話,透過政治對話討論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兩岸和平協議、軍事互信等議題。

  洪秀柱1948年生,籍貫浙江慈溪,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學士、美國密蘇里州立東北大學教育碩士,從基層教育工作做起,曾任國中訓導主任、教務主任,後進入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任職,曾任黨副秘書長,1990年擔任第一屆增額“立委”至今。

  中評社採訪團成員包括:台灣中評社社長俞雨霖、台灣中評社總編輯林淑玲、中評社副總編輯羅祥喜、台灣中評社主任記者倪鴻祥與黃筱筠、編輯張念慈。

  以下為洪秀柱專訪全文。

  中評社問:您若代表國民黨參選2016,將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競爭,自己的優勢在哪?

  洪秀柱答:美國總統奧巴馬曾當過兩屆眾議員,上屆民主黨初選時對上希拉里,希拉里有錢脈、人脈,還有夫婿克林頓,奧巴馬憑什麼跟希拉里比啊!但是奧巴馬掌握脈動,勝出選舉。所以這很難講。民調差很多,但是才剛開始呢,這次選舉就是要逼蔡英文說清楚。

  蔡英文有很多優點,我一開始對她印象很好。蔡英文擔任扁政務官時,很沈穩、冷靜、很清新,可是後來不一樣了。她為什麼有“暴力小英”的稱呼?因為陳雲林在國台辦主任任內首度來台時,蔡英文號召群眾包圍。雖然最後她退了,也說她合法,還說是群眾自發,但是最後又說大家隨時街頭見,這就是縱容鼓勵支持者。我從那時候對她印象不好了,加上蔡英文講話顛三倒四,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鬧這麼大。當時蔡英文在陸委會擔任主委時,國民黨說要修兩岸關係條例,那時候蔡英文說不需要送“立法院”,是國民黨“立委”要求加入“立法院”備查,這次是備查改成審查,於法不合才變成這地步,你當時連“立法院”都不用送,不是更黑箱?她很多例子都顛三倒四,講話很模糊且不確定。

  我和蔡英文出身背景不同,她生長在富裕家庭,平常休閒飆車,完全是不知道生活疾苦的人。蔡現在可能會去看看人家,但那和親身經歷不一樣。我是政治受難者家屬,和蔡英文是天差地別;我從小在顛沛流離下長大,當時沒有社會福利,都是靠自己唸書半工半讀。出身不同,我們風格也不樣。她比較講話小小聲,風格很難講。我和她喜好都不同,表達方式和理念都不同,她太有學問,講話都聽不懂,就像教授上課看太多書了,但都不知道在講什麼,講話太有學問,大家聽不懂。

  我講話大家聽得懂,黑白一刀切下去;她可能是刻意要轉個圈,繞來繞去抓不到毛病和問題,讓人家看不出他講什麼。但是身為一個領導人要這樣嗎?我和蔡英文就像是實心對上空心,當然她不會承認是空心,但是講話都抓不倒重點,你給人家感覺就是空心,因為講話都抓不到重點。我和她頗為不同,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優勢?但老百姓會比較喜歡我這樣子。

  中評社問:這是你參選的原因?

  洪秀柱答:我出來參選的原因,不只是因為蔡英文,剛開始是心裡很憂心,因為黨內問題,憂心半天要怎麼辦?要有行動,黨內氣氛不好,希望提振士氣,大選和“立委”一起選,被點名的都不出來,會被認為是宮廷身段,是矯情。在黨艱困的時候,這些比較有條件的人,受過黨這麼多年的栽培,經過這麼多年的準備,應該很有擔當,展現承擔的氣魄,是回報的時候了,但是都沒有,每個人都不出來,你說火不火呢!

  因此,我自己出來。但是做這個決定,也是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我自己想:我能承擔嗎?我可以承擔嗎?我連“立委”選舉都放棄,就知道我的決心。希拉里說要做美國的鬥士,我也要當國民黨的戰士。每個人都說我玩假的,因為太突然,真假與否時間到了就知道是真是假。很多人支持我,但又擔心是玩假的,但是花兩百萬領表是假的?花五百萬登記會是假的嗎?動員令以及搞臉書,那會是玩假的嗎?那是決心展現和理念傳達!

  誰可以對國家定位和兩岸政策搞不清楚?2016的焦點就在這,民生和經濟固然都很重要,但是大家都可以研究,但是兩岸問題和台灣未來講不清楚的話,那我選你幹嘛?最起碼我可以把話講清楚,我可以帶領台灣往前走,不是隨著民意走。民意如流水,領導人要帶動風潮,要讓人家跟你走,讓人家覺得這條路是對的。如果不知道要聽誰的,就會猶豫不決。馬英九很可惜,因為遇到“立法院”就先折翼,但是馬英九本身的政策沒有問題。
  
  國民黨是百年政黨,九合一失敗一次,如果明年再選不好會一蹶不振,真的會對不起先賢先烈。國民黨沒有對不起台灣人民,所有的建設、所有的政績,以及亞洲四小龍之首,不是坐在家天上掉下來的。這里付出了多少努力?過程中可能有些事情要檢討。就像我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我父親最後留給我的遺言,就說是時代悲劇,所以我們只是要記教訓,不要再發生,但是現在很多人又在講故事,誇大國民黨的錯誤。政治很可惡,在傷口上撒鹽,重新撕裂,製造新的仇恨、對立、分化。我們要往前看,這些都過去了。

  國民黨應該要再起,因為她沒有對不起台灣這塊土地,在中華民族發展上要有更大的使命。儘管現在檯面上被點名的這些人,無論是王金平還是朱立倫,但我看只有我信念最堅強,我的信念最清楚、最明白,他們都講不清楚嘛。

  中評社問:兩岸關係攸關台灣生存發展,也是國民黨優勢之所在,請副院長與我們分享您參選“總統”最主要的兩岸政策。

  洪秀柱答:未來國家政策才是這次2016選舉重點,如果方向都搞錯其他怎麼玩?這個太重要了。國民黨有些人,還是搞不清楚,國家定位和未來方向才是重點。民進黨有兩塊神主牌,陳水扁說做得到,但最後就做不到,洪奇昌只是說執政後不能法理台獨就受不了了,那你就做啊!陳水扁怎麼做不到?之後又說做不到,那不是騙人嗎?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是存在的,永遠都有這樣的想法。國民黨能不能挑戰台獨黨綱,國民黨到今天只說不統、不獨、不武,那要走到哪一天?九二共識不再往前走,要維持多久?走到最後是不是就變成獨台?你永遠維持現狀嗎?兩岸關係要有什麼互動?僅止於經貿互動嗎?還罵人家有幾千枚飛彈對著你。

  兩岸認同、互信和信任感發生問題,一開始文化交流沒問題,但民進黨上台,法理台獨做不到,就改教科書,切斷台灣對中國大陸的民族認同感。加上服貿的事情,連信任感都出現問題,訂好的協議回去就變成這個樣子。大陸會問,以後要怎麼跟你們訂東西?這還會影響到外國,訂了協議以後回去公公婆婆很多,打破信任認同以後,不統、不獨、不武還能維持多久?

  以前講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現在可能要政經並行,難易並進。這個前提之下是民心為本,要理解老百姓的心。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就說要先創造心平氣和,兩岸要有同理心和慈悲心,對方也要替我們著想,我們站在他們立場想,他們站在我們立場想,從心靈做起。

  另外一個是文化為重,我們的共通點是中華文化。我們自傲說台灣是中華文化保存最完整的,但大陸力推孔子學院,我們在這邊好像在貶抑,共同文化是儒釋道,要加重宣揚。

  人民素質提升很要緊,台灣有些人常常笑大陸人民素質很差,但是以前我們讀書,就有很多標語,像是遵守交通安全,看到紅燈停、綠燈行,說請、謝謝、對不起,現在再看到這樣的標語會覺得很好笑,但進步是需要過程的,這是中華文化道統,兩岸要以文化為重。只有在這個標準之下往前推進,認同也好,信任也好,再來就要政治對話,否則就像服貿一樣,現在走不下去了。這就牽扯到政治對話,沒有政治對話很難再走了。

  兩岸透過政治對話,也許可以簽訂和平協議,這樣才可以繼續往前走,也讓老百姓安心、放心!還有,沒有軍事互信,所以一天到晚會怕。像M503航路,明明就是一個可能對台灣更有安全保障的事情,卻給講成說好像我們不得了,解放軍飛機都要飛過來了。這很荒謬嘛,是政客的操作,都是亂七八糟亂講嘛!
  
  還有,我們一天到晚想要加入國際組織,但基於現實政治的因素,也需要通過兩岸政治對話來解決……

  我常常舉新加坡故總理李光耀的例子。我很佩服他,佩服他什麽呢?我演講時經常提這個例子。新加坡在1963年脫離英國殖民!可以獨立,卻沒有,李光耀選擇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可是大概因為華人太強勢了,各方面表現很好,被人家趕出來了,1965年被趕出來,新加坡被迫獨立,沒有辦法。所以李光耀痛哭兩次,一次是他媽過世,一次就是被趕出來要獨立!

  大家一定奇怪,獨立應該很高興呀,為什麼要哭呢?李光耀忍氣吞聲,採取睦鄰政策,與馬來西亞保持很好的關係,那時候老百姓搞不懂很困惑呀,說被人家趕出來了,為什麼還要對他們好?

  李光耀說,我必需非常痛苦的含著眼淚,告訴人民的真相,因為新加坡什麼都沒有!我們必需借重馬來西亞的水與資源來餵養我的百姓。所以今天到馬來西亞看那個大水管,從馬來西亞通到新加坡去,我要靠睦鄰、靠鄰國的資源來餵養我的百姓,因為新加坡什麼都沒有耶!結果幾十年下來,新加坡從一個破爛漁村的小地方發展成今天這樣的地步,他就知道什麼時候要委屈才能求全,輕重緩急之間他該做什麼事情。所以人才不夠,就開放讓更多人才、讓更多的資金進來。

  今天我們不是,我們一天到晚把人才外趕,是不是?信不了這個人,要怎麼吸引人才進來?你怕東怕西、怕這怕那個,那都關起門來自己高興就好了,那像什麼?所以我常講李光耀的例子,這個要注意呀,今天說要獨立,有沒有像新加坡的例子?沒有,為什麼?跟大陸太近啦!除非把台灣搬走,對不對,你說他昧於、無視於台灣的政治地緣,那在這個地方,這麼近的,你怎麼可能?對不對,所以我常舉李光耀的例子。

  我還常舉芬蘭的例子,台灣人常講400年悲情,異族來來去去,人家芬蘭800年,一下子蘇俄過來,一下子瑞典過來,一下子是佔領,經常換國旗。二次大戰還自己內戰,弄得民生凋敝,後來人家發現,不能一直跟蘇俄這樣子。

  所以芬蘭了解到,就跟新加坡例子一樣,我們不會再挑釁,你安心去布局全球。芬蘭因此有喘息的空間,自己努力的去做,鄰國的友善比遠方來的麵包還要重要。所以芬蘭用這種方法趕快發展經濟。結果二戰之後,蘇聯解體,芬蘭依然存在,是不是?你同樣的呀,你自己,你不要否認今天中國大陸是正在崛起的、這麼大的政治經濟體,甚至2025年會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的經濟體,我們跟他同文同種,有這麼多的同,為什麼不藉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趁勢而起?
  
  這些都是政治人物、國家領導人要告訴老百姓的事情,可是都講不清楚、說不明白。我就很簡單的講出來,有什麼不敢講?這樣敢講我是傾中賣台嗎?是不是?什麼樣的方式才叫愛台?從出發點來看,“台獨”論者也可以說是愛台,我剛才的講法也是愛台,可是到底哪一個方式可以真的幫助到台灣?愛護台灣?替台灣找出路?我們這樣的講法叫賣台嗎?一個領導人要有勇氣講這個呀!所以我要藉這次的選舉到處大聲疾呼,就像新加坡李光耀一樣,含著眼淚、很痛苦的也要告訴老百姓真相,告訴台灣2300萬老百姓,台灣面臨的世界局勢真相,不要關起門來自以為是。
  
  所以今天蔡英文說“找回自信,點亮台灣”,如果今天昧於不敢面對世界的真相,那不會找到自己,只會找到自大,“夜郎自大”,自以為很了不起,其實就是自卑出來的自大!
  
  蔡英文說“點亮台灣”其實是在“焚燒台灣”!這個火燒台灣,會把台灣給燒死!我可以這麼講,因為只看她的標題,蔡英文說要“找回自信”,妳不面對事實,就無法找回自信;她一定講自大啦,她不會講自卑,她非常自大嘛!說“點亮台灣”,這種路子台灣還有亮光嗎?這樣下去沒有亮光啦!我的回應就是這樣。
  
  蔡英文開記者會,不接受提問,表示她對自己的講稿沒有信心。妳對妳自己的發言都沒有自信,因為妳不敢接受提問,這太好笑。禁不起考驗,妳不接受提問,就代表妳對妳自己的話都沒有信心,妳心虛嘛!那真的是空心。
  
  蔡英文說兩岸要“維持現狀”,那請問她的現狀是“九二共識”、兩岸“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如果是,那請妳大聲說出來“不獨”,“不統”、“不武”。她敢說不獨嗎?這點要叫她說出來嘛!她一說出來那她的“獨派”就跑出來了嘛!
  
  在我們的觀念裡面,兩岸關係之前是“九二共識”、兩岸“不統、不獨、不武”,但現在我們已經進入到另一個狀況了,我們不能只停留在“一中各表”,兩岸現在進入深水區了,所以說和平架構要出來。如果老停留在這邊也不是辦法,一天到晚著急說要進入國際組織,她們擔心你們會不會搞獨立,那就讓妳安心,我們不會搞獨立,妳讓我有適當的機會進入國際組織,這要靠政治對話。
  
  和平協議要把內容端出來給大家看。如果要簽,一定會攤給全國人民看,大家可以來評論是不是在賣台。還有軍事互信,這都是要去談的,最起碼先要有對話。如果連對話都沒有的話,你搞什麼東西呀?對不對,我們不能永遠停留在這邊,今天彼此之間對民族的認同感與信任在降低啦!從服貿開始,信任在降低啦,兩岸的隔閡愈來愈大,透過教科書的改變,年輕一代的心與她的距離是愈來愈遠的,雙方的信任度是愈來愈低的,請問我們如何進入國際組織?我們如何更進一步去處理兩岸的問題?我們如何去解除他們對我們的軍事威脅?

  我們不是一天到晚怕嗎?所以真的不要怕人家說什麼,只要把話講得很清楚,你們來選擇,你們要選擇一個迷迷糊糊、搞不清楚、打混仗的、空心的蔡英文,還是要選擇一個紮紮實實、具體陳述、告訴你台灣往哪裡去的洪秀柱?
  
  我覺得自己的觀念非常清楚,我相信朱立倫、王金平都沒講得很清楚,吳敦義沒聽他講過。
  
  蔡英文的第二塊神主牌叫“廢核”,他們講“非核”。“非核家園”是大家共同的目標。開玩笑,兩個法改過來就可以全部停掉啦?核一、核二、核三不延役,核四封存不准動,電從那裡來?
  
  我們的能源政策,是什麼樣的國家,能源如何缺乏?看韓國怎麼做,日本福島後現在還在恢復核能,這可以講很多。海外雖然當笑話,可是朱立倫講的話和民進黨的一模一樣,所以問題要說清楚,因為這是蔡英文的神主牌之一。但這個核能為什麼對台灣重要呢?因為這個核能牽涉到經濟的發展耶,沒有電是不是整個工商停擺,影響到台灣的經濟,妳還想要有錢,告訴妳,那更苦啦!朱立倫就沒有講。

  中評社問:例如亞投行的事情,就需要透過政治對話,台灣好像現在都是透過放話來處理這些事。

  洪秀柱答:對呀!這事情,放話非常不好,而且明知道亞投行要講清楚,為什麼當初要去丟意向書?是希望成為創始會員。我心裡明白,創始會員是以國為單位,所以她當然不會讓妳啦。可是要說先丟,希望保留一個創始會員,可是這都沒有對話,只有隔空喊話嘛!那就是信任的問題了嘛!人家跟妳簽了協議,妳回去會跳票的、也不當一回事,那到底能信任妳們什麼呢?
  
  政治對話是現在最需要的,沒有辦法講話,就是信任的問題,因為講的話妳不相信嘛!信任的問題;至少先對話,要簽什麼東西是下一個階段的事!

  中評社問:您有何必勝絕招?與其他國民黨的競爭者比起來,您自認優勢何在?

  洪秀柱答:只有學國父,鼓吹革命、號召群眾一起來。目前看起來我最弱勢啦!因為說實話,我的人脈錢脈不足以跟他們對啦,而且是一個天一個地差太多了。但是我不認為,沒有這兩個一定會輸,因為只要能在初選當中異軍突起,剛講的那些都不是問題啦!對不對?然後內部能夠整合,朱、王、吳也好,所有的資源通通能夠整合。
  
  我應該強調,我參加這次初選,大家要有一個民主風範,樹立一個民主的典範,很高興“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呀!如果能樹立這個典範,熱熱鬧鬧辦初選,人家看到國民黨的改變,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我的參選讓你看到國民黨的改變,改變什麼?國民黨不像以前,很早就定於一尊,所以不必初選,不必有挑戰,不必有什麼,可是如果我們經過這樣一個機制,一個挑戰,一個初選的、很熱鬧的活動,把這話題丟出去,讓人家覺得,國民黨很活潑,不是一個百年老店、死氣沉沉、暮氣沉沉,只會演那個宮廷戲的政黨!百年政黨年輕化啦!是不是,不變矯情的政黨嘛!對不對,明明心裡想,“餓鬼裝矜持”。

  中評社問:2016如何讓國民黨招牌再度發亮?

  洪秀柱答:剛講從初選開始嘛,讓國民黨有不同的看法,然後重啟、把話說得很清楚,重新燃起藍軍支持者對我們的信心,重新讓他們看到國民黨的改變,點燃他們的熱情。我以前常說國民黨必需是讓人家有所期待的政黨,以前讓人家有期待還不夠,希望讓國民黨在台灣被認為是個無可取代的政黨,國民黨本身對這塊土地與人民還有一個責無旁貸的使命感,這樣對不對?要讓人家有所期待呀!而且要做得讓人覺得只有支持國民黨,無可取代。國民黨本身的使命,就是對這塊土地、對國家的發展是責無旁貸的,國民黨是責無旁貸的,這才像一個堂堂的百年政黨嘛,有傳承有歷史的嘛,這才會燃起信心,就是要這樣做人家才會對你有信心!
  
  朱立倫與王金平沒聽到,他們也不會聽我講這些話。國民黨與民進黨一定要有區隔,搞本土一定輸它呀,再怎麼提也是輸人家,只是跟著人家後面。所以要怎麼創造台灣、幫台灣創造一個世界都需要的價值?人家不需要妳就丟掉妳了嘛!要創造一個被需要的價值嘛!
  
  目前是我最艱困的時期!我第一次選時,現在不能喊募款,艱困期過了,520過了,只要一出頭,各地自然會來幫忙妳了,看空心菜對實心柱。

  中評社問:您會不會出席今年的國共論壇?

  洪秀柱答:不會去,現在沒有黨職。去不去不重要,要看你去了講什麼話才會決定你加分或扣分。我不去也可以在這裡講。

電腦版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