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代麟對中評談王炳忠案:“殺雞儆猴”
首页 >> 中評電訊

席代麟對中評談王炳忠案:“殺雞儆猴”

2017-12-20 00:26:52
席代麟。(中評社 黃文杰攝)
銘傳大學桃園校區。(中評社 黃文杰攝)
銘傳大學桃園校區。(中評社 黃文杰攝)
  中評社桃園12月20日電(記者 黃文杰)針對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四人19日遭“調查局”搜索並帶回訊問,台灣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專任副教授席代麟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若新黨青年軍真的涉入《國家機密保護法》,前提至少有身份與條件去接觸,以新黨青年軍的社會影響力有限來看,接觸機密可能性不高,自然讓外界懷疑事件發展有“殺雞儆猴”意味。

  席代麟,1964年次,政治大學政治學博士,擔任過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主任,台北市政府研考會委員,現任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專任副教授,學術專長是兩岸政治發展、公共政策、地方政府與制度以及公共管理,對國際關係區域安全也有研究。

  檢調19日一口氣開出拘票、傳票及搜索票,雷霆式地前往新黨新黨發言人王炳忠、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宣傳部副主任林明正及新聞秘書陳斯俊,以及王炳忠父親王進步等人住處搜索,在完成搜索後,將相關人等帶回。北檢19日晚間借提“陸生“共諜”案”被告周泓旭,不排除讓他與新黨青年軍成員對質或隔離訊問,釐清案件始末。

  席代麟告訴中評社,這個案子,檢調單位不論搜索或偵辦過程,確實如媒體所報道,是否違反比例原則?是否違反人權的疑慮?都要討論,不過從學者角度來分析,若是王炳忠等人是與先前共諜案”周泓旭還有聯繫,有兩個焦點要關注:
 
  首先,若是王炳忠涉嫌違反相關法令被搜索,是共諜案的案外案,現有資訊來看,無從評論,要根據檢調單位掌握證據來看王炳忠等人涉案程度。

  第二,如果是“案內案”的話,也就是說,檢調本來偵辦周泓旭共諜案,已經掌握證據,卻留著不發,選擇在王炳忠跟著新黨主席郁慕明出訪大陸回來台灣,這個時間點才有動作,以證人身份去搜索,這會讓外界看到,檢調單位特別“用心”。

  席代麟分析,根據現有媒體報道的資訊,王炳忠可能觸犯兩種法律,一種是《國家安全法》一種是《國家機密保護法》,這涉及法律空間蠻大,要指涉一位“中華民國”公民,違反“國家安全”、國家機密保護,被指涉違法的公民,顯然是有身份與條件去接觸到國家機密,因為接觸到國家機密才可能違法。

  他提醒,不過要知道,即使接觸到國家機密,不見得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中華民國總統”接觸國家機密最多,不見得違反法律,必須強調的是,現在不知道檢調掌握多少證據,不過以王炳忠等人的身份與條件來看,一位在野黨發言人扮演角色,如同王炳忠在臉書揭露訊息來看,到底王能接觸多高層次的國家機密?是值得討論。

  席代麟說,比如說王炳忠去評論台灣時政,或是在臉書公開政府政策,這些資訊,恐怕以王炳忠身份與條件,沒有能耐去接觸政府部門內部得到資訊,哪些是公開資訊?王炳忠去談論蔡政府的前瞻計劃,前瞻計劃的全文,包括法律內容,甚至預算,都是公開在政府網站,包括中國大陸都可以透過公開管道取得資訊。

  他說,王炳忠等人在自己臉書或其他網路媒介公開評論,這算不算機密?值得留意。

  席代麟認為,王炳忠等人被搜索是在新黨大陸參訪結束之後,才剛剛回來,比如王炳忠等人在大陸見了誰、說了甚麼話,或者誰告訴他,要做些什麼、不做什麼,這些除了王炳忠個人,還有新黨參訪團的成員之外是不會有人知道。

  他認為,以王炳忠個人來講,如果王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或“國安法”企圖,王炳忠總不可能在網路上公開,現在要問的是,王炳忠等人在大陸,見了什麼人?說了甚麼話?如果有人告訴新黨青年軍,要青年軍做些什麼,外界包括檢調單位怎麼可能會知道?依照常理來說,會不會是參訪團成員道聽塗說或一知半解把內容揭露?
 
  席代麟說,或者推論說,如果王炳忠回台之後,有任何企圖想蒐集國家機密,但是以王炳忠的身份與條件,他所接觸的資訊跟一般國民公開管道所接觸到應該並無二致,這部分需要進一步看案情的後續發展。

  綜合以上分析,席代麟告訴中評社,如果以國民黨副主席曾永權日前申請赴大陸被駁回,可能影響明年國共論壇舉行,到現在剛結束大陸參訪回台,新黨青年軍馬上被搜索約談,難免讓外界懷疑目前執政黨是否基於目前兩岸氛圍,尤其共軍不斷繞台,不希望台灣出現任何執政黨以外力量充當與中國大陸政府傳聲筒,事件難免看到“殺雞儆猴”味道。
電腦版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