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秦檜遺囑後 考古隊向秦檜磕頭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7-01-03 13:16:59  


在濃霧籠罩中,發掘人員竟先搞起祭拜儀式。
壓在西邊墓室上的青石板被慢慢吊起。
 12月31日,南京江寧鎮當地仍然大霧彌漫,天氣陰冷,發掘隊在彌漫的大霧中首先開啟了疑似秦檜墓的西邊墓室,並發現黑色人頭骨。

  ■墓室開啟前竟舉行祭拜儀式 

  上午8時許,墓室開啟前,發掘現場最先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幕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場景。考古隊員們當著所有圍觀人群和眾多媒體人員詫異的目光,旁若無人地搞了一場祭拜儀式。墓坑的正南方坑沿處,擺了3瓶白酒,再往南一兩米處擺了一個長方形鐵盒類的器物,幾個主要考古隊員不斷地將成沓的紙錢投入其中焚燒,並依次面向大墓燒香祭拜,發掘現場濃霧、煙塵與紙幣的灰塵彌漫在一起。

  當地一名考古隊員見到記者時,還理直氣壯地表示︰“你們要想采訪,也要先祭拜秦檜,要磕頭。”發掘現場對媒體的態度可以用“防範極嚴”來概括。公安、保安沿圍護欄設起了警戒線,絕對禁止記者進入。記者想拍張照片只能登上圍護欄遠遠地照些遠景。

  ■墓室北部驚現黑色人頭骨

  下午1時許,考古人員在墓室北側的淤泥上部發現一個黑色物體,撈起後才看清是一個人的頭骨。頭骨呈黑色,沒有下顎骨。現場考古人員講,頭骨呈黑色一是死者可能服毒而死,二是可能死後埋葬時使用了大量屬劇毒物質的防腐劑(如水銀)所致。而之所以還未清理淤泥就發現人骨,是因為在起吊碎裂的青石板時,大塊碎裂的石料掉下,將底層的物體濺起。考古人員初步判斷,頭骨應屬于墓室主人。但是男是女,還要最終通過牙齒和身體其他部位的骨骼判定。

  ■墓室中是否存有文物現在難以判定

  昨天,發掘現場總指揮、南京市博物館副館長華國榮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吊起青石板,只是了解墓室情況的一個初步過程。昨天一天,起吊西邊墓室頂部青石板的工作約進行了一半多一點,預計今天上午才能將覆蓋墓室的所有青石板起吊完畢。後天開始清理墓室。目前看,墓室為土坑磚石結構,墓室覆蓋的石板都超過40厘米厚

  。墓室內今年9月被盜的痕跡清晰可見。因此,清理墓室時能否發現大量文物現在實難判定。

  對于開啟墓室前的祭拜儀式,華國榮表示,開啟墓室前對墓主人舉行祭拜儀式並不是慣例, 2004年發掘另一座秦檜家族墓時也沒有舉行類似儀式。對于有記者提問“為什麼這次要在開啟墓室前舉行這樣的儀式,是否是因為對秦檜其人有你們不同的看法”的問題,華國榮以轉身就走的方式回避了。

  ■到底是不是秦檜墓?

  據華國榮介紹,從目前發掘的情況看,這座大墓可以確定是屬于南宋時期的高等級墓葬。但是否是秦檜家族墓,目前還不能百分之百肯定,因為目前還未找到很多的直接物證,因此也就更無法肯定是秦檜墓。

  ■秦檜家族墓地有多大?

  華國榮講,目前考古部門還沒來得及對整個家族墓地進行全方位考察,因此還無法確定這個家族墓地的範圍到底有多大,但基本可以確定的是,這是個家族陵園。陵園不同于墓地之處是,有圍牆,有響堂,有園門,有階梯。只是這些遺跡目前保存已很不完整了。

  ■墓中是否有文物? 

  華國榮說,在歷史上有明確資料記載的是,在明成化年間,秦檜墓曾被盜過,而目前考古人員根據對整個大墓的現場勘察認定,大墓共有5處盜洞。不過,3座墓室中,中間的墓室並沒有明顯被盜痕跡,因此也就最有可能出土大量文物。

  相關新聞︰

  考古驚現秦檜遺囑︰忠良寧負奸佞名

  中國考古界2006年的最大發現,終于隨著引人爭議的拆遷開發工程而誕生。在建設過程中發掘的一宋代古墓,日前出土了包括秦檜親筆遺囑在內的一批重要文物。

  據未經證實的消息透露,有關文物部門已經初步確定該批文物中包括有秦檜親筆書寫的“政治遺囑”,對其生前的引人爭議的行為作了一定的辯解,並對中國知識分子(士大夫)提出了尖銳的批評。據了解,國家文物局鑒定專家和各研究機構的著名宋史專家均已雲集現場。

  自稱秦氏後人的多名人士表示,將密切關注該文物的鑒定,如確定先祖罪名不實,根據疑罪從無和無罪推定的司法原則,將可能入稟法院要求取消岳飛廟中的秦氏夫婦跪像,如仍要設立跪像,則應“將跪像腦袋換為書本,代表食書不化、空言誤國的腐儒們該為中國的落後而懺悔”。

  該份被專家初步認定為秦檜“政治遺囑”的文物,書寫在一塊長達2.2米、寬約50公分的綢緞上,這也是其能保持至今的主要原因。

  出土該批文物的村莊位于本市郊區,早先名為麓洱,現名為壺侑,因風光優美,出產茶葉,宋代時一度是高官們的莊園。此次所發掘的宋墓,專家估計為秦氏子佷輩的墓穴,時間應在1178年(宋孝宗淳熙五年,為岳飛平反昭雪)後,秦氏此時逐漸失勢,一些身前文物成為族人累贅和朝野忌諱,干脆采用殉葬方式掩藏。

  巧合的是,隨本次墓葬發掘一起出土的地契資料表明,此地莊園基本為岳秦兩家分領。兩家比鄰,這也是宋史研究的研究的新發現之一。

  據消息人士透露,初步鑒定秦檜該份遺囑作于高宗紹興十四年(1145年),時年55歲(秦檜生于哲宗元五年,1090年),即其死前(1155年)十年,岳飛含冤被殺(紹興十一年臘月,1142年1月)後三年。

  秦檜在該份遺囑中,首先告誡子孫遠離政治,自己深知將“獲譴汗青”,“蒙羞萬年”,叮囑子孫在他死後萬莫貪戀祿位,急流勇退,也不可在風暴來臨後為他爭辯,“庶幾可得苟全性命”,並對幾個已身據高位的族人詳細指示了退出政壇的方略。專家正是據此認定此書信為家族內的政治遺囑。據已經詳細閱讀該份文物的一位匿名專家介紹,秦檜在該份遺囑中表明自己堅信對金議和是當時的“國情”下保全家國的唯一出路,也曾經和岳飛直接探討過此問題,但岳飛表示“要為不可為之事”。而宋高宗其實並不反對北伐作戰,因為戰爭在很大程度上令他“為江北百姓所夙夜仰望”,顯然皇帝很陶醉這種救世主的感覺。但因為岳飛在規復舊河山之外,經常公開宣揚要“迎還二帝”,而金國也不斷在戰爭失利時派密使威脅高宗要“送還汝兄”,並不斷暗示囚在五國城的宋欽宗與岳飛有秘密來往,令高宗疑竇叢生,甚至到了“寢食不思”地步。高宗12道金牌召回征途中的岳飛,就是因為金使送來了岳飛與欽宗聯絡的“確切證據”,欽宗甚至揚言返國復闢後將清洗“老九”(高宗為徽宗第九子)的人馬,高宗因此需要和岳飛對證確認。

  據了解,秦檜在遺囑中說,高宗與岳飛的晤談一概秘密進行,他也不能與聞。但事後高宗告訴他,岳飛一再表態自己只想規復北方迎還二帝,私心最多就是成就功名,待成功後願意效仿石守信等解甲歸田。至于帝位歸屬,岳飛表示那是“皇家手足間事”,沒有旗幟鮮明地表態。

  秦檜在遺囑中對岳飛的戰功給予很高評價,認為岳飛的善戰為其議和提供相當大的便利空間,以打促談效果很好。但岳飛有功名心,性格也比較孤僻,與人不好相處,容易招疑招忌,好多次甚至與皇帝言語不合而撂挑子走人,與皇帝結了深怨。岳飛不大考慮高宗本人的利益,不僅和被囚敵國的欽宗有謠傳中的來往,還多次當面勸高宗立嗣,高宗本人因有隱疾(據後世醫學推斷是陽痿)而無子嗣,因此十分懷疑岳飛擁兵欲立擁立之功,犯了人臣的大忌,違背了祖宗傳下的抑武揚文的宗旨,估計也是因此引發高宗殺機,不惜破除有宋以來不殺大臣的誓言。秦檜表示,他已竭盡全力至少保全岳雲和張憲,但高宗指示全殺,他亦無奈。同僚們在岳飛被殺後不敢質問皇帝,都來質問秦檜,秦檜也不敢和不便說皇帝的意思,只好說“莫須有”含糊應對。

  據透露,秦檜在遺囑中激烈指責中國知識分子(士大夫)空言誤國,“不知兵而好言兵事、不知國而好言國事”,以為慷慨激昂就能救國救民,更以為說過就等于做過了。自己不挑擔子,還好以大帽子壓人,政府只要提出一韜光養晦,就會被指賣國;只要一與金國議和,就會被指媚外,而戰爭需要大量積累,需要“暫息兵戈勤稼穡”與民生息。秦檜說自己不得不以強勢壓下這種言論,斷了不少空談者的仕途和財路,但“開罪言路罪在身後”,國事艱難又難免掛一漏萬,身後的名聲是不可指望的。有意思的是,秦檜說岳飛對知識分子的空言比他還反感,並認為岳飛本人究竟並非讀書人出身,更注重實戰成效。

  秦檜在遺囑中辯解說,帝位一旦有紛爭,內戰必起,國家必亡,因此不如保全半壁江山;而即使帝室無恙,但畢竟皇帝已經對擁兵大將起了猜忌,此隙一開絕難彌合,即使岳飛本人無所謂,但手下驕兵悍將也難保萬一。至于自己事後為皇帝分謗,從公議而言,高據相位責無旁貸,為江山社稷只好犧牲自己的令名;從私情來說,高宗于他有“知遇之恩、信任之專”,他也只能為知己者死。所以,教誨子孫,高宗在位或可保秦家富貴,而高宗百年後秦家必將被清算,“民忿欲泄終需泄”。他感慨,“生逢亂世家國顛沛”,總想做點經世濟國的實事,但“為實事者均不見容于當下”,岳飛難以見容于皇帝,而他必將更難以見容于言官史冊,後世只有那些維持亂世危局的當局者才能體會他的苦心了。

  據專家介紹,民間形成定見的秦檜是金國“奸細”的看法,都無實證,卻有很多反證。南宋的史學家就留下很多資料,如李心傳寫的《要錄》說,秦檜不是金人“奸細”,只是主和派而已。徐夢莘寫的《三朝北盟會編》說,前御史中丞秦檜和家屬從金軍佔領的楚州孫村中逃歸至漣水軍丁祀水寨,只使用“逃歸”二字。熊克寫的《中興小記》說,秦檜從敵中歸來,也沒說他是“奸細”。

  只有張邦昌友婿朱勝非寫的《閑居錄》說,秦檜全家及婢僕從金國歸宋,不是“逃歸”。朱勝非是擁護張邦昌的,而秦檜是一直反對金人立偽張邦昌,秦檜與朱勝非矛盾尖銳。秦檜執政時,朱勝非被廢居八年,有利益沖突,因此專家認為可以斷定朱勝非《閑居錄》所記是對秦檜的打擊報復。另有《金人南遷錄》說,天會八年,金國諸臣害怕宋朝君臣報復,主張放縱秦檜歸宋朝。然而《金人南遷錄》是一本謬誤百出的書,此書對秦檜的敘述是“曉然傅會”,是錯誤的。

  而從宋高宗的詔令中可以看到趙構是熱烈歡迎秦檜逃歸宋朝,他將秦檜比作漢代的甦武,常持漢節。秦檜自己寫的《北征紀實》中,可以看到他在金軍中想盡千方百計,最後才能逃歸宋朝,情節十分具體,絕難杜撰。秦檜逃回宋朝,皇帝趙構稱贊秦檜“忠樸過人”,比作甦武,朝中宰相重臣如範忠尹,李回等人說秦檜是忠臣,使許多朝臣不再懷疑秦檜是“奸細”,李綱書寫贊揚秦檜“精忠許國”,“立大節于宗社傾危之秋”。這充分說明金人並不是縱使秦檜歸宋朝。

  本市政府新聞發言人今日表示,歷史問題將由專家們去研究考據,但此次考古大發現,也雄辯地證明了︰即使僅從挖掘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的角度,城市的拆遷和開發也是十分必要的,今後將進一步加大城市圈地和開發的力度,更多更快地挖掘地下沉睡的寶藏,推動經濟發展和社會進度的“雙豐收”。(來源:北京青年報)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