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全局性地理解通脹機制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9-04-24 00:49:27  


  中評社北京4月24日電/在近日的博鰲論壇上,通脹問題再次引發爭論。21世紀經濟報道發表中國社科院中國經濟評價中心主任劉煜輝文章表示,經過始自2007年下半年以來的經濟從通脹到通縮的“過山車”之旅,我們逐步認識到,中國通脹的形態,或許跟它的經濟結構一樣複雜,從不同的層面判斷能够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

  文章分析,中國的居民的消費僅占中國全部經濟活動的36%,但CPI仍被當作是中國通脹判斷最為廣泛接受的指標,因為它畢竟代表著中國家庭部門的價格感受,盡管統計局公布的數字總是與實際生活的感覺有所出入。

  經驗證明,在中國只要能按住農產品價格不漲,CPI一般不會讓政策層緊張。這是因為食品的權重高達34%,并且自1992年以來,這個結構就鮮有變動。此外,中國的工業品出產價格(PPI )也很難向CPI傳導。面臨市場和資源的雙重約束是中國制造在全球經濟格局的剪影。龐大的產能對著資源的瓶頸,使得企業部門(特別是中下游)成為價格最敏感的群體。

  一方面是狹小的國內購買力容納不下龐大的產能,政府主導型經濟是投資的經濟,而投資的經濟必然逼著中國走上出口的經濟。另一方面,跨國公司控制了全球的采購端,密如漁網的信息引擎,不搜索到邊際成本最低的世界角落,是誓不罷休的;如此中國企業的成本因素很難外移,“微笑曲綫”低端的中國制造,只能是受氣包。

  好在中國的禀賦還在,無限競爭的勞工市場使得工資增長始終低於勞動生產率的加速,所以工資成本/勞工效率這個比例一直在走低。好在政府還控制著相當部分上游壟斷資源,煤電油運水氣漲得太厲害了,政府財政也幫忙為民衆“消解”一點。但政府“消解”也是有限度,一旦成本型通脹持續上升,也會往外部傳遞的。而企業的成本上去了利潤下降,企業就減產,當供給下降的速度超過需求下降的速度時,價格也要上漲。

  在中國,過多的貨幣在要素價格體系中形成過剩產能,反轉過來又對最終產品價格產生壓力,於是乎企業利潤薄了,貨幣為了“盈利”只得進入“虛擬經濟”,資產價格通脹就開始出現, 這個因素累積到一定階段,再向實體經濟傳遞。

  文章指出,房地產和土地等資產價格暴漲,使得城市生活成本和商務成本的迅速上升,於是工業部門也就開始產生加薪的預期;而工業部門的工資提高對農業部門的工資傳遞效應非常明顯,國內農業部門產出越來越受到工業部門的工人工資所決定,加之美元泛濫所引致的全球大宗商品價格的暴漲直接推升了農業生產資料的價格,生產成本推動下的農產品價格走高是能够看到的;價格傳遞的最後階段是,原材料價格上漲、人工成本和地價的上升以及人口、資源、環境等紅利的減少促使貿易部門制成品價格開始上漲。這便是所謂結構性物價上升的邏輯主綫。所以,如果不能全局性地俯視整個過程,站在任何一個階段,對中國通脹的判斷都可能是模糊的。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