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第三只眼睛看通縮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9-04-24 00:56:58  


  中評社北京4月24日電/一季度數據出爐,信貸暴天量,CPI繼續下降,不斷刷新的信貸和物價間的“量”“價”背離再次挑戰人們的判斷力,“通縮還是通脹”繼續被高度關注。
 
  中國證券報刊登中信集團高級主管李才元文章表示,通貨緊縮就是市場貨幣供應量不足引起物價的持續下降,具有兩個特征:一是物價的持續下跌,二是貨幣供應量大幅減少。這是判斷通縮的“兩只眼睛”。 

  第一只眼睛看“價”。一季度CPI同比降0.6%,連續11個月下降,時隔6年同比漲幅連續第二個月出現負增長。有人據此認為中國已進入通貨緊縮。第二只眼睛看“量”。一季度貨幣供應量異常充裕,共增加4.58萬億元,同比多增3.25萬億元,M2增速破歷史紀錄。有人據此判斷在超高貨幣供應下即便有通縮苗頭也不會持續,充其量是“非典型性通縮”。可見,傳統的兩只眼睛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兩種通縮特征。
 
  文章指出,有必要用第三只眼睛——存貸利差看通縮。作為貸款利率與存款利率之間的差額,存貸利差的形成與變動由經濟和金融制度、銀行經營管理水平等多種因素決定,與違約率、非利息收入比重、存貸款比例和銀行實際資金成本等息息相關。利率影響宏觀經濟,利差同樣影響宏觀經濟,後者常常被忽視。在中國利率管制和利差是銀行生存根本的雙重背景下,調整利差有時候會比調整利率更有效。而且,利率調整是小周期手段,利差調整是大周期手段。 

  在1996年以前,為支持國有企業解困,中國一直實行較低的存貸利差。之後,為支持商業銀行降低不良貸款和上市,逐步提高了存貸利差。去年以來,為應對金融危機衝擊和支持經濟發展,又明顯收窄了存貸利差。這是一個大周期調整,但在此次國際金融危機帶來的大周期形勢下,中國不應該也不可能回到1996年以前的幾乎比所有主要經濟體都低的利差時代,那會導致銀行乃至整個金融體系的崩潰。那麼,現在利差合理嗎?近期信貸市場的實踐證明目前的利差已經明顯不合理。在目前銀行利差顯著收窄、流動性又比較充裕的情況下,銀行、企業“各有算盤”。 

  目前,一年期和六個月存貸利差比2008年同期低20%左右,只有在貸款按相應比率增長的情況下,利息收入才能保持不變,因此擴大信貸投放規模成為銀行實現利潤增長的主要途徑,這是信貸暴天量的主要原因。但是,一季度大增近18%的貸款(不含票據融資)或許只能抵消利差收窄的減收影響。更應重視的是,主要銀行近50%的存量貸款和墊款已經或即將到期,貸款利率下調會顯著影響銀行的利息收入。與此同時,儲蓄率高達46%,銀行付息壓力越來越大。收入壓力有減無增,成本壓力有增無減,收窄的存貸利差正在雙重擠壓銀行的生存空間。 

  企業卻得到了大量廉價資金。一方面,廉價的信貸資金會縱容無效和低效投資;另一方面,目前地方債年利率水平只有1.6%左右,票據貼現利率在1.8%左右,而三年期銀行存款利率超過3%,企業甚至政府拿到資金後轉存到銀行即可憑利差直接套利。這是近期票據融資歷史性大增的原因之一。結果是,天量信貸一部分進入政府主導的中長期項目,一部分其實只在金融市場內部循環。前者對抑制通縮作用不大,後者反而會以資產和資源通脹的形式加劇實業領域通縮,因為實業和貿易流通中現金繼續相對減少,這種結構失衡對宏觀經濟危害極大。看來,較低的存貸利差是通縮和繼續產生通縮的重要原因。 

  文章建議,適度調低存款利率,保持貸款利率不變,從而適度擴大利差。此舉至少實現“六個有利於”:有利於穩定銀行利潤預期和資產質量,從而穩定整個金融體系;有利於企業獲得長期健康資金,并進行結構調整;有利於抑制因低貸款利率進一步造成的資本和資產泡沫;有利於發行國債特別是地方債;有利於抑制在目前國內外存款利差巨大情況下的跨國套利行為;最終有利於抑制存款過快增長,引導儲蓄轉為消費,而這是抑制通縮的根本。
 
  文章最後說,2006年4月28日,央行曾經單邊上調貸款利率。當時,有諸多指標似乎不支持單邊上調貸款利率。但是此次單邊上調貸款利率及其連續政策是對貸款過速增長的主動性反應,對於抑制通脹作用巨大。今天,我們是不是需要單邊下調存款利率以抑制通縮?這或許是貨幣政策的又一個拐點。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