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中國:最大出口國和貿易保護最大受害國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0-04-05 08:53:22  


  對大多數中國人而言,西非內陸國家尼日爾相當遙遠而且陌生。實際上,這個國家雖然貧瘠,人口不滿1500萬,但擁有不少鈾、磷酸鹽、錫、鐵、石膏、石油、黃金等戰略資源,與中國的經貿和政治關係也相當緊密。

  中石油在非洲的第二個上下游一體化業務就設在尼日爾。根據2007年簽署的協議,中石油將在3年內投資50億美元開發尼日爾最大石油勘探區塊阿加德姆(已探明石油儲量3.24億桶),並在尼南部城市津德爾附近建設一座年處理100萬噸(相當於日產2萬桶)原油的煉油廠和一條2000公里的石油輸送管道,更不用說中資公司鈾礦開發對我國經濟和戰略的潛在意義了。

  廣東女子吳文儀和她的圖阿雷格族丈夫阿布巴卡爾•卡爾道縱橫該國政商兩界的故事,頗富傳奇色彩,他們夫婦不僅收獲了財富,而且為中尼雙邊關係做出了難以替代的貢獻,以至於法國《世界報》常駐西非記者塞爾日•米歇爾在其所作《中國的非洲》中稱她的家庭是最近15年中尼關係發展的脈絡,而這一切又可以視為中國教育輸出的成果。

  這段傳奇始於上海的中國紡織大學校園,根據中國與尼日爾簽署的文化和教育合作協定,中方從1978年起向尼日爾提供獎學金名額,阿布巴卡爾•卡爾道就是借這條渠道來到中國紡織大學讀書並與吳文儀相識的。畢業後,兩人按計劃返回非洲從事中非經貿,從1995年吳文儀到多哥與卡爾道會合至今15年,他們夫婦的生意延伸到作為尼日爾出海口的多哥港口洛美,除了經營紡織品等商品的跨國貿易之外,還在尼日爾首都尼亞美擁有好幾座高檔酒店以及最好的夜總會,對尼亞美最大的批發零售市場擁有巨大影響力。

  中國與尼日爾本來1974年就建交了,但有過一段“斷交”的波折。1996年1月,馬哈曼•奧斯曼政府倒台之後,中尼兩國又於當年8月複交,而西方媒體稱卡爾道為關鍵的中間人。正因為卡爾道的中國淵源,尼日爾總統1997年訪華時特意帶上了卡爾道,給他指派的任務就是在中國找到買家接手瀕臨破產的尼日爾國家紡織廠,結果卡爾道找到了華源集團接手,紡織品貿易與投資也成為此後近10年裡中尼除工程承包之外最強有力的經貿紐帶,直至2006年前後中石油、中核集團大舉進入開發當地石油和鈾礦資源。

  一個來華留學生和他的中國夫人就能為中國經貿做這麼多事情,我們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啟迪?中國已是全球最大出口國和名列前茅且迅猛增長的對外直接投資母國,僅僅出口企業的直接就業就近1億人,但我們同時也是當前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最大的受害國,現實迫切要求我們努力為對外經貿創造適宜的社會環境,歸根結底,這就是做人的工作,要在東道國社會結交了解、支持、幫助我們的力量。在這裡,教育輸出就可以發揮無可替代的重大作用。

  我國是全世界頭號留學生輸出大國,1978年至2008年各類出國留學總人數達139.2萬人。前兩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全球留學生總人數中有14%是中國留學生。接受中國留學生最多的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從中受益也最為顯著。

  相比之下,在吸收來華留學生方面,我們成績相當一般。前幾年我為國家外文局做課題時驚訝地發現,拉美經濟大國墨西哥當時每年公派來華留學生不過區區12人,且來學習語言、文化等者多,其他拉美國家的情況也大同小異。這種局面的後果是,拉美國家“知華派”極為稀缺,因為缺乏了解,本來可以消弭於無形的許多小矛盾也上升到正式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因此這些國家對我國出口商品的保護主義措施波及面廣,措施極端,令我國出口企業損失慘重。

  就說墨西哥吧!墨西哥是我國入世的最後障礙,我方以同意墨方對進口中國產品徵收特別關稅至2008年為條件才交換來墨西哥為中國入世放行。1993年4月,墨西哥曾一次對中國十大類4000餘種商品實施反傾銷,占中國對墨西哥出口的75%,臨時稅率甚至有高達1105%者(鞋),創造了世界貿易史上的奇觀。

  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新世紀初,由於墨西哥政府提高了經營稅率,又沒有出台吸引外資的相關舉措,不少外資撤離墨西哥轉向中國,2002年上半年中國對美出口增長12%,墨西哥對美出口下降近10%。墨政府官員和經濟界不但不反躬自省,反而遷怒中國,當時墨經濟部長竟打算據此上訴世貿組織,以阻止中國“偷竊”墨方的出口市場和外資。

  在2006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我國政府承諾為非洲提供人才援助與培訓:3年內為非洲培訓培養1.5萬名各類人才。2008年,尼日爾來華留學人數已上升到了22.3萬人,超過我國當年出國留學人數。即使對美國,我們接收的留學生人數也將大幅度增長。去年11月奧巴馬訪華期間,雙方《聯合公報》表示,美方將啟動鼓勵更多美國人來華留學的新倡議,今後4年向中國派遣10萬名留學人員。

  既然我們那麼多企業都苦於在貿易夥伴國社會環境不佳,既然我們的政府已在努力創造這些鋪設人脈的機會,那我們的企業該如何充分利用呢?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梅新育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