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新聞:遍地陽光——何堅寧畫作法國三度展出
CNML格式】 【 】 【打 印】 
遍地陽光——何堅寧畫作法國三度展出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1-05-16 23:36:01  


何堅寧的《陽光》系列(局部)
  有這樣一些藝術家,他們幾乎終身不離故土,作品卻如無翼之鳥,向世界進發,何堅寧便是其一。繼去年6月及今年2月之後,他的《陽光》系列等十餘幅畫作將於5月16日~5月30日第三度在法國展出。而畫家本人,卻在他水蔭路的小畫室中,從容烹茶——8700餘張黑膠唱片猶如整齊的士兵,排列在畫室中,有種頂天立地的巍峨,聖桑、拉威爾、柏遼茲、比才的作品赫然在列。何堅寧不無幽默地說:何必要去法國,這裡才是世界的中心。

  色彩的揀選

  何堅寧此次在巴黎第三度展出的作品,以作品《陽光》系列為代表,明亮的黃,透滿生機的綠,生命一般強烈的紅,深邃如海洋般的藍交織在畫面之上,傳遞著畫家對自然和對生活的熱情呼應。猶如法國著名藝術評論家、1988年漢城奧運會和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藝術召集人傑拉德.古西格拉所言:“在何堅寧的作品中,除了有顔色融合的效果外,思想的迸發和物質交錯,構成一幅圖畫語言,交織著陽光的亮線,而具體形象也並未因此消失,因為自然的潮流在想象中重生,並生生不息。意外構成的主體不再是現實存在的體現,而只是一種記憶的追溯,所以畫面是一種湧現,是岩漿的退潮,是火山般色彩的綻放。”

  色彩是畫家表達世界最強烈的手段之一,何堅寧對於色彩的高度敏感在他早期的作品中已經顯現出來,如今,很多人在他的畫作里會看不到具象,因而引發出看不懂的疑問。的確,何堅寧的作品更多的是情緒的抒發,是畫家在面對藝術那一刻心情的綻放,而不是對世界的簡單臨摹和記錄。經由畫家的創作,自然和我們生存的世界以濃烈的色彩呈現,比如他的《向日葵》,仿佛已經絢爛到“花如雪”的境地,原本的黃色倒居於次要的地位,在雪白的花海包裹中,如絲如縷……又比如他此次的《陽光》系列作品,我們很難分辨出溪流、草地、山澗、土地究竟誰是誰,抑或那一澗溪流中,是否有水草搖曳,魚戲其間,但在那一片絢爛濃烈中,我們感覺到陽光照耀在大地之上,穿透心靈的一切陰翳。

  少有采風的畫家

  何堅寧是少有出去采風的畫家,對於采風的回憶,他得追溯到在廣州美術學院上學的時代,那是1981年,跟著導師惲圻蒼,與一眾同學去長江三峽寫生,他在當年的高產迄今仍是傳奇——每天畫十一張四開風景畫。但他那時已經顯現出與眾不同的審美,“我只坐在那一個地方,向左,向右,向前,向後,每一處景致都不同。這一張畫好了,十幾分鐘,二十分鐘,不同的光線變換,不同的人流,又已經是另一幅畫。”

  他並不是一個足跡遍布世界的人,這個在畫壇上聲譽日隆的畫家迄今連北京都沒去過,待得最多的地方是廣州,廣州之外,便是故鄉海南,那是父母親的居所,逢年過節,祝壽團圓,不得不回。

  何堅寧的靈感激發並非是向外的,在他的眼里,一杯釅茶都能讓他激動,茶色變換、濃淡、層次,一杯茶具有多重的色彩,這變幻,已經足夠他去理解和透析世界。“即便面對一堆垃圾,一個好的畫家,也能讓它發出金光。”這話半是玩笑,且有一點倨傲,但那又何嘗不是他以數十年的繪畫經驗,對油畫藝術的參透。

  黑膠的狂熱收集者

  何堅寧位於廣州畫院的小畫室中,陳列著8700餘張黑膠唱片,2000多張CD,和他那個陳列著上千張個人作品的大畫室各有各的壯觀,令人艶羨。他在這裡,聽莫扎特,放貝多芬,聽歌劇,也聽交響樂和爵士樂。每天除了作畫,他最規律的活動,就是出門買唱片。黑膠唱片都是二手的,從1995年收集至今,他的目標是在今年內達到9500張,但另一面,他也不無擔憂,十多年收羅過去,廣州還有沒有黑膠能讓他再繼續買下去?

  當然,這個狂熱的音樂愛好者並沒有聽著音樂揮灑油彩的怪癖,他作畫就作畫,音樂只拿來襯著喝茶聊天,“當我面對畫布時,我只有一個專注點,那一刻,音樂放了也是白放。”他笑著說。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美妙音樂,畫著數十年來他從不以生計為借口而改弦更張的作品,過著有朋友不缺錢的生活,難怪何堅寧的畫里,看不到陰暗,看不到懷疑,看不到憤世嫉俗和掙扎著一定要呼喊的觀念。

  經由何堅寧的審美,南方陽光遍地,斑斕絢麗。(龍迎春)

CNML格式】 【 】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