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两岸外交握手向前行:记北京“夏合会”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3-14 00:14:21


 
  (一)“共同”应是核心词

  作为主办单位之一的两岸统合学会的负责人,我在开幕时也提出对两岸国际共同参与的若干构想。(开幕致词全文,请参考中评社1月12日的网路报导〈张亚中:两岸应该共同参与国际组织〉)

  我首先表示,两岸在思考和平发展期的两岸关系时,应该将“共同”这两个字放在两岸政策的核心,两岸统合学会即是以“共同”为所有主张的核心精神。在面对问题时,主张即使有再深的歧见,两岸也应该坐下来,一起共同讨论,甫于去年十二月在台北召开的《台北会谈》,即是这个理念下执行的结果。推动两岸退休大使共同一堂,共议异同,也是“共同”这个理念下的再一次实践。在两岸定位与走向上,主张两岸应从“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一中各表)走向“一个中国、共同表述”(一中同表)。在有关整个中国的整体权益上,我们主张要共同捍卫,这也是我们坚决认为两岸应该在南海与东海的钓鱼台列屿问题上,两岸应该共同维持中华民族主权与领土及其权益。同样的,我们也主张在国际组织方面,两岸也应该“共同参与”。

  两岸统合学会以“一中三宪”回应北京的“一中框架”,认为“一中三宪”即是两岸和平发展期“一中框架”的两岸定位与结构关系。在和平发展期,两岸应该致力于创造能够增进双方共同认同与互信的作为。基于没有参与就没有认同,没有认同就没有互信的基本原则,两岸应该创造各种共同参与的机会,不仅在经济、文化上如此,在对外关系上也应如此。

  “两岸统合”不是一个谁消灭谁的过程,也不是各走各的路的互动方式,而是一个共同建构、“共同缔造”未来的路径。在这个路径中两岸均需要共同努力,透过“共同治理”,两岸截长补短,共同吸收与学习彼此的优点,改正自己的缺失,其目的在为两岸人民创造更大的福祉。

  “国际共同参与”是我在这次会议中所提出,用以补充“国际空间”的另一用语。“两岸和平协议”、“军事互信机制”、“国际共同参与”应是两岸政治安排的三位一体。基于国际组织的类型有诸多不同,有政府间的,也有非政府的:有专门性的,也有政治性的:有全球性的,也有区域性的。不同的国际组织自然也可以发展出不同的共同参与方式。

  (二)“两岸三席”的结构性思维

  在会议中,我提出了一个结构性的思考,即“两岸三席”的概念。“两岸三席”意指在一个国际组织内,两岸有三个席位,一个代表大陆,一个代表台湾,一个由两岸共同组成的代表团为第三席。“两岸三席”是两岸“国际共同参与”的一种建议性思维。

  第三席即是透过两岸第三个宪法性文件来创造。欧洲

  统合虽然不同于两岸统合,但是欧盟在国际组织中创造出“N(会员国)+1”(欧盟27国,但是在一些国际组织中有28个席位)的做法是值得两岸共同思考的。

  至于“两岸三席”是指两岸的两席均为正式会员,或可以一为会员,一为准会员?第三席是正式会员,或可以为观察员?因为时间关系,在会议中并没有详细的介绍与讨论。在我看来,不同的国际组织会有不同的组合方式,但是有一点精神是不会变的,即“第三席”的出现,是希望两岸能够在“狭义”的“共同参与”(即一个组织中只有两个席位,例如世界贸易组织),扩大为“广义”的“共同参与”(类似欧盟在国际间的多重参与),即两岸可以共同体的方式,代表双方在该国际组织中两岸人民的整体利益。另一方面,由于有了两岸共组的“第三席”,所谓“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的发生可能也就自然趋近于零了。

  曾经担任驻英国代表、教廷大使、总统府副秘书长,并担任过国统会的执行秘书暨研究委员会召集人的戴瑞明先生也善意的建议北京,“两岸国际共同参与”、“两岸三席”是一个在结构面上可以为两岸在国际空间上创造两岸双赢的主张,北京可以多多解放思想,可以将其分为“和平协议”签署前与签署后两个阶段时思考。一个全面性的“两岸国际共同参与”自然是两岸和平协议签署后才能实践,但是在两岸和平协议签署前,两岸还是可以做很多事。

  (三)勇于突破现有国际法的限制

  戴大使与多位台湾与会者均表示,北京以国际组织现有章程规定来做为台湾难以参与国际组织的理由似乎有些牵强。任何国际组织的宗旨与目的均在于促使世界和平、繁荣、互助、发展。国际组织与国际法一样,均为国际政治的产物。戴大使并以他在英国工作时,国际海事组织人士曾经这样表示:“只要你们两岸谈定了,用什么样的名义与方式加入都行”。

  台湾的与会者均有同感,两岸关系本为一种不是国与国的特殊关系,两岸如果一定要以西方主权国家的国际法逻辑来思考,台湾在受到挫折后,也必然容易会陷入一种“为了加入国际组织,必须为一主权国家”的追求“主权独立”思维。北京认为一切均必须按照主权国家参与政府间国际组织的思维,看似真实地反映出现实的困难,但是也同样的增加了台湾人民的无力感与挫折感,这对于两岸关系的发展并非好事。

  在两岸涉外事务的处理上,北京其实可以善用其大国的影响力,以政治力量协助台北突破参与国际组织的限制。“遵守国际组织章程规定”或“突破国际组织章程限制”是一个态度的选择问题。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