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两岸外交握手向前行:记北京“夏合会”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3-14 00:14:21


 
  戴瑞明大使建议北京在确保“一个中国”的立场与原则上,可以运用其影响力在联合国通过一个决议案,决议内容为:“在联合国系统专门机构中,其属于非政治性多边组织者,台澎金马地区(人民)得暂以‘经济体’身分使用‘中华台北’名称,成为各该组织之‘特别观察员’。至其他政治性多边组织参与问题,则应由台湾海峡双方治理当局自行协商寻求解决方案”。

  我们可以想像,如果联合国通过一个这样的决议案,台湾民众会怎么样来看大陆。两岸同胞的心都是有血有肉的,大陆能够在国际参与上给台湾同胞机会,两岸的认同又怎么可能会愈走愈远。或许北京会说,如果现在让步,民进党执政怎么办?有关这一点,戴大使就表示,台湾是个民主社会,民进党迟早会再执政,北京要面对的是台湾二千三百万人,而不是哪个党。如果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是北京重要的理念,那么就应该对自己的作为有信心。

  还有一些事情是北京可以思考的。戴瑞明大使即表示,在两岸政治性的和平协议还没有签署前,北京仍然可以释放出善意。举例来说,不能邀请台北成为“南海会议”的成员以共同维护中华民族的海疆吗?不能邀请台北以适当名义参与“东协加一”吗?不能同意台北能够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的一个特别观察员吗?是否可以推荐台湾人物获得教科文组织下的“和平教育奖”(Peace Education Award)?是否可以主动协助台湾古迹文化申请世界重要文化遗产?有太多的事情北京可以做。我们相信只要有心,台湾民众都会感受到的。

  感想与期待

  至少是我个人完全同意北京大部分的主张,包括两岸应该尽量进行政治性协商、两岸应该建立沟通管道、两岸应该就涉外事务双方自行协商、两岸涉外事务必须在存量不变的基础上发展。

  我相信北京方面已经能够完全“理解”国际空间的参与对于台湾民众的重要,但是可能还是无法“感受”到这件事重要性。曾经在民进党执政时期担任外交部政务次长的杨子葆大使在会议中是这么形容台湾民众的感觉:“我们想要的是国际空间,这东西(国际空间)不实践,对我们造成的冲击有多大,对我们的情感伤害有多大”。

  我在开幕致词时提到,从1949年起,两岸分治六十余年。就外交而言,两岸在国际上却从来没有放弃面对面的对抗,双方进行的是国际政治上最难解决的“零和博弈”。两岸的外交人员在别国的领土上,进行没有硝烟的战争,相互斗争、水火不容,双方的外交成绩建立在如何迫使对方卷旗、离席、撤馆。

  如果站在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上,两岸间的“斗”除了让外人看笑话,也让外人,甚而是我们的战败者从中获利。中华民族为了对日抗战,多少人家破人亡,可是却因为内斗,双方人民所属的政府均无法参与1951年的旧金山和会。今日台独主张的“台湾地位未定”、“钓鱼台是日本领土”不都是因为两岸的内斗才会产生的吗?国际上一些国家也利用两岸的主权争斗而从中获取大量金钱利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已经不仅是战国时期的寓言故事,亦是二十世纪中国史的写照。“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似乎更像是曹植为当前两岸外交所写的隐喻诗。

  对国际法与国际组织均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西方强权所创造出来的国际机制,大陆也曾经批评那是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所创造出来的产物,曾几何时,北京也将其做为限制台湾参与的说辞。这是因为北京已经完全融入了国际社会,还是对台湾进入国际组织后果的疑虑?有时真让人无法分辨。

  台湾的大多数民众对国际法与国际组织并没有足够的知识与认识,他们只会问,为什么我们无法参加国际组织?对他们来说,这涉及到自己的尊严,也关系到他们怎么看北京的政府。我们可以说,他们不了解国际政治的现实,但是他们也会问,不是说两岸都是同文同种的炎黄子孙吗?

  今日两岸即使有再多的争执,终究只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的一点而已,同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谈,有什么不能让?

  北京“夏合会”只是一个开始,未来将会有多的“夏合会”在两岸各地举行,我们也相信会有更多的退休大使与学者参与。两岸外交斗争已经六十余年,问题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解决,我们相信,只要心存善意、关怀、包容,中华民族的智慧绝对可以超越现有的国际法限制以及化解彼此的疑虑,两岸一定可以找出一条国际共同参与的道路。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3年2月号,总第182期)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