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政客不敢想也不敢说的“台湾现实”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3-27 16:30:19  


  作者﹕ 岑新贵  江西鹰潭  自由撰稿人

  台湾政客为了拒绝两岸政治谈判拒绝统一,经常的说辞是: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有宪法,有国号,有政府,有军队,有独立司法,有23个邦交国。殊不知,台湾的另一面,却处在非常尴尬和危险的局面,并具有随时暴发的爆炸性,但这却是台湾政客不敢想、也不敢面对民众说出的真正“台湾现实”。

  笔者之所以写这篇文章,并非危言耸听,故意制造事端吓唬台湾老百姓,再说台湾人也不是容易吓唬得了的,而是现实使然,不得不说出的事实,为的是让台湾老百姓认识到自己所处的处境,从而在面临统独选择时,做出正确的决定。

  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内政等各方面观察,台湾都有着随时崩溃的危险性,而这种危险性则是毁灭性的。政治上,台湾长期处于尴尬处境。地球人都知道,台湾目前所谓的“中华民国”是蒋介石败退台湾带去的,而不是台湾原有的。而这个“中华民国”的国号是包括大陆在内的全中国的国号,但目前在这个国号治下的只有台、澎、金、马等几个小岛,真可以说孤悬海外,极易受外国攻击和毁害。由于“中华民国”失去了绝大多数人民和土地,在法律层面上,无论在这个国号治下的政府如何挣扎和活动,承认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的不到25个,占世界人口不到%0.5,而这占世界%0.5人口只是一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国,在世界各国中可以忽略不计。在当今丛林法则盛行的世界里,这些小国说的话,几乎没有人听,更没有人当回事。这也是民进党执政时,屡屡提案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而被否决的原因所在。尤其可怕的是,这个失去法律正当性的政府,却与有着13亿人口的大陆政府敌对,几乎是以卵击石,不可能取胜,也不可能有未来。

  外交上,处处受气受制。由于在台湾所谓“中华民国”政府处于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中,在与各国外事交往和经济活动时,必然处处受气,事事受制。在联合国,台湾不能加入联合国,不能加入以政府名义参加的各种组织,“中华民国”总统不能访问无邦交的国家,即使参加文化体育或经济组织活动,也只能以“中国台北”或“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台湾人往往以为,这是因为北京政府打压的结果,这只是说对了一半。因为台湾只与23个小国有邦交,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不承认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别人不承认,岂能怪北京?再说,在世界上搞两个中国,台湾自己也不允许,《“中华民国”宪法》就是这样规定的。换一句话说,如果台湾有着与大陆同等的国力,有同等的人口和面积,台湾岂能允许大陆搞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实力不相等,是台湾最大的软肋,也是台湾处处受气,事事受制最大、最根本的原因。

  弱国无外交,外交是讲究实力的,何况台湾本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省,一个地区,根本就不具有一个大国的实力。台湾没有外交,偏有一些人不服。民进党执政时期,到处搞“风火外交”、“元首外交”、“夫人外交”、“金钱外交”,用邱义仁的话说,要在世界上四处出击,遍地点火,让大陆疲于奔命。卡扎菲政府允许陈水扁飞机过境下飞机,并派自己儿子接待一下,本是人之常情,却被民进党政府说成是外交重大成就。过境美国,有几个国会议员看了一下陈水扁,照了几张相,说成是外交重大突破。尽管小动作不断,结果怎样,世界上几乎少有几个国家吃邱义仁这一套,只能使人贻笑大方。民进党执政八年,邦交国不增反减,足足少了六国。

  经济上,对大陆依赖愈来愈大。台湾发展经济有三大致命伤:一是经济规模相对于大国,显得太小。台湾企业规模小,每每与大国企业竞争,必然吃亏,几乎没有赢过。原因在己,不能怪别人。二是台湾市场太窄。台湾市场是浅碟型的,要发展经济必须向外。台湾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岛内不可能消费完,必须卖给别人,这样台湾企业必须在世界各地找客户,没有客户企业就得关闭。三是台湾缺乏资源,尤其缺能源。台湾没油没煤,自然资源一贫如洗。台湾要油要煤,才能生产电力、塑化和各种机械产品,而台湾要获得煤、油,就必须向别人购买。鉴于全球经济一体化,大陆允许台湾企业在大陆经商设厂,台湾经济才得以继续发展,经济占比年年上升,现在已经占台湾近一半。这一半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台湾少了大陆这一块,每年就得减少百分之五十的收入,可见台湾经济对大陆依赖之深。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