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香港特首必须爱国爱港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4-06 11:26:15  


  作者:程家林  湖北武汉  教师

  日前,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有个讲话。其中提到,香港特首必须爱国爱港,并称“坚持不能接受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这是底线”。

  这个讲话传到香港,便有人说,《基本法》没有列明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爱港”及“不能对抗中央”,因此不接受乔晓阳的讲话。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还是让我们来看看《基本法》吧。

  《基本法》第四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这就看清楚了。乔晓阳没有错,错的是香港的某些人。

  因为道理很简单:一个不爱国、不爱港、对抗中央人民政府的人,他能“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吗?大家都不要搞笑。如果世上真有一个中央政权,是让对抗它的人来对自己负责,那一定是吃错药了。为了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为了振兴中华民族,香港人与内地人要风雨同舟,结成命运共同体。其标志就是,大家都共同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

  既然有宪法,为何还要制订《基本法》?

  那是因为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但内地的一套不可照搬到香港去。即回归后的香港,不但可以保留原来的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不变,而且还能有所发展。例如,原来的总督是由英国派来的,现在的特首则不但是由选举产生,并且还要逐步过渡到普选。只是任何人都不要以为,内地会同意香港选出一个同中央政府搞对抗的特首,内地也决不允许香港成为反共反华的桥头堡。

  正是基于“一国两制”的原因,才有《基本法》的诞生。而且,通过《基本法》的条文可以看出,在香港不允许也不会选出一个同中央政府搞对抗的特首。所不同的是,《基本法》是使用法律文字,乔晓阳的讲话则是“通俗唱法”(即口头大白话)。

  凡是搞对抗的人,都不会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框架,以及《基本法》有什么好感。他们也不会对特首有什么兴趣,只是因为要利用特首的职权来搞对抗,所以才争着当特首。一旦时机成熟,他们便会抛开现有的一切,另起炉灶的。

   因此,根据当前的情况,有必要在香港加强对《基本法》的讨论与宣传。例如:

  1. 为什么不能让搞对抗的人当特首?

  2. 乔晓阳的讲话符合《基本法》吗,为什么?
  
  3. 由“提名委员会”提出候选人,是否符合《基本法》的规定?

  4. 坚持由“提名委员会”提出候选人,是否就是搞假普选?

  5. 在香港选特首,究竟是依据《基本法》,还是依据联合国的某个条约?尤其当两者条文不一致的时候,究竟是听谁的,难道还要拿到联合国去仲裁,还要请一个“国际专家团”来当裁判?
      
  《基本法》有两个确保,缺一不可

  香港回归后,难道只须一个确保(即确保香港继续搞资本主义)就行了吗?不是的,还必须有另一个确保,即不允许有人打着“民主”的幌子,使香港成为反对大陆的基地。

  下面就来谈谈这个问题。

  《基本法》是法律文件,必须用法律文字来表述,因此难以把一些政治性术语(如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等),以及通俗性词语(如爱国爱港等)都写进去。但如果认为,制订《基本法》仅仅是为了确保香港搞资本主义,而不确保香港不成为反对大陆的基地,那就错了。

  下面就来看看邓小平于1987年4月16日,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时的一段讲话(因内容较多,为便于网上阅读,特分成若干段落,原文则请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1页):
 
  “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说明,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这是不行的,这种想法不实际。

   “中央确实是不干预特别行政区的具体事务的,也不需要干预。但是,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难道就不会出现吗?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

  “难道香港就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够设想香港就没有干扰,没有破坏力量吗?我看没有这种自我安慰的根据。

  “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会出现一种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权力,对香港有利无害。……

  “所以请诸位考虑,基本法要照顾到这些方面。

  “有些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

  毫无疑问,如果只搞一个确保,那就是一国一制。

  正因为要有两个确保,所以才实行“一国两制”,并通过《基本法》来保证。这样做,也是从香港的根本利益出发的。只是这些年来,在对《基本法》的宣传与理解上,往往只强调香港要继续搞资本主义,却忽视香港不能成为反对大陆的基地,以致不少人以为《基本法》只有一个确保,没有两个确保。

  现在,通过乔晓阳的讲话,把《基本法》要做到的另一个确保提到桌面上来了。尽管有人恐慌,有人恼怒,但不可再退回去。

  2017年很快就要到了,不能再优柔寡断。

  香港人一天到晚忙经济,很少有时间考虑政治。如果有关的部门和人员,在涉及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自己都是湖糊涂涂的,说话不明确、不及时、不过硬,老百姓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到大祸来临,就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这样的教训是有的。 

  要相信香港爱国同胞有智慧、有能力,按照《基本法》选出一个不和中央政府搞对抗的特首。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