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人民幣匯率大趨勢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7-14 08:20:47  


  十年前的匯率政策爭論,聚焦在是否需要適應內外形勢的變動,退出盯住匯率制。雖然起初質疑升值的觀點占上風,然而隨客觀經濟形勢進一步發展,決策層2005年7月啟動匯改,人民幣匯率進入時斷時續、時快時慢的溫和升值軌道。

  到今年6月中旬,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曾達6.16上下,比匯改前升值約34%。其間中國通脹高於美國,人民幣對美元的實際匯率升值幅度要大一些。對一籃子貨幣的有效匯率與對美元匯率的變動大同小異。

  展望未來,人民幣市場匯率走勢如何?雖然長期匯率變動趨勢存在規律,然而匯率的諸多決定因素會有不同變化,對未來演變事先難以準確預判。不過可以從中國經濟追趕前景的角度做一點推測。

  從學理與國際經驗看,對中國這樣仍處於成長轉型期的經濟體,可貿易部門生產率的追趕前景,是決定本幣與外幣兌換率長期走勢的最重要因素。製造業是可貿易程度最高的基本產業部門,中國可貿易部門生產率從上世紀中期開始持續快速追趕,成為進入新世紀人民幣升值趨勢的基本推手。

  中國目前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大約相當於美國類似指標的兩成多,如能持續追趕,在未來20年前後將達到美國水平的三分之二上下;又假定中國的宏觀與貨幣管理大體保持穩健,避免發生持續惡性通脹;這樣人民幣市場匯率在本世紀初葉結束時,有可能升值到1美元兌3元-4元人民幣左右水平。此後中國經濟如能進一步追趕,像日本那樣在勞動生產率與人均收入上最終與美國不相上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可能最終升值到“破三近二”水平。

  當中國在勞動生產率與人均收入指標上歷史性完成收斂,因而後發追趕動能也徹底耗盡後,經濟發展會面臨與發達國家類似而與目前階段完全不同的制約,由經濟追趕推動的人民幣趨勢性升值歷史進程也會最終消失。屆時,如果主權貨幣仍是國際貨幣體系的支撐性制度安排,人民幣兌發達國家貨幣的匯率,最終可能會圍繞購買力平價所限定的趨勢值,因宏觀經濟短期變化而波動。

  對上述預測,注定會有不同意見和批評。需要說明,條件預測是假設給定條件下會發生的變化,其實際意義不是告訴我們注定要發生什麼,而是陳述與討論特定的條件變量與預測變量之間的關係及其分析依據。經濟學預測更多是表達一種分析與認知方法,不是算命先生宣告的某種未來宿命。

  上述人民幣長期趨勢升值的預測條件,既簡單也複雜。說簡單,是因為只有兩條:一是微觀領域勞動生產率持續追趕;二是宏觀經濟領域避免惡性通脹。如果有讀者朋友進一步認為,宏觀管理不出大錯並規避惡性通脹,是一國經濟長期追趕的必要條件,那麼上面兩點預設條件便收斂為一條。後進國勞動生產率持續追趕,是人均收入逼近前沿國的必要與充分條件,其間必要求本幣匯率持續趨勢性升值。

  說複雜,是因為實現上述條件不易。從增長理論的常識與廣泛的國際經驗觀察,生產率持續追趕是“硬道理”:涉及如何持續發揮投資積累、技術進步、學習效應等一系列增長動力源作用,每個方面都會涉及無窮無盡的複雜矛盾與問題。對中國而言,如何能力推系統改革,拓寬支撐持續追趕的體制空間,更是複雜與棘手的挑戰。

  如果說上述預測是可證偽假說,什麼是證偽條件?假如中國深化改革未能成功突破,並逐步失去生產率持續追趕的動力,未來人民幣升值趨勢也就未能延續——這樣不幸的情形顯然不是對本文預測的證偽。又如經濟追趕持續同時宏觀管理失准,以至嚴重通脹侵蝕名義匯率升值空間,也不構成對本文預測的證偽。本文觀點的證偽條件是:未來較長期範圍內,雖然中國的可貿易部門生產率持續大幅追趕,通脹水平並未大幅高於美國,人民幣卻並未呈現升值趨勢。

  以上述條件預測作為遠景推測,結合改革開放以來人民幣匯率的實際演變軌跡,可得到中國經濟整個追趕期本幣匯率走勢的“三段式”全景圖。改革開放初期十幾年持續貶值,其間人民幣名義匯率貶值5倍多,通脹高過美國2倍多,實際匯率貶值2倍多。世紀之交7年-8年盯住美元,其間中國通脹水平較低,實際匯率貶值約15%。新世紀初年進入較長期趨勢性升值階段,如能成功完成對發達國經濟的追趕,人民幣對美元的匯價最終應能大尺度回歸改革開放初期的水平。

  來源: 財新新世紀  作者:盧鋒(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