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专译:面对叙利亚 奥巴马将自己逼上绝路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9-04 09:57:39  


  中评社香港9月4日电(记者 黄蔚编译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是否出兵干预叙利亚问题上的惊天大逆转——在“铁定”要绕过国会、决定武装干预叙利亚的数小时之后忽然变卦,转而等待国会的授权——是这位三军总司令的一场高风险博弈。

  《华盛顿邮报》网站3日刊登资深政治分析人士克利斯•齐利扎(Chris Cillizza)的分析文章称,国会最后的投票结果不确定因素非常大,该结果预计将在本月9日那一周最终得出。如果国会否决奥巴马的出兵提案,奥巴马的周转余地将比英国议会否决首相卡梅伦出兵提议那一周变得更小。

  让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奥巴马是如何给自己制造了如此之大的挑战。

  首先,要记得美众议院中40%的民主党人在2002年就是否出兵伊拉克问题投了反对票。然而与2002年不同的是,身为民主党人的奥巴马已经入主白宫,2010年美国的中期选举也已经让整个民主党便得更为开明——也比2002年更反战。

  第二,要知道当下的奥巴马处于第二任中期。他不过是在赌自己的政治遗产,而被他游说的那些议员面对的却是2014年中期选举。这两种不同处境将给人完全不同的两种算计——尤其是当你考虑到,那些奥巴马在出兵叙利亚问题上需要说服的民主党人,在其辖地上面对的最直接威胁于来自意识形态上的左派。武装干预一个颇有争议的议题将在2014年中期竞选上成为开明派挑战民主党人的绝佳话题。

  第三,奥巴马与国会的关系简直从未好过。他并没有在国会上投入太多精力与时间,民主党战略分析师一直认为奥巴马近乎公开地表现出对国会的蔑视。而白宫办公厅主任丹尼斯•麦克多诺(Denis McDonough)也在与国会打交道方面帮不了奥巴马太多。可以做到完美主任的拉姆•伊曼纽尔现在却在芝加哥做市长。

  第四,伊拉克战争阴影挥之不去。从克里上周五的言论便可见一斑。“我们的情报机构对有关这次袭击的信息进行了仔细的审视、再审视,”克里就叙利亚问题表示,“我可以说,在这点上伊拉克的经历令人极其小心。我们不会重蹈覆辙。”

  但问题在于,克里这一番说辞能否说动国会议员?因为经历了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拉克并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出兵干涉他国局势的门槛提高了许多。
 


【 第1页 第2页 】 


    相关专题: 中评社编译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