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日治時期的香港 不可不知的大淪陷歷史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9-06 12:57:07  


  中評社香港9月6日電(實習記者 楊犇堯)當人們走過中環,享受香港的繁華和熱鬧時,有誰會注意到滙豐銀行門口那尊留有彈孔的石獅子,這是日軍為香港留下的印記,也是這座城市在第二次大戰時期傷痛的回憶。

  由内地資深新聞記者劉深先生撰寫的《香港大淪陷1941.12——1945.8》(人民日報出版社2013年7月出版),記載了四十年代香港淪陷的歷史。二戰初期,香港是連接西方與遠東的橋頭堡,也是中國人躲避戰亂的避世良地,但隨著戰事的擴大,日本逐漸與英美撕破臉皮,1941年12月,日軍在偷襲珍珠港的當天進攻香港,半個月的時間港督楊慕琦即向日軍遞交降書,香港由此進入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治時期。

  這三年零八個月,是香港最黑暗的年代。作者在書中記錄到,日本施行“以戰養戰”的政策,造成城中物資匱乏;他們強行遣返中國難民,將佔領前190萬的香港人口瘋狂壓縮至70萬,使數以萬計的難民餓死於回鄉途中;經濟上,日殖民當局強制發行軍用手票,導致香港通貨膨脹,物價飛漲;更可惡者,香港的四萬日軍連等待修建慰安所的時間都等不到,就挨家挨戶的搜尋“花姑娘”,犯下滔天罪行,據當時香港一位醫院院長記載,僅他的醫院在那個時期就接收了1萬多名被日軍強姦的婦女。

  這本書也記錄了日軍在文化上推行的奴化教育,並嚴控新聞出版,彼時的香港文化步入沉淪。但正是在這段時間內,時居香港的陳寅恪先生數次拒收日軍贈送的麵粉,並當場回絕日本以高額酬勞聘請他出任文化代理人的請求;戴望舒先生在香港獄中寫下了“螻蟻一樣死……那裡,永恆的/中國”這樣鏗鏘的詩句。此外,由八路軍香港辦事處主任廖承志領導的東江縱隊,營救了包括茅盾、周韜奮,電影明星胡蝶等在內的800多位愛國人士,也解救了數百名不同國家的國際友人,譜寫下香江生死營救的傳奇。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當下香港社會的中流砥柱,大多是出生在戰後“嬰兒潮”的那代人,在他們的憶述中,聽到更多的是香港五十年代的艱苦歲月,而四十年代那些非人的戰爭年月,則越來越少被人提及,不知道現在香港還有多少老人經歷過、並可以講述那段漸行漸遠的歷史。

  百年繁盛一夢銷,悲語伶仃是孤島。香港今天繁華的背後,埋藏著不為人所知的歷史往事,而劉深先生的這本《香港大淪陷 1941.12——1945.8》,正為當下所有人提供了最適宜的知識養分。三年零八個月磨難,應該被更多的香港人知道。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