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民进党的“五府千岁”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2-15 00:29:11


孤鸟柯文哲能斗得过民进党的“五府千岁”吗?
  中评社╱题:民进党的“五府千岁” 作者:王昆义(台湾),台湾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五府千岁”的由来

  2013年8月号的《中国评论》月刊,我曾分析台湾南部地区普遍流行的宗教信仰,主要是源自台南市“南鲲鯓代天府”的“五府千岁”, “南鲲鯓代天府”所供奉的“五府千岁”,在台湾南部,尤其是台南、高雄农村庙宇所供奉的“五府千岁”,几乎都是由此分身出去,所以是影响南部农民最重要的信仰象征。

  “五府千岁”是由五位男性的神祇组合而成,他们和台湾中北部普遍信仰的“妈祖”,虽然也是来自中国大陆,但是信徒的属性并不相同。“五府千岁”的信徒崇尚的是一种充满男性特质的信仰,所以在“南鲲鯓代天府”可以看到许多乩童,以及各种利器,随时供给乩童起乩时,拿去对抗外来的侵略。但是在神明面前,乩童只会出现一种“自残式”的起乩行为,并不会去攻击信徒。

  但是在妈祖的庙会上,就很少看到那种“自残式”的起乩行为,反而是由信徒热热闹闹的徒步去进香,好像在办理一场热闹的嫁娶活动,台中的“大甲妈祖”,就是这种徒步进香最典型的模式。

  比较特别的是,台湾的妈祖源头都是来自福建的“湄州妈祖庙”,所以即使已经经过了两、三百年,信徒都还找得到妈祖的根源,这个信仰的源头并没有中断。

  但是“五府千岁”是在明朝时期,由一艘王船载着漂流至台南北门南鲲鯓沙汕附近被渔民发现,由于船内供奉有“李大亮、池梦彪、吴孝宽、朱叔裕、范承业”等5王神像及中军府神像,渔民迎接后建草寮供奉,所以“五府千岁”源自大陆何处,并不可寻,因此,台湾信徒所信奉的“五府千岁”,跟大陆的关系就比较淡薄,这应该也是信仰“五府千岁”的台湾南部地区,对大陆的情感比较淡漠的原因。

  苏贞昌的战略转变

  曾几何时,南部的信仰中心“五府千岁”,竟然被媒体用来指涉民进党缺乏世代交替动力的形容词,这种把名词当成形容用语,其实是对“五府千岁”的不敬,而不是污蔑民进党。只是让人不解的是,民进党何时失去新动力,必须由过去的“美丽岛世代”,重新担负起革命者的角色,而青壮派的革命动力竟然完全看不到。民进党出现这种“断代”的情形,应该是跟“两个太阳”之争有极大的关系。

  其实,这几年台湾民主化所造成的问题是,政治人物如果没有失败两次,并不会真正承认自己的失败,国民党的连战是这样,亲民党的宋楚瑜也是如此,民进党的蔡英文年纪虽然轻一点,但也难脱旧俗,在这种情况下,蔡英文虽然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败给马英九,但她也认为是非战之罪,所以2016年的总统大选,蔡英文在民进党内,仍然有舍我其谁的意志存在。

  蔡英文的这种想法,现任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当然不会服气,所以为了争取2016年总统大选的入场券,苏贞昌唯有支持与他同世代的民进党政治人物去参选双北市长,他才有取得参与2016年总统大选的正当性机会。

  毕竟,苏贞昌跟民进党“革命世代”的同志,他们转战各处,大都是有战无不克的经验,但是蔡英文在她的政治生命中所参与的两次选举,即2010年的新北市长选举和2012年的总统大选,都是以失败告终,这种悲惨的结局,虽然蔡英文现在的民调还高高在上,并不见得2016年她就有战胜国民党的机会。

  为了区隔跟蔡英文的不同属性,苏贞昌于是采取两种策略:一是他的论调必须比蔡英文更为鹰派;二是必须有同世代的政治人物陪衬他这个“太阳”,才能显现他并非恋栈总统的职位,而是有使命让民进党重新再起的目的。

  为此,从2013年以来,苏贞昌改变他在2012年刚开始担任党主席的策略,亦即他刚开始在党内的主管,起用的都是一些没有党务经验的年轻主管,以及他修正恢复设立“中国事务部”与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的作法。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