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两岸互信建设需要新思维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2-17 16:45:43


建立两岸安全互信,可以从海上安全合作入手。
  中评社╱题:两岸互信建设需要新思维 作者:潘兆民(台湾),东海大学大陆社会管理研究中心副教授;张植荣(北京),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两岸进一步的和平发展,不仅是两岸人民共同期待,更是亚太安全之所系。为了落实两岸和平发展的期待,近来有关两岸进行政治对话、签署“和平协议”,和呼吁成立“两岸和平发展委员会”之论述时兴起来。其论述背景,由台湾而论,台湾若要消弭与对岸之军事对立与不信任,必须认真面对两岸政治与军事问题,方能为两岸开太平;而中国大陆先经后政的战略考虑,当然认为两岸经济互补愈来愈深,两岸进行政治对话的机遇期已然形成,开启政治对话是有助两岸消弭政治差异,甚至军事对立。综以观之,其思维之铺陈,是以两岸难得的机遇期,但仍有军事威胁,美国有“弃台论”,①台湾民进党“中国经济统战”,迂回消灭台湾论等。

  由此看来,目前的两岸态势是虽然经济交流频繁,但政治互信仍然不足。以目前的台湾政治环境,马政府亦不敢冒着政治风险,一步到位的与大陆签订“和平协议”,或建立“军事互信机制”。为何不考虑以“安全合作”之“互信2.0”安全观,依前述决议之风险管理诉求,逐步以海上救难、打击海盗等政策工具,将原视为“困境”的政治议题,转为政策“问题”,透过不断的合作安全的堆砌,最终解开政治互信的死结。一方面,表现马政府正视台湾国土安全与灾难防范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亦可以海上安全合作为契机,不断去塑造两岸互信机制的政策新思维。

  据此,随着两岸目前已经签署的、即将签署的各项协议的推移,不断推动安全环境的逐渐成熟,届时这些“困境”就有可能在将来某个时刻,打开“政策之窗”,转变为政治对话。诚如公共政策学者金登(John W.Kington)的术语,今天面临的“困境”,将来等待时机,“政策之窗”将适时开启。②

  “互信2.0”:合作性安全的战略新理念

  本文主张两岸决策者应透过“互信2.0”的政策行动,回应公众和环境的要求,在当前政治互信不足的条件下,通过构建具体的政策行动,也可以达成政治目标。换言之,政策行动必然是针对那些当下已经存在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是可以“搁置争议”的方式,通过两岸的努力合作可以解决者。就安全互信而言,本文主张海洋安全合作,是一较无争议可以取得两岸双赢的合作平台。

  “两岸互信2.0”源自Web2.0概念。所谓Web2.0版是相对Web1.0版而言的新一类互联网应用的统称。Web2.0更注重用户的交互作用,使用者既是网站内容的浏览者,也是网站内容的制造者。用户不仅仅是在互联飙网,同时也成为波浪制造者;在模式上由单纯的“读”向“写”以及“共同建设”、“共同分享”,由被动地接收互联网资讯向主动双向创造互联网资讯发展,从而更加人性化!③诚如美国奥巴马政府解决公共议题,亦推动官民共同参与的e-government2.0概念,强调“透明、参与、交流、协作”的特色。④

  笔者以上述Web2.0之情境设想,两岸在推动政治与军事互信前提难以前进之时,为避免两岸政治与外交的“零和”游戏困境,以建构主义思路,从低级政治的海上救援、联合反恐和共同保钓研究等出发,循序渐进,逐步建立1+1大于2的“两岸互信2.0”的新思路。因为安全问题不同于政治问题,是两岸共同面对,而且是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如重大自然灾害、核能安全互助、台湾海峡通道安全、东海南海主权维护等,皆非两岸单方一己之力所能解决。

  1990年7月,澳大利亚前外长埃文斯(Paul Evans)依据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The Conference on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模式,提出召开“亚洲安全与合作会议”的倡议,并指出:“未来的亚洲安全结构,应涉及一种全新的体制过程,在亚洲正如在欧洲一样,应有能力形构一种框架,以便陈述和解决安全问题”;1993年9月,Evans进一步阐述合作安全的观念。“合作安全”正是亚太地区在冷战后所形成的一种新的安全观,其强调通过国际合作的途径,预防、遏制国家间的矛盾与争端,并实现国家与地区安全。事实上大陆学者也提出了合作安全观的核心有四个层次:

  1、合作者的包容性:一方面是参与者的包容性,即对于任何一个行为体,不论其观点为何,政体性质如何,在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如何,亦不论其是否参与其他多边论坛,均有参与能力;并强调非国家行为体与国家行为的一致性,均有能力参与合作中的各项过程。另一方面是探究议题的广泛性:合作安全是基于“综合安全”( comprehensive security)的理念,设定对话与讨论议题,因此其所涉及者必然是包含多领域、多层次。

  2、合作过程的渐进性。合作安全是一种广泛的安全取向,在范围上是多向度的,在性质上是渐进的;强调确保而非威吓;是包容性的而非排斥性的;在成员上没有限制;喜好多边主义(multilateral principles)胜于双边主义(bilateral principle);在解决问题上偏好采取非军事解决办法;认为国家是安全体系中的主要行为者,但也接受非国家行为者扮演重要的角色;不要求创立正式的制度,但也不拒绝;此外,亦强调在多边基础上形成的“对话的习惯”。

  3、合作机制的长期性。应定期举行双边对话,因为建立正式的安全对话与合作机制,可以带来长远的利益。

  4、通过合作实现安全。当前海洋安全问题如海上犯罪、海洋污染等问题,已经无法通过单边行为来处理,急需合作处理,共为主体共同采取行为。尤其是在两岸间,海洋合作安全,并不一定要建立正式的或有拘束力的机制或组织,而是可以经由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实现机制化的海洋安全合作。此即本文所谓不断创造两岸共同安全架构的互信2.0政策工具。⑤

  两岸关系如从新现实主义(neo-realism)论述,则强调国家权力与军事力量是国家安全的最佳保障,所以彼此会不断集结资源,追求自身安全,而两岸关系势必由彼此间权力力量的相对层级来决定。如以建构主义(construction principle)观点,则认为通过建构的行为规范、原则以及共同分享的信仰,以便影响和规定行为者间的具体行为,以及如何运用合法手段去获取利益与价值。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