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美日“同盟困境”与安倍权力危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4-22 15:50:15


 
  (二)安倍的权力危机 

  安倍首相基于个人之政治信仰,在施政上致力于摆脱战后体制,实现“正常国家”的建构,安倍以“积极和平主义”包装此政治构想,并以此辩解其未背离战后日本的“和平宪法”。为此,安倍逐步完备配套法律,在2006年初任首相时,通过加强爱国精神教育的《改正教育基本法》与修宪中公民复决程序所需之《国民投票法》。此次,安倍在内阁中组建“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将使日本的政治权力向首相倾斜,改变权力分散与缺乏统一的决策体制之“战后日本政治”。然而,在日本内阁制的运作中,党为重要决策平台,透过党的机制,首相与“党三役” 分享权力,形成政策共识,而内阁会议往往沦为“仪式性”的形式,将党的政策转化为内阁提案送交国会审议。日本成立国安会后,决策核心往首相官邸挪移,首相官邸除成为外交、安保领域的“司令塔”外,是否旁及与国家安全相关之财经、社会各项政策值得后续观察。

  此外,集大权于一身的首相与过去分享权力之“党三役”间的关系亦为观察重点。目前担任自民党干事长之石破茂 ,曾任防卫厅长官及防卫大臣,为自民党内少数之“防卫族”国会议员,但在国安会机制下,难以插手外交、安保政策,致使与安倍首相间的关系微妙。因此,如何磨合党的政策决策机制与新设之国安会考验着安倍与自民党众山头的政治智慧,亦攸关日本国安会运作之成败。
     
  (三)结语 

  当前日中关系较之2005年,因小泉纯一郎首相连年参拜靖国神社,以及篡改历史教科书问题,引发中国大陆之“反日”风潮的状况更形严峻。在安倍首相任内,日中关系不仅改善无望,且双方具“主权”意涵之政务官的对话将中断,待安倍首相声望下挫,“右倾化”言行的社会支持弱化之际,始会重开为双边关系改善铺平道路之非正式管道接触,摸索“后安倍内阁时代”重开日中关系之可能性。换言之,安倍首相虽一再向习近平喊话,日、中对话的大门敞开,但习近平将相应不理。此外,在克里米亚危机后,美国将尽力维持日、中斗而不破的局面,强化“美日同盟”与摸索“新型大国关系”兼容并蓄,勉力推进“再平衡”战略。

  再者,内阁制的日本其事权素来分散,首相亦仅为仅为“被公推之代表”的角色,职司协调的首脑机制,能否藉由日本版的国安会将首相蜕变更具权力的政治人物,而使日本政治朝向“类总统制”转型,仍充满党内、外及民意的挑战,而安倍首相能否克服这些挑战,亦左右松绑“集体自卫权行使”之成败。

  (来源:中央网路报/国民党中央政策委员会大陆情势双周报第1664期)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