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冀文林成长史:父亲临终前嘱咐“不要贪”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7-04 10:16:22


 
  “不知道能这样瞒到个什么时候。早知道这样,当年不如在家老老实实做个庄户人。”说罢,二姐冀翠云哽咽失声。
 
  出身
 
  凉城县向西23公里是古镇永兴。冀文林出生在距离镇上1公里的西驼厂村。当地人把砖砌的屋叫做房,而土坯垒成的屋舍只能叫做“土窑”。日后官至副省长的冀文林,就是在一个三间土窑构成的屋舍里长大。冀文林的父母都是农民,而且“大大(父亲)亲兄弟四个”、“姥姥家的舅舅、姨姨”也都是农民。最早父母手里只有2亩2分地,靠种玉米和土豆养活一家人。
 
  冀文林1966年7月出生,上有两姐姐和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在家中行四。孩提时代的冀文林,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脑袋好使唤”。在邻村发小赵永中眼里,冀文林小时候很“滑头”。“小的时候,如果他跟别人发生啥矛盾,他很快就能摆平,把关系处理好。”
 
  在粮食短缺、忍饥挨饿的困难年代,“滑头”的本事曾派上过用场。二姐回忆,一次冀文林趁三弟贪玩,偷偷把弟弟的土豆塞进了自己嘴里,事情败露后他又给弟弟吐出来说:“二哥哄你玩呢。”
 
  那时老家的人没有想到,机灵圆滑、会处关系,这些素质后来被冀文林一路带进了官场,并用在了“秘书”的工作岗位上。
 
  牺牲
 
  到了学龄,大哥冀文俊和冀文林兄弟俩成了父亲重点培养的对象。据家人回忆,冀文林慢慢开始对“学文”产生了浓厚兴趣。兄弟俩常常四处去借文学名著来读,据称《茶花女》、《红与黑》、《基督山伯爵》、《战争与和平》都在冀文林的书单中。书借来后冀文林还常常废寝忘食,为了不打扰在一张大炕上睡着的其余六口人,他就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由于文学底子好,中学时代的冀文林甚至还曾被班主任夸为“现代小鲁迅”。
 
  “脑袋好使唤”加上勤奋,让冀文林在高考中取得了近490分,名列全县第三。填报志愿时,全家因为没有一个识文断字的人能拿主意,最终冀文林自己决定了命运——去当时的武汉地质学院,原因是觉得这个“毕业出来进矿上,能多挣钱养家”。
 
  在大学时代,供冀文林读书的重担依然压得冀家喘不过气来:两个姐姐放弃学业和父母在生产队挣工分养家,到了出嫁年龄也不敢出嫁,为的就是在家劳作,供弟弟们上学。冀文林去武汉前,家里的各路亲友都或多或少送来了粮票,作为对这个“缺粮户”的最大支援;大姐二姐还给做了几双鞋,塞进了二弟弟的行囊;为了置办一身像样的衣服,冀文林自己也跑去“北山”上和舅舅一起刨药材卖钱。
 
  这之后,全家依然在打着供大学生读书这场消耗战。据大哥冀文俊回忆,每学年开学之前的两个月,冀父就开始主动四处帮别人家干活,目的是先在这些人家做个人情。“然后,我父亲这么要面子的人,就得这家借20,那家借30,给我弟弟凑学费。”大哥现在想起来还感慨颇深。在他印象中,父亲总是一副“劳动得很乏”的样子,而且冬天只有一条单裤的他,必须要不停地活动起来干活,才能给自己保暖。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