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戚嘉林:台湾为何要与大陆统一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2-11 11:24:22


戚嘉林统盟演讲。
  中评社台北2月11日电(作者 戚嘉林)对今天的台湾社会来说,众所周知,最敏感的问题之一就是统独问题。就台湾的统派而言,也可说是对岛内的中国统一运动而言,其发展重点不外“统一理论”与“统一组织”,二者相辅相成,前者是后者的信念基础。在统一理论(论述)方面,有论者认为台湾统派缺乏统一论述,惟亦有论者不以为然,可谓见仁见智。惟有识者以“台湾为何要与大陆统一?”问题就教,这也是“中国统一联盟”核心宗旨缘由,本文乃试就此题,自感性与理性两个面向,连结台湾主体,为文论述,抛砖引玉,期与方家识者共襄丰富“统一理论”的内涵。

  统一的民族感情 

  以前早就有人曾经提出同样的问题,1986年9月2日,邓小平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六十分钟(Sixty Minutes)节目记者华莱士(Mike Wallace)的访问。Wallace突然问邓小平,台湾有什么必要同大陆统一?邓小平回答:“这首先是个民族问题,民族感情的问题。凡是中华民族子孙,都希望中国能统一,分裂状况是违背民族意志的”。作为国家领导人,邓小平自国族历史的高度,简短明快的回答了Mike Wallace的提问。

  邓小平对统一的感情,我们可以“同理心”瞭解。道理很简单,就如同我们台湾社会绝不允许屏东和花莲独立一样。在感情上,台湾社会不可能让屏东和花莲独立,就如同大陆社会不可能让台湾独立一样。当然,关于屏东和花莲的独立论述,乍听之下,大家以为是天方夜谭。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这样的论述在历史上是曾出现过的,那就是日本曾以屏东和花莲等少数民族地区是清朝“化外之地”“政教不及”之处为由(意即日本诠释该地是清朝行政权不及之处,故其不属于中国台湾),于1874年出兵侵略我国台湾的屏东恒春。当时,这种屏东和花莲不属于福建台湾府治理的分离论述,遭到包括台湾在内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最后中央自内地调遣我国最精锐的淮军十三营洋枪队6,500人增援台湾,以临战之势威慑,逼退日本。

  民族主义

  因此,大陆社会绝不会允许台湾自中土分离出去,就如同台湾社会绝不会允许屏东和花莲自台湾分离出去一样,二者都是感性的反应,是一个蕴含民族认同的感性问题,也就是政治学教科书上所说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
  
  现代民族主义大约是18世纪首先出现在欧洲,民族主义有许多不同的意含,致使其观念混杂。因为民族主义本质涉及共同的历史传承、共同的血缘纽带、甚至共同的文化底蕴,故民族主义的内涵是很复雓,很难予以精确的定义,学术界至今也没有令人满意的标准定义。民族主义有如刃的两面,如果从不同的历史与社会角度切入,则民族主义有不同的面向,尤其是族群民族主义(ethnic nationalism),它将族群认同无限上纲,从而将族群民族主义异化成分离主义。但另一方面,民族主义亦使民族菁英为其民族复兴献身奋斗,外敌入侵时甚至催生更强烈的国族认同。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