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中國若開鑿克拉運河會有四大風險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5-23 09:23:32


  有關泰國克拉運河的消息總會引發各方關注。日前中泰簽署克拉運河項目合作備忘錄之事就成了輿論焦點。儘管兩國外交部門均已否定雙方政府參與該項目,但對項目計劃本身並未否定。換言之,項目計劃是存在的,不過是民間行為。

  簽署項目合作備忘錄的是雙方的兩家公司。中方公司名叫中泰克拉基礎設施投資開發有限公司,泰方公司名叫亞洲聯合投資集團,據悉中方公司剛成立不久,從名字來看,好像是專為克拉運河量身定做;後者的董事局主席為泰國三軍總司令、前總理兼國防部長察哇立 榮齋育上將。而這次簽約,泰王室還派了秘書長派雍 素瑪少將過來。這無疑也會使人聯想到泰國的官方背景。

  要談克拉運河就不能不提馬六甲海峽,輿論之所以對克拉運河高度關注,和中國面臨的“馬六甲困局”密不可分。也就是說,沒有後者就沒有前者,至少對中國來說是這樣。

  所謂“馬六甲困局”,是指作為中國海上生命線的馬六甲海峽一旦出現意外,將給中國的能源安全造成極大隱患,並進而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安全。這裡的“意外”,既可能是對中國商船的恐怖襲擊,更可能是中國和扼守馬六甲海峽的相關國家的軍事衝突。

  中國目前已超美成為世界最大的能源進口國,而高達八成的能源進口要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在世界幾大海峽中,馬六甲海峽附近海域向來是海盜活動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鑒於當前恐怖形勢嚴峻,不排除恐怖分子與海盜聯手進行恐怖活動,威脅中國的海上運輸線。

  不過,如有恐怖威脅的話,並非只針對中國,而且不論它針對誰,都會引起國際社會的聯手打擊。“馬六甲困局”更主要表現在或者實際是指中國與相關國家的海上衝突。一直以來,馬六甲海峽是由三個主權國家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尼共同管理。中國和三國關係良好,問題是,其背後有美國的影子。在美國的全球戰略中,馬六甲海峽是必須控制的世界16大咽喉水道之一。美國和新加坡還有密切的軍事合作關係,在新加坡部署了美軍最先進的戰鬥機,這意味著該地區被置於美國軍事力量控制之下。在非常時刻,從而將中國商船置於美軍的威脅之下。這種概率並非沒有,從現在來看,似乎越來越大。隨著中國崛起和在南海的強硬維權行為,中美直接發生海上衝突的可能性乃至局部戰爭是存在的。鑒於中國的海軍力量還不是很強大,美國一旦封鎖海上通道,控制馬六甲海峽,等於掐住了中國能源的脖子和經濟命脈,那麼,戰爭尚未開始,中國敗局就幾乎注定。

  因此,對“馬六甲困局”,中國是如芒在背,如鯁在喉,在中美競爭的背景下,它始終對中國的能源、經濟乃至軍事政治安全構成極大威脅。明白了這點,就不理解中國人為什麼對克拉運河傾注熱情了,它是中國擺脫對馬六甲海峽依賴的替代路線,不但有重大的戰略價值,而且經濟價值也不菲。運河一旦開通,由於不必繞道馬六甲進入南海,縮短航程1200多公里,有利於加強中國與東南亞、中東、非洲、歐洲各國的貿易往來,特別是和東南亞的泰國、越南和緬甸等國會形成緊密的經貿聯繫。

  但另一面,由於運河涉及到地緣戰略和地區安全,相關國家對運河開鑿的敏感可想而知。因此,中國如果開鑿運河風險也很大,表現在以下幾點:一是克拉運河會讓新、馬和印尼三國的經濟收益和安全地位下降,對它們造成直接衝擊,從而有損中國和三國的關係。印尼是東盟老大,對東盟走向有著決定性影響,馬來西亞在東盟也有著重要影響,這兩國目前和中國的關係總體還不錯,一旦中國決定開鑿運河,可能會影響同上述兩國的關係。鑒於兩國也是南海聲索國,有可能會進一步激化南海局勢。至於新加坡,則可能和美國發展更緊密的軍事關係。二是運河開通後,由於要收取昂貴的通航費,過往船只或許不如預期那麼多。三是從經濟角度考慮,運河的最大收益者也可能不是中國,而是日本,所以日本對開鑿克拉運河像中國一樣積極,如果不是更積極的話。

  除了這三類風險外,當事國泰國政局變化的風險也必須考慮進去。修建克拉運河是一個長期項目,據估計最快也要7年,而近年泰國政治局勢不穩,政府更迭頻繁,這無疑會影響到項目進度。如果中間出現不測事件,有可能對中國就是一個陷阱。另外,泰國民眾對興建運河也態度不一。早前調查顯示,泰國只有3成民眾支持興建此運河,至少4成反對,主要是擔心工程可能造成泰國政治動蕩,包含破壞生態和政府貪污。因此,考量到上述風險,目前在中國學者中,對是否興建克拉運河有爭議,一些專家認為開鑿克拉運河是個燙手山芋,必須慎重,前期要做好扎實的評估和論證工作。

  如前所述,鑒於克拉運河項目的敏感性,無論中國是否已經決定和泰國共同開鑿,都應該以民間而非政府的形式推進,以降低項目對相關國家的刺激。因為一旦中國政府表態參與了該項目,就意味著中國已經在規劃未來和美國的攤派,勢必引起美國警覺,從而使得美國採取行動干擾乃至破壞項目,最可能是對泰國政府施壓,取消該工程。泰國政壇的親美勢力還很大,美國有能力迫使泰國放棄該項目。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外交部和駐泰使館否認政府參與的原因。但如果民間來做,政府則樂觀其成。當然,這並不表明中國政府不會插手項目,政府的角色是隱居幕後。對泰國來說,若泰國政府一旦決定和中國合作,共同開鑿運河,則意味著泰國全面倒向中國,故中國需要對泰國作出包括反恐在內的安全承諾。

  當下而言,在東盟諸國中,泰國相對對華態度友好,修建克拉運河能夠為泰國帶來大量就業,建成後繁忙的航運又能為其帶來巨大經濟效益,促進泰經濟發展,另外,也有助於抑制東南亞穆斯林對泰國的擴張。泰國是一個佛教國家,穆斯林在泰國雖然人數不多,且位於其南部,但馬來西亞和印尼卻是穆斯林國家,所以泰國也感受到穆斯林擴張的威脅,而穆斯林要經過陸地北上,克拉運河是必經之路,因此克拉運河的興建,會將穆斯林在東南亞的擴張阻在運河以南。故而泰國同意和中國共同開鑿克拉運河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隨著中國海外利益遍布全球,保障資本和能源安全成為一項緊迫任務。根本上說,它有賴於一支強大的海軍。若中國能夠建設一支足以讓美國和其它勢力為了獲得制海權而付出沉重代價的海軍,將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馬六甲困局”。但這是一個長期任務,而且不一定能夠建成。眼下中國海軍在規模、力量和技術上與許多國家還存在很大差距,所以破解“馬六甲困局”,需要在印度洋尋找安全的出海口和海上通道。克拉運河是其中的一個選項。

  來源:和訊網   作者:鄧聿文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