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華農發現“超超級細菌” 抗生素束手無策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6-11-29 11:42:06


  中評社北京11月29日電/一個號稱讓所有抗生素藥物都束手無策的“超超級細菌”日前登上了醫學領域的熱搜榜,成了臨床治療的一項巨大挑戰。華南農業大學國家獸醫微生物耐藥性風險評估實驗室科研人員在一只患病寵物貓身上發現一株大腸杆菌,該大腸杆菌攜帶了一個雜合質粒,可使菌株對碳青黴烯類和粘菌素兩種藥物同時耐藥。“碳青黴烯類抗菌藥是臨床治療多重耐藥革蘭氏陰性菌感染最重要的抗菌藥之一,一旦碳青黴烯類藥物失效,粘菌素可作為有力補充。”華農獸醫學院國家獸醫微生物耐藥性風險評估實驗室孫堅副教授介紹,由於抗菌能力強,粘菌素也一直被視為人類抵抗耐藥菌的“最後一道防線”。

  2009年,在印度新德里發現的碳青黴烯酶NDM-1,雖然僅僅攜帶了一個耐藥基因,其卻能抵抗所有的β-內醯胺類抗生素,如青黴素、頭孢菌素和碳青黴烯類等藥物,因此得名“超級細菌”。2015年底,華農國家獸醫微生物耐藥性風險評估實驗室則在中國境內的動物和人醫臨床菌株中發現了粘菌素耐藥基因mcr-1。“‘超超級細菌’則是前兩類‘超級細菌’耐藥基因的雜合和重組。”孫堅解釋。

  細菌感染是人類死亡的第一殺手,人類對於這種“超超級細菌”是否真的完全束手無策呢?孫堅表示,實際上,“超超級細菌”對所有抗生素都耐藥的說法並不準確,它是一種“泛耐藥細菌”,即細菌對常用抗菌藥物幾乎全部耐藥,而並非“全耐藥細菌”。就目前情況來看,利用常規治療手段對付“超超級細菌”已沒了效果,因而,科學家對非常規治療手段則給予期望。

  質粒的水平轉移是導致耐藥性泛濫的一個主要原因。質粒是常見的一種基因轉運載體,它可以在不同細菌之間相互傳播。“比如一個質粒攜帶AB兩種抗生素的耐藥基因,另一個質粒攜帶CD兩種抗生素的耐藥基因,兩種質粒的雜合便同時對ABCD四種抗生素耐藥。”華南農大劉雅紅教授團隊通過進一步的分子生物學研究發現,在分離出的這株大腸杆菌中不僅同時攜帶blaNDM-5和mcr-1兩個耐藥基因,且兩個基因同時位於一個可接合轉移的雜合質粒中。基於此,研究團隊提出了雜合質粒形成的模型。這種雜合的方式尚屬首次發現,為後續進一步研究相似的雜合質粒提供了可行的範本。
 


【 第1頁 第2頁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