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朱雋:不認同人民幣會經歷巨大調整的觀點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2-17 08:02:25


  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司長朱雋15日接受中國證券報獨家專訪時表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從高點6.05到目前已回調13%左右,調整幅度業已不少。當前中國國際收支不屬於嚴重失衡,不認同人民幣會經歷巨大調整的觀點。資本流動受匯率預期的影響比較大,也受到很多投機因素影響。而投機力量可以自我實現。隨著人民幣匯率趨向均衡點,理性預期會逐漸占據主流。從基本面因素來看,決定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主要是經常項目,資本項目雖也可能在短期影響匯率走勢,但其在某些程度上受預期、心理因素影響,波動性比較大。總體上看,國際國內外匯市場上看空人民幣的力量近來已大幅減弱。

  中國證券報:近期,關於國際收支失衡和資本流出,國內外學術界和市場人士做了很多的研究,有些機構還特別歸納了阿根廷、俄羅斯、埃及、哈薩克斯坦等國匯率和國際收支經若干階段的調整最終不得不以貨幣大幅貶值來恢復國際收支平衡和穩定的歷程。不過,這些規律是否能拿來類推中國的情況存在爭議。有觀點認為,從這些國際經驗來看,人民幣匯率可能也要經歷巨大調整才能實現穩定。請問您怎麼看?

  朱雋:國際收支失衡分嚴重失衡和輕度失衡兩種,實踐中雖不乏國際收支嚴重失衡的案例,但也存在很多國際收支的輕度失衡並成功調整的案例,且往往未給外界留下深刻的記憶。在國際收支輕度失衡的情況下,一國也會面臨如何調整的痛苦和選擇,但整體上調整不至於過於劇烈,也不見得必須走過幾個特定的階段。例如,亞洲金融風波期間,一些知名經濟學家建議人民幣大幅貶值,中國未接受,中國國際收支也經歷了調整,但幅度並不大。

  就目前情況來看,中國國際收支有以下特點:一是在2002-2014年國際收支盈餘的積累過程中人民幣漸進式升值,到2014年下半年人民幣升值出現一定的過衝現象,但幅度不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曾達到6.05的高點,此後回落,截至目前已回調13%左右,調整幅度業已不少。二是從國際收支平衡狀態來看,當前中國貨物貿易仍存在較大順差,服務貿易有些逆差,經常項目總體保持較大順差,國際收支狀況整體良好。而前述若干國家都曾在失衡階段出現巨大經常項目逆差,匯率遠離均衡點。總的來看,我們認為當前中國國際收支不屬於嚴重失衡,不認同人民幣會經歷巨大調整的觀點。

  中國證券報:說到中國國際收支失衡的程度,的確有不同的觀點。請問您怎麼分析和判斷?

  朱雋:從基本面因素來看,決定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主要是經常項目,資本項目雖也可能在短期影響匯率走勢,但其在某些程度上受預期、心理因素影響,波動性比較大。因此,在評估和計算國際收支調整所需的人民幣匯率調整幅度時,還是應以經常項目為主要依據。

  在經常項目下,中國當前仍有較大順差。當然也有一些階段性流出因素,如中國有大量的外商直接投資,許多外商直接投資企業在過去一段時間內不分紅或分紅不匯回,積累了一些待分配收益,近兩年較多匯出。

  在資本項目下,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FDI)和對外直接投資(ODI)差距已不大。2015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1260多億美元,同期對外直接投資(不含金融類直接投資)接近1200億美元;2016年,對外直接投資超過實際利用外資約440億美元。中國正在完善相關政策,積極利用外資,同時加強對外直接投資指導,預計FDI和ODI會保持大體平衡。

  中國證券報:如何看待近期中國資本流出較多、“走出去”步伐較快、服務貿易逆差較大?這些不平衡因素會持續下去嗎?

  朱雋:在從封閉經濟走向開放經濟的過程中,中國最開始是開放貿易,投資“走出去”是近十多年來才剛開始。過去,中國企業缺少“走出去”的知識和經驗,隨著近年來慢慢開始了解國外的法律,掌握各種投資機會,企業“走出去”熱情出現大幅升溫。這不排除有跟風的現象,會適時冷卻並回歸正常。中國人出去旅遊、求學也存在類似的短期過熱和跟風現象,不見得持續高漲。因此,在評估中國國際收支狀況時,不應把開放過程中一些階段性因素視為長期趨勢。

  此外,就資本項目來看,資本流動受匯率預期的影響比較大,也受到很多投機因素影響。而投機力量可以自我實現。隨著人民幣匯率趨向均衡點,理性預期會逐漸占據主流。

  同時,近期的資本流動也有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中國營商環境等的信心問題。中國已注意到信心問題,已出台一些政策鼓勵私營企業發展,加強產權保護,改善營商環境,為內外資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就證券投資而言,從上海自貿區到其他自貿區,中國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正處在逐漸放寬的過程中。同時,中國正在持續推進結構性改革,不斷尋找和挖掘自我優勢。總體看,中國對投資仍有持續的吸引力。評估中國國際收支調整應有中長期視角,不能局限於某些階段性因素。從中長期來看,中國國際收支會保持基本平衡的狀態。

  中國證券報:個別媒體報道近期中國加強了外匯管制,應怎麼理解監管當局採取的相關措施?

  朱雋:持續、大幅實施外匯管制並非有效的方式,對此我們有非常清醒的認識。針對國際收支中存在的問題,如洗錢、舞弊、國際收支申報不真實、假借經常項目之名行資本項目之實、非理性境外投資衝動等,中國近來採取的措施主要包括加強真實性、透明度審查,加強反洗錢監管,進行產業政策指導等,是落實並執行好現行的政策和管理辦法,並非加大外匯管制。正如潘功勝副行長近日所說,“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中國將繼續加強跨境資金流動監測預警,完善和規範外匯市場秩序,確保交易真實合規,在改革開放總原則下堅守風險底線,保持國際收支基本平衡,服務實體經濟發展。

  中國證券報: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政策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美元指數波動較大。近期離岸人民幣有所升值,這對人民幣匯率、國際收支的調整意味著什麼?

  朱雋:特朗普上台帶來的不確定性的確較大,美元指數波動也在加大,市場存在較強的觀望情緒。總體上看,國際國內外匯市場上看空人民幣的力量近來已大幅減弱。對人民幣和中國資本外流一度存在的悲觀看法也不再像過去那樣盛行。當然,外匯市場上有些投資者已經在人民幣貶值方向押了不少賭注。他們當然不希望輸掉,因此也在向市場灌輸一種觀點,說中國也會步阿根廷、俄羅斯和埃及等國後塵,必將經過劇烈調整才能得以重生。我們認為這有很大的誤導性,所以在前面也闡述了對此問題的分析,強調應更全面地研究各種國際經驗以及中國經濟的基本面,美國新內閣的政策體系也會日益明朗化,相信經濟金融界和市場人士會得出全面客觀的判斷。

  來源:中國證券報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