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解決“棄風棄光”問題刻不容緩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2-17 08:09:14


  中評社北京2月17日電/過去5年,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取得長足發展,新能源裝機與發電一躍成為世界第一。2011年,中國風電裝機46GW,光伏裝機2GW;當時世界可再生能源的“領頭羊”德國,風電裝機29GW,光伏裝機24GW。至2016年年末,中國風電裝機已經達到149GW,光伏裝機達到77GW,同期德國風電裝機49GW,光伏裝機40GW。2016年全年,中國並網風力發電占總發電量的4.0%,並網光伏發電占比為1.1%。

  無論發展規模、發展速度,還是整個新能源發電產業鏈,中國在世界上都處於領先位置。

  中國證券報發表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文章表示,不過,隨著裝機規模劇增,“棄風棄光”成為中國新能源發展的核心問題。2015年,中國棄風棄光總量為386億千瓦時,棄風棄光率為14.6%。2016年1-6月,中國棄風棄光總量即達371億千瓦時,接近2015年全年水平,棄風棄光率為19.6%。同比例折算,2016年全年,中國棄風棄光高達700億千瓦時。從發電小時數上看,2011年-2016年,風光發電小時數基本呈逐年下降的趨勢,風電小時數從2011年的1920小時下降到2016年的1742小時,光伏從2013年的1368小時下降到2015年的1133小時。

  中國棄風棄光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區。2015年西北地區棄風棄光量占全國棄風棄光的八成,2016年上半年占全國一半。棄風率高於棄光率,2016年上半年,西北地區風電上網244億千瓦時,棄風155億千瓦時,棄風率高達39%。

  文章分析,綜合考慮中國的棄風棄光問題,總結出幾點結論:

  首先,棄風棄光毫無疑問是巨大的資源浪費。2016年上半年,中國棄風棄光總量已經占到總發電量的1.3%。以2016年預期棄風棄光700億千瓦時計,這大約相當於丟棄了2900萬個家庭一年的基本用電量,丟棄了中國整個建築行業的用電量;約相當於丟棄了吉林省全年用電量,或丟棄了上海市全年用電量的一半;約相當於丟棄了瑞士或奧地利一整年的用電量(世界排名40位);約相當於丟棄了四個葛洲壩,或是1.5個大亞灣核電站;中國棄風棄光總量約相當於德國全年光伏發電量的兩倍。

  其次,棄風棄光數據顯示的是未上網電量與發出電量之比,而如果將比較參數替換為理論發電能力,姑且將這一比例稱為風光實際棄置率,那麼這一數據將更高於統計披露的棄風棄光率。

  以風電為例,簡單將2011年的發電小時數1920小時設為理論發電能力,那麼2015年理論風電實際棄置率將高達35%。

  以光伏為例,即使將國家規定的保障收購小時數1500小時設為理論發電能力,2015年光伏理論棄置率就將高達40%。因此,與發電最大潛力相比,中國風電與光伏風電的實際利用效率很可能僅有六成。

  追根究底,中國棄風棄光問題的核心矛盾在於發電與負荷的空間不匹配。西北地區可再生能源禀賦豐富,而用電需求有限,在外送通道仍需發展的情況下,無法大規模消納本地區新能源發電。從理論上說,由於風光發電具有波動性,其發電占比10%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分水嶺。當新能源發電占比10%時,其峰值發電值可能超過實時負荷的50%,消納特別是基於火電系統消納十分困難。棄風棄光問題最嚴重的甘肅、寧夏與內蒙古等地區,2015年新能源發電占比都超過15%。

  另外,許多人將中國與德國對比,質問為何德國就能夠較好地消納比例更高的可再生發電。一方面看,德國背靠歐洲大電網,發電品種多樣化,且有靈活的價格機制調節,其消納問題大概只能與中國的省區消納問題比擬。另一方面必須要看到,德國實現大比例可再生能源利用的代價是昂貴的電力費用。德國可再生能源附加費逐年上升,2016年為0.06354歐元/千瓦時,約合人民幣0.5元。對於這一費用,德國民眾抗議,德國政府也已承諾削減。而中國的可再生附加費僅為1.9分,如果中國的電費也能夠提高幾毛錢之多,消納問題很大程度上應該可以迎刃而解。因此,需要將棄風棄光問題放在中國的大環境中綜合考慮。

  文章提出,解決中國棄風棄光問題,需要做到以下幾點:

  第一,在可再生能源上,中國需要有自信。中國已是可再生能源發電第一大國,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消納過如此大規模而集中的新能源發電。中國新能源需要從模仿、學習向創新、開拓轉變,走出一條自己的發展之路。

  第二,需要在大環境下審視棄風棄光問題。近年來,棄風棄光的同時,火電等主要發電品種發電小時數也逐年降低,這與中國經濟發展階段、能源結構改革的大環境是分不開的。中國不但需要解決能源結構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平衡波動的能源需求。快速發展過程中,大幅度過剩與短缺都是必然現象,棄風棄光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目前大幅度電力過剩。因此,解決棄風棄光不是一個短期的過程,也不會是一勞永逸的,需要從更高更全局的角度綜合考慮。

  第三,解決棄風棄光問題,根本手段上還是要嚴格執行規劃。需要根據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大力發展抽水蓄能、調峰氣電、熱電靈活性改造等消納手段。需要進一步促進可再生發電跨區消納,在繼續建設電力外送通道的同時,國家需要對跨區消納開展更強有力的統籌與安排。

  第四,新能源發電特別是光伏發展重點應逐步向分布式傾斜,向東中部地區傾斜。一方面,東中部地區電力需求旺盛,更能夠承載更大量的新能源發電;另一方面,在西北地區棄風棄光問題不可能馬上解決的情況下,東部地區分布式的實際收益反而可能高於西北地區。對光伏來說,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重點再次落在分布式上,期望能夠確實落實。這也需要提前布局電池儲能等儲能技術,以及圍繞微網、電動汽車的智能高效的負荷管理策略。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