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仔細測算資管的風險“影子”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3-20 09:11:12


  中評社北京3月20日電/近年來,以資產管理業務為主要內容的中國影子銀行發展較為迅猛。而金融分業監管體制下的監管套利、監管真空,一定程度加劇了金融風險的聚集,亟待金融監管政策的統一。兩會期間,資產管理統一監管的方向得到了金融管理當局的確認。這標誌著中國百萬億元資管市場即將步入規範運行的軌道,資管產品風險的“影子”有望縮短。在這個過程中,需要有效防控資管業務風險的釋放。

  證券時報發表經濟學博士項崢文章稱,按照市場估計,目前中國總體資產管理業務規模在100萬億元。雖然很多業務屬於相互嵌套,存在重複統計,但資金體量當在數十萬億元規模,已經具備對金融市場運行的系統性影響力。2016年末,中國商業銀行理財規模在30萬億元的體量,約為M2的1/5。這些年來,以商業銀行理財業務、信托計劃、券商資產管理計劃、基金子公司資產管理計劃、私募基金為主要代表的資產管理市場迅速崛起與發展,雖然相當部分資金通過各種形式流向社會融資,但各種違規操作不斷,操作風險時有發生,已經成為金融機構表外業務風險的重要集中地。而金融分業監管形成的監管套利和監管真空,難以有效規範跨市場運作的資產管理業務,金融風險出現跨市場傳染的可能性顯著上升。

  當前金融市場典型資產管理業務,涉及各種類型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工具,不僅打通了金融風險在銀行、證券、保險之間的傳播通道,而且借助銀行表內同業投資,打通了金融風險在銀行表內、表外傳播的通道。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數據,截至2016年末證券公司資產管理業務中,2.48萬只資管產品合計資產規模為17.58萬億元,其中定向資管計劃資產(一般定向是通道業務)規模為14.69萬億元,通道占比高達83.56%。無論是商業銀行理財業務,還是證券公司、基金子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賃公司資產管理業務,涉及到多個跨行業主體,聯結多個金融市場,已經構成威脅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的重要隱患。因此,在規範與發展的過程中,需要對相關金融風險的釋放做好充足估計,控制好資管市場規範可能引發的局部風險釋放。

  文章分析,一是充足估算底層資產信用風險。截至2016年12月末,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74%。但從資產管理業務信息披露看,資產管理業務形成的資產質量要遠遠好於商業銀行表內信貸資產。資產管理產品底層資產不透明,特別是部分非銀行系金融機構大量運作間接融資業務,信用經營能力不足,信用風險管理薄弱,容易造成信用風險的聚集。目前,表外資產管理市場監管不足,通過資產管理產品滾動發行可以承接已經出現風險信號的資產,導致信用風險被人為隱匿,存在較大的風險隱患。在規範資管市場進程中,需要高度關注資管產品底層資產信用風險的集中暴露。一些過去經常用來隱匿資管產品信用風險的做法被禁止後,有可能導致風險集中釋放,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二是充分測算對債券市場的影響。債券資產主要包括國債、地方政府債、央票、政府支持機構債券、政策性金融債和信用債。截至2016年6月末,中國商業銀行理財資產配置債券的比例高達40.42%,約為10.67萬億元。其中,理財資產配置信用債的比例達28.96%。隨著美聯儲去年12月第二次加息,目前發達經濟體國債收益率均出現了上升現象,導致債券市場交易價格下跌。去年中國債券市場也出現了大幅波動,國債期貨價格一度出現跌停。而通貨膨脹形勢出現拐點,預示著全球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空間日益狹小,全球金融市場波動風險增加,值得高度關注。而資管產品去杠杆、去通道,以及規範委外業務的要求,有可能對債券市場價格和交易量產生一定影響,對此需要有充足估計。

  三是充分查清資產管理業務期限錯配的流動性風險隱患。流動性是金融市場運行與發展的首要目標,金融市場上各種各樣風險因素無論如何演變最終將歸結為流動性風險。應該看到,期限轉換是金融中介的重要功能。資金來源與運用在期限上的完全匹配,既不符合金融業經營實際,也不符合金融中介的功能要求。事實上,期限錯配所形成的套利空間恰恰是金融中介利潤的主要來源。但這並不意味著金融機構可以無限擴大期限錯配的空間。基於流動性管理需求,抑或是金融監管當局防止負外部效應,都要求對金融機構的期限錯配程度進行限制,如流動性比例、流動性覆蓋率、淨穩定資金比例等等。但資產管理業務原則上沒有強制性約束,特別是當前資產管理業務事實上存在滾動發行機制,因而期限錯配程度超過了表內的資產負債錯配。就以公眾最為熟悉的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為例,資金來源短期化和資金運用長期化的矛盾較為明顯,存在較大的流動性風險隱患。若未來打破資產管理產品的剛性兌付,而部分機構流動性安排不合理,有可能會引發流動性風險,對此也需要予以充分估計,做好風險應急預案。

  當然,充足估計資管市場規範可能帶來的金融風險釋放,並不意味著可以繼續容忍當前中國資產管理市場盛行的不規範操作和道德風險。從治理角度分析,金融風險從來都是被分散而不會自動消失。因此,在中央銀行牽頭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下,加快建立資產管理業務的全面監管框架,充分估測資管市場的風險“影子”,做好風險應急預案,強化跨區域、跨機構監管合作,嚴厲處罰違法違規經營,實施“穿透式”信息報送,牢牢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