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證券市場制度改革當與法治建設同步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3-21 07:53:27


  中評社北京3月21日電/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副秘書長、發言人傅瑩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根據目前的安排,《證券法》修改稿下月將遞交人大審議。這意味著修訂後的《證券法》年內出台可期。

  上海證券報發表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左曉蕾文章表示,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依法治國”主基調,“依法治市”是中國證券市場根本之道。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推動證券市場的許多制度性改革,如IPO改革,內幕交易稽查制度,投資者保護機制,過度投機行為管理等。中國證券市場進步顯著,但仍有不盡如人意之處,有些“死結”依然無法化解,在一些地方,“潛規則”甚至取代了“顯規則”。

  中國證券市場制度性改革步履維艱,法律體系不健全,“法治”不到位,制度規則缺乏法律保障是根本原因。四中全會《決定》指出,“實現立法和改革政策相銜接,做到重大改革於法有據,立法主動適應改革和經濟社會法制需要”,“對不適應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規,要及時修改和廢止。”證券市場的制度改革要與法治建設同步,就須從根本上改善市場的“三公”秩序,讓市場化配置資源發揮決定作用。

  文章分析,《證券法》修改應以推動證券市場為實體經濟服務為基點。為此,《證券法》的修改的前提假設和正確程序非常重要。

  證券市場並不是亞當•斯密描述的以實體商品經濟為主的市場,也不同於一般的服務業市場。以華盛頓共識為基礎的華爾街基本行為模式,放鬆監管,推動金融資本與直接投資資本一樣的自由流動的金融全球化,已使證券市場日益脫離實體經濟,虛擬金融活動在帶來越來越高收益的同時,也使風險變得越來越高。2008年華爾街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就是虛擬金融活動製造的百年不遇的災難。這些年來中國推動金融資本自由流動的活動也越來越多,不規則金融活動在頻頻挑戰系統風險底線。就此而言,中國證券市場進一步營造和加強法制化環境的必要性大增。

  證券市場“依法治市”的核心應通過“法治”推進制度性建設,理順證券市場投資人、發行人、中介機構及所有的參與主體之間的關係,使各方的“權益”得到保護,不法行為受到法律剛性約束和制裁,“三公”市場秩序得到有效的實質性改善。《證券法》是證券市場法治的基礎,《證券法》修改稿當堅持用法律來管理高風險市場的基本原則,讓金融資本在千方百計最大化自身利益的過程中,充分釋放對推動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有積極作用的正能量,以嚴格法律體系對金融資本可能傷害他人和社會利益的活動嚴加約束,加強“三公”市場秩序建設,使市場參與主體公平分享效率提升帶來的利益增長。

  四中全會《決定》提出“健全依法決策機制。把公眾參與、專家論證、風險評估、合法性審查、集體討論決定確定為重大行政決策法定程序,確保決策制度科學、程序正當、過程公開、責任明確。重要行政法規由政府法制機構組織起草。”依據這個原則,證券市場立法修法制定政策和規則,除了法律專業基礎,在金融方面的專業知識甚至實際操作層面經驗的必備性也很突出。證券市場的重要法律《證券法》、《公司法》、《基金法》,還有一些重要規則和政策,業內人士的參與度都非常大,有些規則主要來自市場參與主體要求。

  與此同時,也須看到,不論證券機構還是投資機構,不論公募還是私募,不論來自國內還是來自國外,市場參與者的利益導向性均非常大,他們也都有極強的意願通過參與立法,得到更多有利於自身發展的機會,也不排除推動刻意放大有利自身發展的部分。

  有鑒於此,依法治市,要從立法立規的程序合法化開始。在本次《證券法》修改過程中,主要起草部門和審議部門有必要按照四中全會“立法機關主導,社會各方有序參與立法的途徑和方式”的立法思想,以法律專家為主,充分聽取各方意見,最後規制的形成一定要通過專業的、獨立於證券市場的專業法律人士,站在公正的立場,嚴格按照立法程序完成立法立規修法修規的過程。同時,還應積極探索四中全會提出的“委托第三方起草法律法規草案”的方式。

  此外,還須建立特殊情況的緊急立法程序。立法修法過程一般較長,對一些特殊情況,應允許中央政府向人大提出快速通道的立法請求。國際上也有此先例。當年美國國際集團(AIG)深陷金融危機不能自拔,卻一邊接受近2000億美元的政府救助資金,一邊理直氣壯發放獎金,幾近人神共憤。美國投資人和總統奧巴馬都強烈要求AIG取消發放獎金。但AIG方面說不能取消,因為他們之間有契約,如果總統強制取消,他們要把奧巴馬告上法庭。最後美國政府的解決方式是,要求美國國會就針對AIG發放“獎金”課以90%以上重稅的提案快速重新立法,最終迫使AIG放棄了獎金發放。利用這次修改《證券法》的機會,制定針對證券市場非正常情況下的緊急立法程序,以使政府在必要的時候及時採取措施避免證券市場風險蔓延,當能在緊急情況下從更高層面平衡部門利益製造的執法障礙。

  還有,過去各類法規最後都附有“本規定由執行部門解釋”的條款。這一條款是非常不嚴謹甚至是違法的。釋法權理該在立法部門而不在執行部門。不嚴謹的立法加上不合法的釋法,會給很多違法違規行為的法外施恩甚至違法行為的“合法化”留下很大空間。因此,依據四中全會《決定》“加強法律解釋工作,及時明確法律規定含義和適用法律依據”的精神,呼籲《證券法》修改稿把“釋法”條款納入修改範圍,將由“執行機構釋法”改為由“人大專門委員會釋法”。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