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粵港澳大灣區是經濟轉型創新橋頭堡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21 07:28:17


  中評社北京4月21日電/李克強總理前些天在會見候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時說,今年中央政府要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而據《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的報告》,國家發改委今年將加快編制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有分析認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有望成為未來10年中國東南區域的發展總規劃,未來粵港澳大灣區投資機會可能包括四個方面:交通基礎設施對接、港口航運中心建設、片區功能改造與產業集聚和產業合作升級。

  上海證券報發表中山大學銀行研究中心副主任, 深圳市房地產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李宇嘉文章表示,無疑,粵港澳大灣區,與京津冀協調發展,長江經濟帶和“一帶一路”三大區域戰略,是在外需疲弱、產能過剩和結構調整背景下,中國經濟突圍和升級的抓手。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由於科技革命遲遲無法破繭,全球遂進入貿易和實體經濟再平衡,並被迫依賴貨幣寬鬆、財政赤字來維持原有生產和分工體系。在“逆全球化”傾向下,“黑天鵝”事件頻演,主要經濟體復甦乏力。中國靠低成本和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參與全球化,從製造業大國轉向製造業強國、從外需驅動向內需驅動的轉型路徑受阻。另一方面,中國城鎮化進入“下半場”,以農民進城為主的城鎮化告別高增長,人口開始向大城市和城市群遷徙。縱觀全球,在工業化和城市化相互推進時期,由於地理位置優良和運輸成本低,大城市或城市群往往處在臨海(江)區域。

  文章分析,當今世界最知名的三大都市群,即東京都市圈、舊金山都市圈、紐約都市圈,都位於沿海地帶。中國幾大城市群,如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長江中游等也都在臨海或臨江區域。而灣區產生於沿海但又凹入內陸,共享水體且具有較長海岸線,其“擁海抱灣”的自然生態更利於形成資源運輸的節點型城市、港口型城市,發展港口經濟、臨港工業,產生城市群的“向心力”大於其他區域。目前,全球60%的經濟總量來自港口海灣地帶及其腹地,美國和日本港口及灣區都市群僅占國土面積的1%至5%,卻創造了30%至50%的國家經濟總量。

  由於環境和水體污染、人口密集帶來大城市病,20世紀60年代前後,灣區工業被轉移到腹地或內陸。面向國際市場,發展臨港貿易和工業,催生了金融、信息、法律和設計等新型業態發展,推動灣區城市由製造業中心向現代服務業如金融中心、創新中心、管理中心等轉變。因此,灣區城市群不僅是經濟增長極,也是轉型和創新橋頭堡。經濟下滑或陷入困境時,灣區城市群以其“穩定器”的地位,並以較強的經濟活力和輻射力,帶動國家經濟走出困境。

  比如,矽穀所在地,被稱為“世界技術創新之都”的舊金山灣區,以及華爾街所在,被稱為500強企業集中地的紐約,不僅占據了全美40%的GDP,也一直是美國科技和文化競爭力的代表。美國歷次經濟調整期,如上世紀90年代初、2008年金融危機後,舊金山灣區均以其強大創新力量為經濟注入活力,如上世紀90年代互聯網科技,近年來的智能、新能源和信息科技。目前,中國珠江入海口衝積扇,形成由珠江口東岸(東莞、深圳、惠州、香港)、西岸(中山、江門、珠海、澳門)及珠江南沙港所在城市廣州、佛山和肇慶等11個城市圍攏的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

  珠三角之所以能夠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領頭羊”、中國製造的名詞、轉型和創新集中地,在於上世紀80年代以來,通過港澳這個面向國際市場的大前方,利用“前店後廠”的分工協作,成為外向依賴型、以加工製造為主的地區生產體系,成為世界製造業基地。同時,還因為初步形成以港澳為國際窗口,以廣深為研發文化中心,“廣佛肇”、“深莞惠”和“珠中江”為製造業的三大城市經濟帶。還有,珠三角以其國內吸納外來人口最多(1600萬)、最具移民特色、民營科技實力最強的特征,將中國低成本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2008年以後,外需回落,以深圳為代表的珠三角,開始了“騰籠換鳥”,將傳統製造業向珠三角腹地轉移,向科技和現代服務業轉型的改革進程。目前,粵港澳大灣區已出現了大灣區的雛形,比如三核三輔的空港體系、三個排名全球TOP10的港口。港珠澳大橋建成,形成了連接深港、廣佛和珠澳三大經濟帶的閉合快速路網。“十三五”末,灣區“1至2小時交通圈”的密集路網將成形,這被認為是建設國際一流灣區,以形成灣區城市間競爭與合作、連接國內外市場的重要樞紐架構。

  現狀是,粵港澳大灣區多中心但無“一極獨大”的區域龍頭,產業鏈齊全但各有所長。香港金融和服務業領先;深圳創新生態完善;珠三角城市多以製造業為主。借助大灣區、珠三角及內地廣大腹地,港澳發揮自由經濟體、完善的司法和金融監管優勢,紓解社會結構性矛盾,鞏固其全球金融和服務中心地位。

  文章認為,借助港澳國際窗口和金融等現代服務業優勢,作為創新發展和文化中心的廣深,若能與珠三角其他城市形成協同效應,形成從研發、募資、製造、產業化到貿易運輸的創新鏈和產業鏈,當能打造出一個層次更立體、覆蓋鏈條更全面的經濟、科技大灣區形態。另一方面,憑借港澳國際認同的市場地位,經濟轉型和現代服務業需要的現代金融、物流、法律、管理等“軟環境”,建設大灣區,還能讓粵港澳大灣區成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領頭羊,助力中國經濟轉型。

  早在2014年,粵港澳GDP就達1.3萬億美元,為舊金山灣區的兩倍,接近紐約灣區的水平;進出口貿易額1.5萬億美元,為東京灣區的三倍。目前,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已初步完成,但阻礙灣區建設的制度差異、行政轄區限制等障礙依然未完全消除。克服這些難關,亟待發揮港澳及珠三角敢為人先的精神,凝聚中華文化共識,助推灣區成為21世紀海上絲路領頭羊,實現經濟轉型。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