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一帶一路和全球金融治理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21 07:34:04


  中評社北京4月21日電/“一帶一路”建設既是中國進一步對外開放的平台,也是繼續推進經濟全球化的重要平台。它的主要內容可以以“五通”來概括,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就像血液給人體帶來了氧氣和營養,資金融通也會給整個“一帶一路”建設帶來活力和養分,所以它是“一帶一路”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一財經日報發表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喬依德文章表示,資金融通涉及各方面的問題。例如,資金從哪裡來?如何籌集?什麼金融機構來運作?資金通向哪個領域?這些跨境的資金應該如何監測和管理?資金應該以什麼貨幣計價和結算?對資金流入國的國際收支會有什麼影響?這些問題都不是孤立的,都與一個更大的金融框架有關,也就是跟國際貨幣金融體系相關。因為構成這個體系的規章制定、機構設置和制度安排等無不直接或間接地規定了解決上述問題的政策、方法和途徑。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布雷頓森林會議建立了以解決國際收支問題為宗旨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以提供開發援助為宗旨的世界銀行,同時以金匯兌形式確立了美元的主導地位。雖然在上世紀70年代初,美元與黃金掛鈎、其他貨幣與美元掛鈎的雙掛鈎金融安排已經破局。但是美元占主導地位的局面並未改變。應該承認,這樣一個全球貨幣金融體系對於二次大戰後全球經濟貿易的發展,對於推動經濟全球化是起了積極作用的。

  但是同時,我們也應看到,它也存在著一些缺陷。例如,發展中國家代表性不足、防止金融風險能力不夠、包容性缺乏等。在全球金融危機以後,各國和國際社會進行了一系列努力,旨在改善全球金融治理,消除或減緩上述種種缺陷。例如,二十國集團(G20)在2010年峰會上通過了IMF份額和治理改革方案。經過曲折和反覆,該方案終於在2015年得到了實施,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的投票權有所增加。但這是遠遠不夠的。特別是,該體系的根本缺陷,即一國的主權貨幣充當了全球的信用貨幣,並未得到改變。該國貨幣當局(美聯儲)只會從本國經濟需要出發來決定貨幣政策,這樣的政策有可能與全球的經濟需要產生衝突。這也是造成全球金融危機的深層次原因。

  文章認為,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建設本身所要求的。

  首先,“一帶一路”倡議的重心是基礎設施建設,沿線國家對於基礎設施投資有著巨大的需求,而“一帶一路”途經國家多為發展中國家,大多沒有充足的國內儲蓄,不能解決基礎設施投資所需的資金。根據亞洲開發銀行預測,未來10年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需要8.22萬億美元,即每年需要新增投入8200億美元基礎設施建設資金。

  其次,“一帶一路”倡議也引發了巨大的產能合作融資需求,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產業轉型升級創造了機會。

  再次,“一帶一路”倡議還衍生了其他融資相關需求,包括與沿線國家金融機構開展金融合作、金融產品創新等方面的需求。

  如此大規模的跨境融資需求其本身就有進一步完善全球金融治理的動因,同時它又為進一步改善全球金融治理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隨著經濟全球化的進程,在過去一二十年,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有了很大的發展,它們在全球經濟中所占的比重也已超過50%。為了打破這樣一種經濟格局和現有國際金融機構話語權的不對稱,產生了一系列新的國際金融機構,如亞投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應急儲備安排(CRA)等。它們可以在“一帶一路”當中發揮非常積極的作用。在這個過程中,這些新的金融機構本身也能得到發展。這樣對現在的國際金融機構是一個很好的補充和有力的促進,能夠使得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更為公平、更有包容性。

  文章分析,在資金融通中涉及資金結算的問題。現在“一帶一路”沿線一些國家已經開始使用本幣結算。這就減少了對美元的過分依賴,有利於減緩外部的金融衝擊。這樣的貨幣多極化既反映了客觀需要,同時也可能是全球貨幣體系演變的趨勢。一般認為,在中期(15~20年以後)很可能會出現三足鼎立的儲備貨幣,也就是美元、歐元和人民幣為主要儲備貨幣的體系。

  “一帶一路”資金融通的巨大需求也會擴大人民幣的跨境使用。2016年10月,人民幣正式納入SDR籃子,提高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IMF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以人民幣計價的外匯儲備資產已經達到845.1億美元,占全球外匯儲備資產的1.07%。儘管比例不大,但已經有了很好的起點。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進一步開展,人民幣進一步跨境使用也是指日可待的。歷史有時會給人們一些啟示,儘管布雷頓森林體系確立了美元的主導地位,但這個主導地位真正起作用卻主要是由於馬歇爾計劃的推動。毫無疑問,“一帶一路”建設和馬歇爾計劃的本質是完全不同的,但這也是一個跨國的經濟計劃,有可能為人民幣國際化創造更好的條件。

  “一帶一路”建設使沿線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受益。“一帶一路”“五通”的實現,有利於提高沿線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實力,使它們的金融市場更加完善,經濟更有韌性,更能抵禦外部衝擊,從而對穩定全球金融體系起到積極作用。

  以上講了“一帶一路”建設會有利於全球金融治理改革,反過來,全球金融治理改革又將推動“一帶一路”建設。

  現在IMF正在進行第十五次份額評估,預期發展中國家投票權和發言權將會獲得進一步增加。另外,全球金融危機以後,作為改革全球金融治理的一個重要部分,正在加強全球金融安全網建設。全球金融安全網包括自我保險(儲備資產)、雙邊融資機制(央行貨幣互換)、區域融資安排(RFA)和IMF多邊融資機制等部分,IMF在其中起到主導作用。去年IMF與清邁協議進行了第一次防風險的操練,這將加強IMF與RFA之間的合作。

  全球金融安全網的加強對“一帶一路”的資金融通起到了保護網的作用。最近,國際金融界對跨境資金的監測和管理給予高度重視,這也可說是全球金融治理的一個部分。跨境資本包括外商直接投資(FDI)、證券投資和其他投資。其中,FDI對接受國是非常有利的,同時它對利率變化的敏感度比較小。在其他兩部分中,也有一些長期的超過一年以上的融資,對利率變化也不敏感。去除這部分的資金以後,我們可以把剩下部分定義為會快速移動的資本(QMC)。它們對發展中國家的衝擊較大,需要給予足夠的重視。正如周小川行長在兩會新聞發布會上所述,把資金分成實體性的投資和金融性的資金流動,對跨境資本進一步分類、監測和管理,無疑將會有利於“一帶一路”中的資金融通。

  總而言之,就其本質而言,全球金融治理結構改革和“一帶一路”建設是可以相互促進的。關鍵在於我們應該認識到這一點,並以市場為基礎的政策主動引導兩者相互促進,共同獲利。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