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關於全球宏觀大勢的幾點判斷與展望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21 07:30:05


  一、2008年以來,世界經濟的危機從未真正結束;與10年前相比,在主要矛盾發生重大變化的同時,整體風險變得更加嚴重。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各經濟體普遍採取了極度刺激政策,這導致相關經濟體自身和全球傳統行業產能過剩進一步加重,也使得大多數國家政府財政和銀行體系的風險急劇上升;尤其是政府債務率或宏觀債務率普遍越過了實體經濟可以承受的極限,債務體系在龐氏化陷阱中越陷越深,這對央行的政策形成綁架效應,迫使其資產負債表過度擴張且持續壓低基準利率。

  除了美聯儲自身加杠杆收購有毒資產帶來了美國內部金融體系風險出清之外,2010年以來其他經濟體的系統性風險幾乎全部走向惡化。美國在2008年最先倒在病床,但由於2009年美聯儲以自身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及時為美國金融體系補平窟窿,美國反倒成為“最先倒下又最先爬起來”的大贏家。當它爬起來時,歐元區大部分國家和“金磚們”紛紛病倒並且只能在飲鴆止渴療法中漸入膏肓。

  與2008年相比,大部分國家政府財政體系由當時的“醫生”(危機拯救者)變成了“病人”,其應對系統性風險的能力已經大不如前,南歐國家政府幾乎完全失去了這種能力;同時,大部分央行被指數化膨脹的龐氏債務嚴重套牢。

  二、2010年以來,不斷加重的龐氏宏觀債務已經成為影響央行行為的主要因素;為支撐龐氏債務,央行們操守盡棄,幾乎赤裸裸地呈現出“政府財政工具”的本質。

  儘管G20的領袖們開大會時常把“經濟增長”掛在嘴邊,但實際上,一些國家始於2009年的固定資產投資非理性擴張,已經幾乎耗盡了其自身和全球的傳統產業增長空間。同時,儘管美聯儲一直把它對失業率的關注掛在嘴邊,而且美國表面的失業率已經由大約10%下降到大約5%,但美國真實的就業率一路下滑——所謂“失業率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只是“統計現象”,即,只統計“試圖就業而未能就業的人數”,那些失業已久對於找工作已經不抱希望的人則被遺漏在一邊。用特朗普的話說,目前,處於高收入年齡階段(25-54歲)的美國人,近四分之一沒有工作;五分之一的美國家庭,無人工作養家;4500萬美國人吃不起飯,4700萬美國人生活於貧困之中。這才是美國真實的就業狀況。

  為什麼2010年以來美國經濟的好轉未能帶來真實就業水平的同步提高?原因很簡單——這一輪美國經濟復甦,其主要動力來自新一輪產業革命,這場革命對於普通勞動力的需求效應遠大於其排斥效應。顯而易見,在經濟增長和就業兩方面,央行們所能產生的作用早已局限於勉強“托底”。這一點,央行行長們不會不清楚。其資產負債表持續擴張和持續壓低基準利率更重要的但央行行長們羞於言明的主要目的,其實是為了支撐一旦貨幣環境不夠寬鬆便隨時要崩塌的龐氏政府債務或龐氏宏觀債務。過去十年內全球債務增加逾70萬億美元,債務發行量創下歷史紀錄;2016年全球債務總額達到215萬億美元,其與全球GDP之比高達325%。其中,發達國家負債160萬億美元,與GDP之比達到390%。同時,2010年以來,大中型發達經濟體政府債務率普遍越過90%乃至100%。在這種情況下,發達國家和整個世界形成了這樣一種奇特的風險——實體經濟根本支撐不了不斷膨脹的債務體系的利息負擔,更別說到期債務本金的償還;央媽們稍有“大意”或“吝嗇”,債務危機的風暴就會從天而降。正因為被這種風險深度套牢,2008年以來,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擴張了4倍以上,歐洲央行擴張了大約3倍,美聯儲從2008年到2014年擴張了接近5倍。

  三、歐元很有可能在2020年之前解體,德國馬克、法國法郎、意大利裡拉等貨幣將會複生,“原歐元區”將出現一輪歷史罕見的外債違約大潮和印鈔大潮,國際紙幣體系將空前混亂。

  當前,歐元區“歐豬五國”以及作為歐元區兩大支柱之一的法國,面臨著兩大尖銳的、不可調和的矛盾:

  一是,高福利制度和人口高齡化趨勢造成的政府支出剛性,與本國經濟對政府稅收已至極限的支撐力之間存在尖銳的矛盾;加上政府債務餘額本身的指數化增長壓力,這些國家的政府財政困境只會不斷加重,沒有好轉的希望。

  二是,這些國家龐氏化政府債務和技術上已經破產的銀行體系都需要美日英央行那樣的“無限量最後貸款人”,這種需求與歐洲央行基本屬性之間形成了尖銳的、不可調和的矛盾。

  2017年上半年和下半年,法國和德國將分別完成大選。從目前的民意來看,歐元這兩根台柱子的政權即便不被帶有反歐盟和反歐元傾向的政治勢力奪取,緊抱一體化夢想的守舊勢力也會失去政治主導權。這意味著,以2017年為轉折點,歐盟和歐元的凝聚力將大幅度削弱,離心力則大幅度上升。

  初步估計,未來3年之內,歐元區任何一個政府財政困境和銀行體系壞賬問題較為嚴重的國家,包括經濟體量較大的意大利和法國,都有可能為了重新擁有自己的“無限量最後貸款人”(即完全屬於本國的央行)而退出歐元區,進而導致歐洲央行和歐元瓦解;與此相伴,原歐元區將會出現普遍的外債違約,區內銀行體系將全面崩潰。

  歐元解體之後,歐洲貨幣體系將重新回到歐元誕生之前德國馬克、法國法郎、意大利裡拉與英國英鎊、瑞士法郎等各種貨幣並存的狀態;而且各國央行為拯救本國政府財政和銀行體系而進行的瘋狂印鈔可能升級為貶值競賽。在此情形下,惡性通脹可能再度席捲歐洲,國際貨幣與匯率體系也將呈現出歷史罕見的亂局。在“比差法則”下,美元的國際地位可能進一步提高。
 


【 第1頁 第2頁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