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第8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中評重磅專訪:何志平談家國情懷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6-28 00:09:05


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何志平。(中評社 王平攝)
 
  中評社對話何志平,專訪全文如下:

  身處異邦 心系中華

  中評社:中英談判是在1980年初啟動的,1984年中英簽署了聯合聲明。事實上,這時候是香港人心不穩定的一個時期,包括移民潮的出現,是什麼讓您在這樣的時間節點上選擇逆勢回港?

  何志平:香港是我家,我的家人都在這,我的父親也在香港出生,一家三代人都在香港。我的童年在香港度過,我最初的記憶和我年幼時的教育都在香港,因此我和香港有著千絲萬縷的感情。18歲時,我獲得了一個非常不容易的機會去了美國,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國人還沒有那麼開放,在美國的中部南部地區,還存在種族的問題。

  在美國唸書時,也有人問我是哪裡人,我說不出來,那時候香港還是英國的殖民地,我說不出口是英國人,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國家的人,不過那個時候我反而對我們國家(中國)有一種很強烈的親近感。因此我一直想回到香港,我沒有想到在美國終老,所以我每一步都在為回國做準備。

  在美國學醫時,我了解到美國的學位在香港可能不受承認,因為香港只承認英聯邦的學位,所以我在美國醫學院畢業後,就去了加拿大考試,獲得加拿大聯邦牌照,我將加拿大牌照換成了英國牌照,所以一路以來,我都想回香港做大夫。

  我記得有一年我回到香港探親,我到醫院探望我的祖母,和她交談時我感到很親切,她說的很多病情我都能有所感受。但是我在美國和很多外國病人接觸時,雖然我盡量地想了解他們的感受,但是其中的隔閡還是很明顯的。

  外國人的成長和我們不一樣,所以我一直希望做中國人的大夫。1981、82年開始談論了香港前途問題,包括香港的回歸,那時香港人都很憂慮,紛紛由香港移民國外,但我卻認為機會來了。如果香港回歸,就重新回到了中國的領土,以前我只有家沒有國,回歸後,我有了家,也有了國。

  回港後,香港中文大學剛好成立醫學院,要招聘眼科教授,我應邀到中文大學任教,成為香港歷史上第一位眼科講座教授。那是1984年6月30日,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到香港,過境的時候有人問我為什麼拿著大包小包,我說我移民回來香港,他們嚇了一跳,說別人都移民走,為什麼你移民回來,我告訴他們我是回家。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第8頁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