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馬冬麗:讓每個當事人都能感受到司法溫暖
http://www.CRNTT.com   2017-10-29 11:55:31


  中評社北京10月29日電/作者:河南省濮陽縣人民法院 馬東麗

  路已不是路,早已變成了河,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片渾濁,罕見的大暴雨來到了河南省濮陽市。此刻,警車依然在雨中飛速疾馳……

  “法官,下這麼大的雨,您真的來我家了!”

  “雨這麼大,你們老的老,小的小,騎電動車去法院太危險,只要能把你們的案件調解了,讓你們及時得到賠償款,再大的雨也阻擋不住我們的腳步!”我撫了下剛被雨水打濕的頭髮說道。

  這是我三個月前承辦的一起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及受傷案件的當事人,被告人小許駕駛無號牌四輪拖拉機牽引私自改裝超寬車鬥,與被害人小寧駕駛的車輛相撞,造成小寧、小強死亡,小民重傷二級、小交輕傷二級、小木輕微傷的重大交通事故。

  這個案子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直接依照法律判決不會出錯,但是我深入調查了解後,感到了極大的壓力。死者小強、小寧均上有六七十歲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孩子,按法律規定,被告人小許對每家的賠償數額都高達幾十萬元,可小許家中有八十歲的老母親、八歲的女兒和多年癱瘓在床的妻子,早已是家徒四壁,負債累累。

  公安、檢察機關因為小許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養人,而對其監視居住,且小許的肇事車輛沒有投保,只能一人承擔所有賠償款。

  面對被告人的窘迫困境和被害人家屬的激動情緒,我深深地明白,我不能僅僅一判了之。法律是無情的,但是法官是有情的,要做到平息雙方的矛盾糾紛,讓案結事了人和。

  分析整個案件,民事賠償部分調解無疑是解決案件的重中之重。被害人家屬要求被告人對其損失進行賠償,系法定的權利,應予保護,而小許特殊的家庭情況又是現實的存在。雖然通過我不斷地調解,傷者不再要求小許承擔賠償責任,但僅就死者家屬的訴求,小許也根本承擔不起。若調解不成,將小許收監執行,其年老的母親、年幼的女兒、患病的妻子將無人照顧,無疑會成為社會的負擔,而被害人家屬也不會及時得到賠償。

  於是,我又多次奔赴他們雙方所在的鄉政府、兩個村村委,與鄉幹部、村幹部溝通,請求他們一同參與調解,最終小許及小寧、小強家屬都作出了讓步,終於看到了調解成功的希望。

  恰在這時,小許的妻子又腦出血複發,住進了醫院,剛剛凑到的幾萬元賠償款支付了醫療費,調解又遇到了瓶頸。

  “法官,我真的沒有辦法了,能借的都借了,我知道你真的盡力了,為了我的事你操碎了心,你判吧,你就是讓我住監獄,我也對你感激不盡。”小許滿臉沮喪地說。

  “小許,你不能這樣想,我知道你很困難,但你想想,被害人家屬老的老,小的小,他們不可憐嗎?你住了監獄,你家人怎麼辦,她們可都指望著你啊,還是想盡辦法,讓你親戚鄰居都幫幫忙,積極賠償被害人家屬。”我苦口婆心地勸解道。

  “法官,我這麼大年紀了,兒子死了,以後我指望誰呢,我小孫子又指望誰呢,小許家再困難,他還活著,他有我們難嗎?我們的人就該白死嗎?”被害人的家屬悲痛欲絕,表示如果被告人不對他們的損失進行賠償,則要求從重處理,收監執行,否則,將赴省、赴京逐級上訪。

  “大爺,大娘,你們不要著急,我非常理解你們的心情,你們作為被害人家屬,我一定保護你們的權利,但你們和小許家離的不遠,他的情況你們肯定比我更清楚,現在小許還是想積極地賠償你們的損失,我也會多做工作……”

  這樣的場景,在三個月的時間里,無數次出現,我始終耐心地勸解著雙方,努力地做著調解工作,一次、二次、三次……最終,雙方就賠償數額達成了一致,我長舒了一口氣,頓時覺得再苦再累都不算什麼,只要自己的付出能化解矛盾、平息糾紛,使雙方彼此理解、放下心結,讓每個當事人都能感受到司法溫暖、體驗到公平正義,才是最重要的。

  作為一名法官,不僅要對事實認定、證據采信、裁判依據負責,更要對每一位當事人負責,努力讓每個案件的法律事實和客觀事實之間達成平衡,做到法、理、情有機統一,促進當事人對裁判的理解與信任,讓當事人從理性和感性兩方面都接受法官的裁判。尤其在當事人需要我們的時候,能堅定地說出:為你,風雨無阻!

  (來源:人民法院報)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