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輕鬆的大學:警惕後大眾化的質量陷阱
http://www.CRNTT.com   2018-07-08 08:09:22


  中評社北京7月8日電/不久前教育部召開新時代本科教學工作會議,教育部部長一句“快樂的大學”引起了坊間熱議,乃至強烈共鳴。

  光明日報發表廈門大學副校長,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教授鄔大光文章稱,“快樂的大學”,更確切地說是“輕鬆的大學”,一語道破當下大學生的學習生態,即大學光陰使大學生們太輕鬆了。從表面上看,“輕鬆的大學”這一現象出現在大學生身上,反映了大學生似乎在虛度光陰;但從深層次看,實際上折射的是社會對大學人才培養質量普遍不高的不滿。這種不滿,是一國高等教育進入後大眾化階段的普遍現象:即高等教育大眾化的“質量陷阱”。

  199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布的《世界高等宣言》,就提出了高等教育質量危機這個話題。其實早在1973年,美國學者馬丁•特羅提出高等教育大眾化理論時,就注意到了質量問題,他的高等教育大眾化理論,其實是個預警理論。大眾化不能只提高了文憑層次,沒有實質性提高公民的素質,大眾化不能成為低質量的借口。我們要警惕高等教育大眾化後的質量陷阱,否則積重難返。

  文章表示,輕鬆的大學,“鬆”的是傳統,“鬆”的是嚴格,“鬆”的是嚴肅,“鬆”的是底線。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頭懸梁,錐刺股。彼不教,自勤苦”,這是讀書人的傳統。廈門大學校長陳嘉庚先生將學生和教師宿舍命名為:群賢樓、囊螢樓、映雪樓、勤業樓、篤行樓、博學樓、兼愛樓等,就是將中國讀書人的傳統融入大學環境當中,希望學子在讀書、做人方面都應葆有自己的學人品質。如今,這種傳統出現了“斷裂”。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以科舉為代表的教育導致一種普遍的社會認知,即教育一旦躍過了某個階段,就不再需要學習。科舉只要考中了,後面就是“學而優則仕”。我國的高等教育明顯受此影響,對大學生而言,今日的高考只要考上了,就是天之驕子,就可以輕鬆度過餘生。由於高考的殘酷競爭,大學生普遍形成了一種心理期待,即只要通過高考就可以萬事大吉。此種心理期待,再加上外界對大學的績效評價的壓力,使得部分大學放棄了本應堅守的質量標準。

  致使大學出現如此輕鬆現象,原因十分複雜,它是市場的、社會的、高校的以及文化的等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面對“蔓延”的輕鬆大學,可以詰問我們的高考制度:孩子們的學習興趣,在高中階段基本上快被“烤糊”了。進大學後,我們才發現這些學生根本不會自主學習,就像是“放飛自我”的風箏,需要“大學管理”這根線的牽引,否則就在“放飛自我”中迷失方向,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停靠在樹枝上“沉睡”。

  文章認為,大學的輕鬆現象,看起來是出現在學生身上,背後遮蔽的是大學的管理問題。絕不應該把大學輕鬆的責任推到學生和教師身上,不該埋怨大學生和教師是輕鬆的“製造者”,其實是大學的管理制度和水平“製造”的,大學生只不過成了管理制度的“犧牲品”和“替罪羊”。此種輕鬆現象應該由大學管理者承擔!主要責任在大學,大學外部的相關政策也助長了大學的輕鬆。

  今天出現“輕鬆的大學”是一個高等教育的系統問題,總體表現為四個缺乏:缺乏敬畏,缺乏嚴格,缺乏嚴肅,缺乏底線。大學的神聖和格局明顯不夠。例如,在當下的大學,幾乎看不到早讀、出早操。在筆者過去幾年參加本科評估的十餘所高校中,只看到一所高校有晨讀。當下的高校,學校的校園保潔及物業,全部交給了物業公司,幾乎看不到大學生參加校園勞動。

  大學應該是嚴格的,歷史上的大學是嚴格的,這是我國大學的歷史特征。在薩本棟執掌廈大期間,凡是在開學時不能如期註冊的學生,只能下學期註冊。大學的管理應該是嚴格的。以“學生為中心”的內涵是關愛學生,但不是溺愛。今天的大學,關心學生有餘,嚴格不夠,乃至不敢嚴要求。大學自習時間多,為的是讓學生憑大量的自主學習去暢游學海,但他們在沒人看管、沒人監督下卻不會學習,成了離開鞭子就不能轉的“陀螺人”。錯在學子身上,根在哪兒?根子就在精英教育階段,即大學處於“賣方市場”的時候,我們就沒有意識到建立人才培養質量標準的重要性,而是跟著“感覺走”。這不是中國特有的現象。國外教育先進國家在遭遇這種困境時,首先想到的是建立質量評價體系,尤其是建立畢業生的質量標準,嚴格控制畢業率等。問題的解決,一定要用不打折扣的嚴格管理和有效教學,讓他們學會自己走路,學會對自己的前途負責任,激發內在的對學習的熱愛,哪怕就是為了一紙文憑,也不能虛度。我們的大學,是要用國家的要求,用國際的標準來培養人。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