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中國距離“滯漲”有多遠?
http://www.CRNTT.com   2018-09-22 08:53:02


  近期有關中國式“滯脹”的擔憂明顯上升,其背景是:一方面,當前中國經濟正處於下滑態勢,消費放緩,投資持續回落,外需面臨貿易戰風險或將拖累下半年經濟;另一方面,通脹有上升苗頭,其中,房價上漲帶動租金價格走高,豬肉價格、蔬菜價格上漲推升食品價格上漲,油價維持高位、基建加速帶動生產品價格走高等等。

  中國式“滯脹”的判斷是否成立?是否有更多的邏輯可以理解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局?如何應對潛在的“滯脹”風險?

  1

  摘要

  近期有關中國式“滯脹”的擔憂明顯上升。其背景是:一方面,當前中國經濟正處於下滑態勢,消費放緩,投資持續回落,外需面臨貿易戰風險或將拖累下半年經濟;另一方面,通脹有上升苗頭,其中,房價上漲帶動租金價格走高,豬肉價格、蔬菜價格上漲推升食品價格上漲,油價維持高位、基建加速帶動生產品價格走高等等。

  短期內通脹壓力仍然溫和,通脹現實壓力並不明顯。雖然短期消費品和生產品價格有上漲的勢頭,但考慮到去年較低的基數效應,年內通脹應該不會成為現實威脅。更進一步,我們需要避免另一個風險,即類似於上個世紀90年代日本出現的“流動性陷阱”,即經濟下滑,但依靠刺激,經濟仍難以恢復活力,也難言通脹。

  如何化解“滯脹”風險,還需加快推進供給側改革。從長期來看,需要關注到當前影響通脹上漲的諸多苗頭,為防止落入中國式"滯脹",充分借鑒美國應對滯脹的手段——里根經濟學,即通過供給經濟學減稅、放鬆政府管制、加大對中小企業、支持鼓勵企業創新等,勢在必行。正如我們一直強調的,應對當前中國經濟困局,基建不如減稅,而財稅體制改革、國有企業改革、土地制度改革是供給側改革的重中之重,也是中國避免陷入“滯脹”的關鍵。

  2

  正文

  有關滯脹的擔憂明顯上升

  近期,有關滯脹的擔憂明顯上升。這種擔憂主要源於兩個方面,一方面是考慮到當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投資持續回落,外需則面臨貿易摩擦風險;另一方面則是通脹有上升苗頭,其中房價上漲帶動租金價格走高,豬肉價格、蔬菜價格上漲也推升食品價格上漲,同時油價維持高位、基建加速也帶動生產品價格不斷走高。
那麼,如何理解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局,以及怎樣應對潛在的“滯脹”風險?減稅與深化財稅體制、國有企業和土地制度改革,無疑是關鍵所在。

  美國當年的滯脹表現及對策

  討論中國問題之前,不妨回顧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始於石油衝擊的美國滯脹困局。彼時,美國GDP增速與工業生產指數多次下滑,甚至在1974年6月出現了負增長,同時伴隨著CPI指數與失業率的持續上升,兩者分別於80年代初達到了14.5%和10.7%的世紀高位。這種經濟增長停滯、同時失業及通脹持續高漲的經濟現象被稱為滯脹(Stagflation)。

  當時,美國經濟在經歷了十年滯脹之後,里根政府頒布《經濟復興計劃》,主要在宏觀經濟政策、社會福利制度、政府管制等三個方面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幫助美國走出滯脹陰影。首先,在宏觀經濟政策領域,里根政府在採取結構性減稅、降低個人所得稅和企業稅稅率的同時,也加強貨幣管制,收緊貨幣政策。其次,在社會福利政策方面,提出大幅削減政府社會福利開支的主張,涉及失業保障、新生兒家庭補貼、醫療保健、學生營養補貼、住房補貼等200個福利項目的改革。最後,在放鬆政府管制方面,加快推動市場化改革,如放寬能源政策在內的政府管制;鼓勵企業合理競爭,加大對中小企業支持鼓勵企業創新;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等。

  以上的一系列“組合拳”被稱為里根經濟學(Reaganomics),其成效顯著,在打破了通脹預期的同時,也提高了美國的社會勞動生產率,使得美國在1983年之後,通脹、失業率開始下降,而同期GDP則開始呈現正向增長趨勢,並一度達到80年代中期的8%的高點。這些經濟數據標誌著,美國依靠里根經濟學成功走出了滯脹陰影。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