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對民企放貸不搞“唯物論”是否可行
http://www.CRNTT.com   2018-11-08 08:51:25


  在國新辦近日召開的銀行業和保險業服務民營、小微企業等發布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要求銀行保險機構進一步建立和完善相關的盡職免責機制,幫助銀行機構及其員工敢貸願貸,支持民營企業;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在加強風險識別判斷和提高風險管控水平的基礎上,不斷降低對抵押擔保的依賴;更多依托企業良好的信用記錄、市場競爭能力、財務狀況等,發放更多無擔保、無抵押貸款。

  在政府及監管機構採取了多種措施和辦法而民企融資依然艱難的現實下,銀保監會副主席重提銀行機構降低對抵押擔保貸款的依賴度,意味深長。

  雖然銀行監管當局及銀行上級機構也一再強調對民企貸款要創新方式、消除對擔保抵押物的崇拜,但現在銀行機構對民企貸款大都依賴於抵押擔保,除了抵押擔保對民企似乎不敢再以信用貸款模式發放貸款。據調查,我國大型銀行和中小銀行對民企發放各種擔保抵押貸款比例占總貸款的90%至95%的比重,信用貸款不到10%,對中小企業貸款的抵押擔保物主要是房產、廠房、機器設備等等。可以說,現在銀行到了沒有擔保抵押不貸款、沒有擔保抵押不會貸款的“唯物論”程度,而不少民企則已到了沒有抵押物的地步了。這也使銀行陷入了擔保抵押信貸經營的怪圈。

  導致銀行信貸對擔保抵押物崇拜的現實,大致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民企及小微企業經營風險較大,不良貸款率相對較高,一些民企倒閉讓銀行更加謹小慎微。有資料表明,一些民營小微企業生存周期只有2年,這讓銀行甚為糾結,也使信貸陷入無所適從的境地。二是銀行考核機制過於嚴苛,一些銀行機構對小微企業貸款風險實施責任終身追究制度,這使很多基層信貸人員不敢、不願發放小微企業貸款。這事實上也導致了一種信貸的“懶惰現象”,不放貸沒有風險也沒有責任,放貸可能就有責任還有可能被終身追責。

  現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提出要完善商業銀行考核體系,提高民營企業授信業務的考核權重;健全盡職免責和容錯糾錯機制,對已盡職但出現風險的項目,可免除責任;對暫時遇到經營困難,但產品有市場、項目有發展前景、技術有市場競爭力的企業,不盲目停貸、壓貸、抽貸、斷貸。同時,商業銀行領導也提出要保證政策傳導到位,要求貸款不唯所有制、不唯大小、不唯行業、不唯品種、只唯優劣,的確找准了症結所在。只是,操作起來很不容易。眼下當務之急是加緊讓銀行降低對擔保抵押物依賴度的政策落地,不能讓這些政策措施或想法依然只停留在“文件裡”或掛在墻上。

  對此,需要明確四個問題。

  第一,關鍵還是教育引導,促使基層銀行信貸人員轉變觀念和轉換思路,消除對抵押物的崇拜,不斷創新信貸服務模式和信貸服務產品;同時,對基層銀行加大對民企信貸信用狀況和信貸風險能力的科技評估體系和評估能力,做到簡單易操作,提高基層行處對民企非擔保抵押貸款風險的把控能力。比如讓基層銀行可簡單地用幾個公共數據,交叉識別後,打通信息數據“孤島”,可利用AI技術、大數據應用、人臉識別等方式;或是圍繞稅務、工商、用電量等數據,在交叉、識別小微企業的可貸性上,將數據交叉驗證,讓銀行對民企風險有準確判斷。

  第二,劃定盡職免責的邊界,防止盡職免責異變為一個“大框”。比如發放信用貸款時,規範盡職免責的相關情形,加強對基層銀行信貸人員職業操守教育,比如防範借盡職免責發放人情貸款、關係貸款,甚至利用這道“護身符”謀取不正當信貸權益搞暗地利益輸送,而將銀行貸款置於更加風險難控的地步,讓銀行信貸人員堅守職業操守,做到在信貸風險可控的情況下盡量降低對擔保抵押物的依賴。

  第三,解決對非擔保抵押貸款的損失補償問題,不能讓發放民企非擔保抵押貸款銀行單獨承擔信貸損失之風險。這要求中央政府設立的國家擔保基金和貸款風險損失準備金、各級政府成立的擔保基金或壞賬損失準備金真正發揮作用,全面消除銀行對非擔保抵押貸款的擔憂心理、恐懼心理及逃避心理,為銀行消除對擔保抵押物的依賴度營造適宜的環境。

  第四,加強對民企經營行為的約束,除提高誠信意識之外,還需主動提升經營信息透明度,嚴格內控管理和財務管理,建立正規完善的財務報表體系,為銀行機構提高非擔保抵押貸款比重提供準確的放貸依據。而要做到這一點,除了銀行機構適當引導,還得政府機構發揮作用,可考慮設立民營及小微企業經營情況監管機構,將民企信息發布、財務報表及其經營負債情況、信用狀況等全方位納入監管範圍。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莫開偉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