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中國尚未出現系統性風險,無需採用危機應對手段
http://www.CRNTT.com   2018-11-09 06:14:30


  "我們現在的經濟運行有很多不規範、不合理或者不合意的情況,但是一下子過渡到我們認為合意的情景的時候,這種跨度又非常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對政策、對市場的預期有了一個比較大的衝擊。"

  10月13日,國研中心金融所副所長、CWM50學術成員陳道富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上如此表示。

  陳道富稱,今年以來,宏觀數據顯示穩中有變、穩中向好,微觀企業中個別企業其實經營數據還可以,但是和微觀企業的主觀感受這三者之間出現了比較大的背離。

  他還表示,從今年的宏觀表現來看,中國經濟出現了三個變化,第一,利潤增速沒有帶動投資,消費降級多次被提及;第二,宏觀調控效力下降,貨幣寬鬆沒有傳導進實體經濟;第三,現有的金融體系很難適應我們提出來的要求。

  陳道富強調,雖然今年也出現了很多的風險事件,但是目前還沒有演變為全局的系統性風險,所以還不需要用危機應對的手段。他認為,我們現在應該給經濟一個台階,讓市場看到整個經濟調整的方向。

  陳道富認為,微觀主體的預期下降可能來源於收入增長慢,成本上升很高,但是,這種成本上升不完全是市場導致的,還與社保、稅收、金融防範風險等政策相關。

  “宏觀調控要想發揮作用,更多的是要跳出傳統的宏觀調控,在社保收費、稅收、資金在方面做一系列的過渡性安排,穩定市場預期,從而激發民間的活力。”陳道富稱。

  以下為演講全文:

  中國現在面臨的問題除了一些外部的衝擊外,可能更重要的需要回過來看到底面臨的問題是什麼。從今年來看,整個宏觀經濟出現了一個非常大的背離,宏觀數據穩中有變、穩中向好,微觀企業中個別企業其實經營數據還可以,但是和微觀企業的主觀感受出現了比較大的背離,這是三個背離,宏觀數據、微觀數據和各個微觀主體的感受,特別是預期出現了比較大的背離。

  今年宏觀來看,我自己覺得出現三個比較有意思的變化。
 
  第一是數據上,大家最關注的幾個數據,消費、利潤,這些指標出現了很大的調整。今年需要關注的是很多微觀主體的行為出現一定程度的變異。可以看到微觀的規模以上企業的利潤增長增速都很好,但是投資持續下行,製造業投資有所回升,但是整個投資下行壓力比較大。

  首先利潤沒帶動投資,其次消費行為方面大家也在討論消費降級,最後政府的行為方面,上半年政府其實有2.2萬億債的額度可以發行,不論政府行為、企業行為、消費者行為,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變化。

  第二是政策方面,今年又出現了宏觀調控政策的效力下降,今年整個貨幣從宏觀貨幣調控來看,還是相對比較寬鬆的,但是貨幣寬鬆並沒有傳導到M2,沒有傳到實體經濟。另外,財政的拉動效果也在快速下降,即使是基礎設施投資,在財政收入比較好的情況下,拉動效應也比較小。

  第三個變化,更需要來看的是金融層面上的事,從大家期望金融目標和金融的現實之間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斷層。先從比較大的來看,十九大提出要實現高質量的增長,提出了七大戰略,也開始要去針對歷史欠債的問題,也還有其他的要求,金融需要去實現這些要求,去支持高質量的發展,可以有些商業性的金融行為,有些政策性的金融行為,有財政,甚至用貨幣的方法來實現這些行為。

  但是可以看到,高質量的增長純粹用商業性的行為實際上是比較困難的,很難形成自我循環,財政的力量也不足以支撐這麼龐大的轉型的過程。這個時候就會對金融體系提出非常巨大的跟傳統現有的金融體系相比有一定困難的要求,需要我們金融體系對這個東西做出比較大的結構性的調整。

  另外一個,我們今年是做防範金融風險,把它作為三大攻堅戰重要的首戰,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我們金融的現實和我們希望金融體系去實現的方向也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偏差,金融體系從它現在的這種行為來看,增量上的資金支持的還是房地產、基礎設施和個人行為,這三個部分占整個金融體系現有的信用擴張的80%以上,這仍然是他們認可的信用擴張的主體。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