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人民幣進入寬幅區間波動新機制
http://www.CRNTT.com   2018-11-09 06:15:10


  2017年7月以來,央行每個月的外匯占款變化非常小,這個現象過去十多年中沒有出現過,說明央行最近一年已經淡出了直接的外匯市場干預。2017年7月到2018年7月,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最低達到了6.27,最高達到過6.90,一年之內最大波幅達到10%,這麼大的波幅在過去十多年中也沒有出現過,說明貨幣當局對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有了更高的容忍度。中國外匯交易中心2018年8月24發布消息稱,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行重啟“逆周期因子”。重啟逆周期因子以後,國內市場供求因素對人民幣匯率變化的影響大大削弱,給定美元指數不變,如果逆周期因子完全抹去上一個交易日市場供求對該交易日中間件的影響,相當於給人民幣匯率定了一個貶值的上限。

  這幾個方面的信息綜合在一起,新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浮出水面,逐漸成型。國際上還沒有哪個國家採用過中國目前這種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也沒有現成的名字可用。筆者把這種機制稱為人民幣的FBB匯率形成機制,或者寬幅籃子區間波動。第一個F代表Floating,浮動;第二個B代表basket,籃子貨幣;第三個B代表Band,區間。

  在討論FBB機制以前,有必要說明一下當前的人民幣匯率決定機制。

  根據央行2016年1季度貨幣政策報告中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的專欄介紹,每個交易日的中間價=上個交易日收盤價+籃子貨幣匯率變化。2017年2月20日以後,計算的籃子貨幣匯率時間段,由過去24小時縮短為過去15個小時,即從前一日下午4點30分至當日上午7點30分。舉個例子,假定上個交易日中間價6.5000,收盤價人民幣貶值了100個基點,即6.5100,下午4點30分至當日上午7點30分期間保持人民幣對籃子貨幣匯率穩定需要人民幣對美元貶值50個基點,該交易日的中間價就是6.5150。

  與上個中間價相差的150個基點當中,上個交易日中間價與收盤價相差的100個基點當中,包括了市場供求變化,也包括了上個交易日上午8點到下午4點保持人民幣對籃子貨幣匯率穩定需要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調整點數;另外50個基點是下午4點30分至當日上午7點30分期間保持人民幣對籃子貨幣匯率穩定需要人民幣對美元調整點數。

  這個機制其實是8•11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變形版本。與2015年8•11提出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機制改革相比,差別就在於加上了籃子匯率調整。如果不加入籃子匯率調整,上個交易日的收盤價等於該交易日的中間價,其實就是浮動匯率;加入籃子匯率以後是浮動匯率再加上一個隨機波動項。為什麼是隨機波動呢?因為籃子匯率調整取決於美元對日元、歐元、以及籃子貨幣中其他貨幣的匯率調整,而這些貨幣之間匯率的走勢事前來看是隨機波動。

  這個機制涵蓋了浮動(第一個F, Foating)和籃子(第二個B, Basket)兩項因素。

  第三個B(Band)很關鍵,反映了貨幣當局對外匯市場的干預,解釋起來要費一番功夫。國際上採取區間浮動匯率形成機制中的上下限往往是雙邊匯率,比如歐洲貨幣體系裡面明確要求各成員國貨幣與馬克匯率上下浮動的界限,還有些國家用的是該國貨幣對美元匯率浮動的上下限。至少就目前央行對人民幣匯率的定價規則而言,波動區間的上下限要比這個複雜。

  引入逆周期因子的點位,相當於引入了浮動區間的上限或者下限。貨幣當局宣布引入逆周期因子以後,市場供求對人民幣匯率價格的影響被消除或者削弱,開啟了對波動幅度上下限的管理,這個上下限就人民幣/美元匯率而言並不固定,而是一個浮動的上下限。

  第一, 如果逆周期系數被壓到很低的水平,比如說是-1,那麼上一個交易日供求變化所帶來的人民幣匯率調整就不能反映到該交易日的中間價當中,決定該交易日中間價變化的保持人民幣對籃子貨幣匯率穩定所要求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調整。這意味著,啟用了逆周期因子以後的上下限是人民幣對籃子貨幣的指數穩定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上。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