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財赤率3%:行還是不行
http://www.CRNTT.com   2018-12-06 08:22:04


  中評社北京12月6日電/2019年正朝著我們款款走來,對新一年經濟走勢的預測以及政策創新的猜想成為了時下市場分析人士不約而同關注的話題。特別是在2018年經濟出現減速且2019年增長可能繼續放緩的情形下,作為財政政策核心內容的財政赤字是否需要適度提高引起了經濟學界的激烈爭論。那麼,到底財赤率可否有必要提升,提升的幅度多大才算合理呢?

  證券時報發表中國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張銳文章表示,財政赤字率是財政赤字與GDP的百分比率,表現為政府部門對私人部門的借債,也就是公共部門的負債。決定赤字率高低的因素很多,如經濟增長狀況、國家稅收能力、財政支出規模與結構,以及政府的還債能力等等。目前,國際上通常將3%的赤字率與60%的負債率作為衡量一國財政是否存在違約風險的警戒線;但從實際狀況看,金融危機以來的10年間,美國、日本、英國、歐元區以及印度等經濟體的年度赤字率平均分別為6.9%、6.8%、6.0%、3.5%和7.8%,但同期中國僅為1.5%。論單個年份,美國今年的赤字率為3.9%,日本為4.4%,歐元區為3.3%,中國為2.6%。對比之下,中國財政赤字率歷來比其他經濟體要低得多。

  按照財政運行目的,財政赤字可以分為平衡性財政與功能性財政。平衡性財政顧名思義是以追求財政收支平衡為目的,往往是在赤字率既定的前提下根據稅收預測決定當年支出;功能財政以強調財政政策服務宏觀經濟平衡為總體目標,政府據此確定財政支出與稅收政策,赤字僅是結果。一般而言,政府會在經濟增長狀況較好的時候降低財政赤字率,而在經濟景氣度不高的時候提高財政赤字率,比如美國、日本等國在金融危機後伴隨著經濟的艱難復甦不斷提高本國赤字率,前者目前的國債規模達到21.7萬億美元,後者更是突破1000萬億日元。相比而言,金融危機以來中國除了個別年份實施了功能性財政赤字外,其他年份都推行平衡性赤字政策,因此總體來說是屬於赤字率控制得非常好的國家。

  文章分析,顯然,3%雖然是不少國家為自己劃定的財政赤字紅線,但絕大多數經濟體都未能像中國那樣一如既往地堅守底線,而且過去10年無論是美國還是日本,其經濟增長隨著財政赤字率的不斷提高的確出現了歷史上少有的景氣周期。看來,不管是3%的赤字率警戒線,還是60%的負債率紅線,二者都不是絕對科學或者固化不變的標準。依此判斷,中國政府同樣可以將2019年的赤字率適時和適度的改變,即由目前的2.6%提高到3%甚至可以多一點,實現從平衡性財政向功能性財政的轉換。

  首先,提高赤字率是熨平經濟周期波動的有力之舉。權威機構普遍預測,在今年經濟減速的基礎上,明年中國經濟將繼續回調。雖然外部貿易摩擦伴隨著中美兩國元首的日前會晤有所緩解,但其實國內經濟增長減速放緩很大程度上是因內部因素所致,如基建投資下滑、社會信用擴張放緩、融資規模持續減少、民企投資動力不足等等。根據越是經濟收縮越要推行積極性財政政策的基本規律,若將國內財政赤字率提至3%,可產生2.4萬億元的財政增量資金,不僅可以通過政府投資直接拉動需求,還可以帶動社會商業投資從而形成“乘數效應”,一定程度地阻止經濟的下行壓力。

  其次,財政赤字率的提高能夠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目前來看,流動性傳導不暢是貨幣政策服務實體經濟的最主要矛盾,且即便是央行增強了再貼現、再貸款餘額以及設立了企業信貸增信工具,局面似乎未能扭轉。但赤字率的提高有可能成為流動性傳導的“潤滑劑”。一方面,提高赤字率可以增大市場需求從而改善微觀主體經營狀況,從而改變銀行金融機構的順周期偏好;另一方面,赤字率提高的背後意味著國債和政策性金融債、地方債等抵押品規模的增大與數量的擴充,商業銀行因此可以從央行手中獲得更多的信貸增量,無論是央行的定向降准還是各種短中期貨幣投放工具便可順利落地,從而有效支持實體經濟。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