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中國金融改革需面對的兩個根本命題
http://www.CRNTT.com   2018-12-06 08:29:29


  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將金融改革放在“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一章中,表明中央將“完善現代市場體系”作為金融改革的重點。

  金融改革需面對的兩個根本命題

  改革總是在特定歷史時期和發展階段開展的,都有其需要解決的特定問題。我國當前的金融改革需面對系統轉換和金融風險化解這兩個根本命題。

  首先,我國金融體系需要實現轉型。金融體系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我國原有的金融體系,是適應並服務於“集中資源辦大事”的經濟發展模式的。當經濟發展更多依靠市場主體的原創力時,就顯出原有金融體系的不足了。我國的金融體系需要從政府大量干預和保護,以間接融資為主、市場相對封閉分割,逐步轉向直接和間接融資並重,市場有一定開放並相互交叉、融合和分層的,更加市場化的金融體系。

  其次,我國金融改革需有效化解金融風險。一方面,不同類型的金融體系,其吸收和化解金融風險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在間接融資為主的機構型金融市場中,風險主要是通過機構的資本吸收等方式管理並化解的;在間接融資為主的市場型金融市場中,風險主要通過市場波動及時釋放和分散。另一方面,我國金融改革伴隨著經濟增長階段和模式的轉換,金融體系吸收並反映著經濟體系的風險。金融改革不僅要應對自身系統轉換產生的風險,還需要承接經濟體系轉軌、經濟泡沫等給金融體系帶來的風險。當前,企業和地方政府債務率處於較高水平,以現金流衡量的資產回報率已低於社會平均融資成本,期限錯配和資源錯配日趨嚴重。金融內在聯繫增強,財政、金融、貨幣風險相互混淆,整個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不斷累積。

  金融改革的基本方向是市場化

  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也是金融改革的核心思想。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將金融改革放在“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一章中,表明中央將“完善現代市場體系”作為金融改革的重點。金融市場的改革,也應適用“建立公平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和“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制”思想。這意味著,金融領域也應“實行統一准入制度,在制定負面清單基礎上,各類市場主體可依法平等進入清單之外領域”,要“實行統一的市場監管,……,反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健全優勝劣汰市場化退出機制,……”。
市場化的本質是市場自主決策,是有效競爭,真正發揮市場約束。其含義是多方面的,既意味著價格由市場主體自主決定,也意味著市場成為開放系統,機構、產品、市場准入和退出是相對自由的,還意味著微觀主體的約束是有效的,市場結構是相對合理的,既不允許出現市場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行為,也不存在不得不照顧的弱勢群體和市場失敗者(政策性和商業性的充分分離),甚至還意味著政府管理市場的方式也是尊重市場原則的。
這一輪的金融改革,以准入和價格管制放開為重點,推動建立多層次市場化金融體系。

  其中,准入管制的放開是全面的,是實現市場化最重要的內容。這既包括對內的准入放開,也包括對外的准入放開;對外的准入,既包括允許外資金融機構更自由地在境內提供金融服務,也包括跨境資金更自由地流動,上海自貿區改革中已有較詳細的嘗試;既有對銀行等中小金融機構的准入放開,也有股票的註冊制,豐富金融產品,涉及機構、市場和產品的准入放開。放鬆價格管制,是發揮市場約束的另一重要方面。利率和匯率的市場化是金融改革的重點,是完善我國金融市場的關鍵。推動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完善普惠金融體制是實現市場化的有益補充。《決定》也在試探建立與市場化相適應的宏觀調控、監管框架和體系。

  近期,我國影子銀行體系快速發展,引起了各方的高度關注和警覺。這是在仍存在相對嚴格行政管制環境下,市場主體出於贏利動機,通過各種方式繞開各種行政管制,響應市場需求。這是市場主體市場化的一次嘗試,這也是政府學會管理市場化金融運行的一次機會,是漸進推進市場化過程中不得不學會的一課。在金融自由化過程中,金融市場對監管空白的反應是十分迅速的,人們迅速抓住監管套利機會,追求更高的回報率。金融監管、法律框架的改革(有助於形成有效的市場約束的條件)與金融的市場化速度不銜接,隱藏著巨大的失控風險。當然,影子銀行的風險還高度依賴於其服務的實體經濟的風險特征,在當前環境下具有巨大的特殊性。
網絡金融是我國推進金融市場化的另一個機會。當前,網絡金融發展迅速,是社會網絡化、金融轉型和交易價值等共同推動的。這個時期,很容易將現實世界的金融監管延伸到網絡金融領域。但這就喪失了重新思考貨幣、金融、監管本源的機會,喪失了重新設計更有效的金融調控和監管的機會,也不利於金融與網絡社會更充分、更有效地融合。

  金融改革的核心是重塑政府和市場的關係

  金融市場具有內在的脆弱性。市場化並不是僅僅放鬆管制,並不意味著不需要管理。金融體系能夠市場化的程度,高度受制於給金融體系賦予的功能,以及政府管理金融的能力。現代社會的發展,就是分工不斷拓展和深化的過程。市場化的過程,既是現金流的風險和收益不斷劃分與重新組合的過程,也是管理要素不斷細分和重新組合的過程。

  首先,我國需要準確界定金融體系的功能。在相當長時期內,我國金融體系事實上承擔著除資源優化配置外的宏觀調控、產業政策的功能,“窗口指導”、“行業目錄”廣泛存在。為此,我國有必要適當弱化金融的產業政策功能,合理劃分金融和財政政策之間的關係,進一步區分政策性和商業性金融。

  其次,有必要進一步理順政府(中央和地方、一行三會、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投資者保護機構)在金融領域的職責和管理架構,特別是要合理確定政府和不同市場主體在風險管理和風險承擔方面的界線。政府在金融領域中,所有者、監管者、行業促進者、經營者的職責交錯,甚者承擔了部分社會安全網的職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權責(險)利並不能基本匹配,大量的金融風險最終轉化為財政風險和貨幣風險。為了使金融體系的管理更加有效,我國有必要將管理的不同要素進行細分,分離不同職責,並由合適的機構承擔相應的職責。監管部門應從微觀金融風險中解放出來,更多關注行業風險和系統性風險。需要發揮行業協會在促進行業發展中的作用。強化政府在平衡市場力量(消費者、投資者保護;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方面)的職責。充分發揮市場服務機構的作用,推動服務中介的去行政化進程。加強一行三會、中央和地方在監管方面的分工合作。

  最後還應分離實體經濟的經營風險和金融領域的金融風險,理順金融機構和企業之間的關係。金融機構應在風險管理方面有一定的自主性並因此承擔相應的風險損失,獲取必要的風險收益。在這種背景下,企業可以將主要精力放在實體經濟的經營上,而不是不得不應對流動性風險(資金使用的期限,與金融體系真正提供的資金期限不匹配,不得不從事期限匹配的流動性管理),甚至捲入金融操作(杠杆率不斷提高,通過委托貸款等方式,為其他企業提供資金支持,乃至進入國外被歸入金融業的房地產業和地下金融行業)。

  金融改革需有效化解金融風險

  金融的處理對象是不確定性,因此存在並處理金融風險是金融體系的特征之一。金融體系通過吸收、合理分配和分散、及時釋放等方式,積極應對金融風險。但由於我國特殊的經濟發展階段,加上體制機制上的一些缺陷,導致系統性風險不斷累積,甚至將分散的個別風險不斷轉化為集中的系統性風險的傾向。在推進金融改革的過程中,我國需要高度關注並適時調整這類風險形成機制,以提高我國金融體系的穩健性。

  首先,我們應該看到,當前金融體系存在的風險,相當部分是實體經濟轉型風險的反映。金融是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同時也集中並反映了實體經濟風險。我國經濟正處於從高速向中高速增長的階段轉換時期,增長動力和經濟結構將發生重大變化。與此相適應,資源配置將發生重大變化,增長速度、模式調整,也將引起資產價格的重估。實體經濟的去產能、產業結構調整和運行模式轉換,都將在金融體系中有所反映,表現為銀行不良貸款的增加,股票和房地產市場的震蕩和分化。在實體經濟充分調整之前,尤其是實體經濟運行機制轉變之前,實體經濟風險在金融領域還表現為,金融體系通過各種方式過長時間、過度規模維持實體經濟原有結構。轉型過程中,政府過度介入,產生了隱性擔保,給金融體系發出了扭曲了價格信號,加重了金融體系支持原有結構的傾向。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