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柳金財:從台灣政黨認同蠡測政治發展趨勢
http://www.CRNTT.com   2019-11-05 00:30:02


  中評社香港11月5日電(作者 柳金財)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的民調結果,2019年10月台灣民眾的政黨支持傾向,29.7%支持民進黨、29.1%支持國民黨,10.9%支持台灣民眾黨、5.6%支持時代力量、2.2%支持親民黨,中性選民20.1%。目前民進黨與國民黨勢均力敵,各獲近3成選民支持;以台北市長柯文哲為首的台灣民眾黨獲10.9%支持、排名第三;時代力量以5.6%名列第四。從政黨支持結構來看,國民黨、民進黨在2020年台灣大選中皆主張“國會”過半,有其困難;反而是台灣民眾黨高唱“三黨不過半”,較為符合現實政治狀態。

  同樣調查機構指出,8月台灣民眾的政黨認同度調查結果指出,民進黨的政黨認同度最高約30.2%、認同國民黨29.6%、認同台灣民眾黨8.1%、認同時代力量6.7%、沒特定支持及不知道18.9%。若對比前述10月份的調查,台灣民眾的政黨支持傾向並無太大變化,但台灣民眾黨的支持度增加2.8%,時代力量減少1.1%、中性選民增加2.3%。相較該機構7月的政黨認同度調查結果,國民黨為35.2%領先第一,但卻在8月下滑5.6%,其因在於受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參選之衝擊。時代力量則從11.7%跌至6.7%,歷經林昶佐、洪慈庸“立委”退黨及邱顯智辭去黨主席。

  從上述2019年7月、8月、10月民調推論,時代力量已從第三大黨地位出局,讓位於台灣民眾黨。假若上述台灣民眾的政黨認同及支持度民調變化,頗能反應實然面的政治現實,那麼2020年台灣大選後的政治發展將呈現以下幾點特色。

  首先,中間勢力崛起衝擊藍綠政治結構,民進黨可能將喪失完全執政地位。未來行政與立法機構、政黨間溝通協商成本高,決策趨於緩慢,提出躁進兩岸政策可能性下降。2016年大選民進黨大獲全勝,同時掌握行政權及立法權,造成許多政策與法案急速形成,決策欠缺政黨間溝通協商。無論是“行政院”與“立法院”政策溝通、政黨間政治協商,相關法案與政策淪為一黨獨大單方片面遂行黨意而通過,包括成立不當黨產管理委員會、通過促轉條例、推動轉型正義、強推一例一休政策,推動軍公教年金改革及通過“國安五法”,及甚至宣稱本會期通過“中共代理人法”等。

  這些政策與法律之制定通過及執行,因民進黨同時掌握行政權與立法權,而強化立法效率。此次“立法委員”選舉,可能造成“三黨不過半”席次分配格局,國、民兩黨皆無法在“立法委員”席次上具有獲得單獨過半的政治實力。2020年大選結果,若“總統”當選得票率僅是相對多數而非絕對多數,可能成為“少數“總統”。同時,由於不管泛藍或泛綠政治聯盟本身分化,難以有一黨取得“立法委員”席次過半數,未來在“立法院”中各法案形成過程勢必增加溝通協商成本,單一政黨難以遂行己意。

  其次,具溫和務實理性及兩岸路線“友中”立場的第三大政黨出現,創造藍綠政治緩衝地帶。既避免藍綠政治惡鬥,提高第三條道路選擇;同時時代力量政治實力衰退限縮其政治影響力,包括林飛帆離開就任民進黨副祕書長、林昶佐“立委”加入民進黨並獲提名參選、洪慈庸“立委”退黨參選,均重創時代力量聲勢,這避免激進兩岸路線出現,利於兩岸關係之和平穩定。

  柯文哲宣稱台灣民眾黨將堅持務實中間路線,可能取代時代力量,尤其新生獨派政黨台澎黨、“一邊一國行動黨”、喜樂島聯盟黨其政治主張、意識型態與時代力量相近,不僅分食民進黨選票,也會減少對時代力量支持,台灣民眾黨具成為第三大政黨潛力。這不僅衝擊民進黨所宣稱代表台灣利益與本位的意識型態建構及兩岸論述,也影響國民黨在地方組織發展、話語權與兩岸路線。台灣民眾黨可能在藍綠中間,創造政治緩衝地帶。

  再者,時代力量黨可能陷入萎縮或泡沫化危機。既往無論是從國民黨分裂出來新黨、親民黨、台聯黨,皆曾列為第三大政黨,然皆無法完全取代國民黨,甚至有的逐漸走向萎縮或泡沫化困境。從民進黨分裂出的建國黨,也無法取代民進黨而陷入泡沫化危機。儘管時代力量黨曾擁有第三大黨地位,但其政治實力全盛時期也無法超越新黨、親民黨、台聯黨;並無法取代國民黨與民進黨傳統兩大黨地位,反而如同新黨、親民黨走向萎縮,甚至像台聯黨、建國黨般走向泡沫化。時代力量的政治路線與台澎黨、喜樂島聯盟黨、“一邊一國行動黨”相近,勢將遭新興獨派政黨分食其政治資源。

  最後,長期台灣民眾黨是否坐穩第三大政黨仍有待觀察。儘管台灣社會確實厭惡藍綠二元權力結構惡鬥本質,中間勢力結構越趨龐大,但尚不足以從根本上撼動藍綠二元權力結構。從台灣既往政黨政治發展經驗來看,台灣民眾黨作為組織鬆散、政治主張傾向中間路線的柔性政黨,短期內,由於柯文哲政治光環及實力而成為位居第三大政黨地位其勢不可擋;對傳統政黨如新黨及親民黨,時代力量及其他新興獨派政黨,產生排擠及邊緣化作用,造成既有政治版圖之重組。

  但長期而言,台灣民眾黨作為柔性政黨,其政黨組織鬆散、意識型態淡化、政策訴欠缺清晰,加上依靠柯文哲政治光環,且相關政治人物仍難擺脫傳統藍綠窠臼,甚至成為藍綠政治人物一旦未被提名,則進行琵琶別抱的機會主義選擇,這導致台灣民眾黨成為不易整合、欠缺戰鬥力的政黨組織。最終淪為與新黨、親民黨、台聯黨、時代力量、建國黨一樣,面臨永續發展困境,萎縮甚至走向泡沫化危機。

  整體而論,民進黨在“總統”大選上仍希望團結各方獨派勢力,組成其所謂“保台抗中”政治聯盟,尋求選票極大化目標,目前代表喜樂島聯盟的前“副總統”呂秀蓮雖宣布參選並進行連署,但並未達到連署門檻。若親民黨、時代力量黨未有“總統”候選人提名人選,則“總統”大選重回藍綠對決格局。但在“立法委員”的選舉上,民進黨要取得“立委”過半有其困難。民進黨的政治資源及支持恐會被獨派政黨、台灣民眾黨所分食,區域“立委”選戰必須集中選票始能獲勝。而民進黨內部因提名爭議引發候選人退黨,加入其他政黨,恐也會降低原來政治能量。換言之,新興獨派政黨、台灣民眾黨勢將對民進黨產生分散選票效果,衝擊其選情從而利於國民黨“立委”選舉。

  國、民兩黨皆高喊贏取“總統”大選、“國會”過半,然從藍綠政治結構及中間第三勢力發展、政黨認同角度來看,任何單一政黨要同時取得“總統”大位及“立法院”席次過半殊為不易,未來台灣政治版圖行政權與立法權可能分屬不同政黨,甚至同時產生少數“總統”及三黨不過半政治格局,從而導致決策緩慢及政治衝突加劇。而泛藍政治實力提升及台灣民眾黨崛起,預設激進“台獨”路線受到阻礙,試圖變更兩岸現狀的政治路線、躁進兩岸政策不易在“立法院”通過。

  (作者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