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留歐學生回到武漢後集中隔離:感到安心溫暖
http://www.CRNTT.com   2020-03-25 10:21:18


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入境人員轉運集散地 受訪者供圖
  中評社北京3月25日電/正在武漢進行隔離觀察的秦怡(化名),慶幸自己在機票價格猛漲前選擇了回國。

  “我也在回國和留下之間掙扎很久,但在‘群體免疫論’說法出來後,我覺得必須要走了。”留學瑞士的秦怡說,當新冠肺炎疫情在歐洲開始蔓延,她發現身邊的當地人對病毒的危害沒有足夠的認識,整體輿論導向仍是不建議健康人佩戴口罩,這讓她非常擔憂。

  3月12日,她購買了機票,並準備了足夠的防護用品。她發現,之後,同一趟航班機票價格猛增,很快漲到了兩倍以上。

  從日內瓦出發,經歷了近30個小時的行程之後,秦怡到達國內的機場。她說,一出機場,就聽到地勤人員一聲親切地“歡迎回到祖國”,讓她的眼睛頓時濕潤了。

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入境人員轉運集散地   受訪者供圖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入境人員轉運集散地   受訪者供圖 
  在疫情變得不可控之前,大多數在歐留學生都願意與老師和同學一起積極地活在當下。但隨著歐洲疫情擴散和“群體免疫論”的出現,她做出回國的決定。

  3月17日,秦怡回到了家鄉武漢並進行集中隔離。她覺得,國內的防疫措施更加成熟有效,更讓人安心。

  以下是留學生秦怡的自述:

  疫情

  我是一名在瑞士留學的衛生專業學生,在2月初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我的家鄉武漢時,老師也特別在新學期課程裡加設了“冠狀病毒實時研究”的新課。

  2月25日,我們上了本學期的第一節“冠狀病毒實時研究”課,當時課間與一位瑞士同學聊天,她擔憂地表示:“因為體制與文化的差異,若疫情的爆發地不是武漢,而是一座歐洲城市,可能歐洲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消化這次疫情。”

  下課後我們便收到了“瑞士確診第一例”的消息。很快,次周的同一天,我們又收到了“日內瓦確診第一例”的消息。疫情開始在歐洲蔓延開來。

  接下來幾天,眼看著確診病例總數不斷地翻倍,但學校尚未停課,我身邊許多中國朋友都跟我一樣捏著一把汗,每天都在猶豫是否要去學校。身邊的西方朋友也並非對疫情充耳不聞,但他們不夠了解病毒的危害性,也不願因此打破原有的生活節奏。

  在糾結了幾天後,我決定向老師請假,同時向分管教授發郵件,主要內容是:“針對冠狀疫情在瑞士的擴張,請示取消‘考勤’制度,減少‘小組討論’的頻次,增設更多的網上錄課與授課比例。”教授在幾天後回信同意了我的建議。

  3月初,疫情在周邊的國家迅速擴張,尤其是意大利。在瑞士還沒有看到“極端歧視行為”,但整體輿論導向仍是不建議健康人佩戴口罩。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