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深圳的美麗傳說
http://www.CRNTT.com   2020-10-16 11:13:17


深圳華強北商圈一景(資料圖片)
  中評社香港10月16日電/大公報“英倫漫話”文章--深圳的美麗傳說,作者江恒。文章說,在我的印象中,深圳是個別具一格的城市,她既年輕又古老,既現代又傳統,既時尚又質樸,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多面體,圍繞這個昔日小漁村變身成國際大都市,有著數不清的動人故事,即便在遙遠的海外,依然流傳著關於她的美麗傳說。

  第一次從英國人嘴里聽到深圳,是關於她的速度。那是二○一五年,我初到英國不久,時值中英關係迎來蜜月期,有關中國的話題炙手可熱,人人爭當“中國通”。記得有次參加一個關於“一帶一路”主題的活動,有位來自商界的英國嘉賓精心準備了PPT演講稿,他圖文並茂地從“一帶一路”的起源,一路講到如今在各國的發展現狀,儘管有細心的聽眾提醒,他全程將“一帶一路”的順序弄反,變成了“一路一帶”,但無傷大雅,現場的氣氛火熱。

  文章說,也就是在這次活動中,有位常年往來中英兩國的資深商界人士提到了深圳,他說,中國在“一帶一路”的建設中有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優勢,那就是非常出名的“深圳速度”(Shenzhen speed),這個“三天一層樓”的速度只有中國人能夠辦到,而在西方看來有如天方夜譚。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幾分感慨和羨慕,這種眼神我通常在外國人談及上下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時才能看到。

  此後我注意到,每當談到中國集中力量辦大事,英國人常常提到“深圳速度”,儼然把它當成了中國高速度和高效率的代名詞。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武漢用十天時間建成了火神山醫院”的新聞引起了英國輿論的廣泛關注和討論,許多評論文章都提到“深圳速度”,形容正是這種驚人的速度,創造了驚人的奇跡,為中國抗疫爭取了寶貴的時間。我也不止一次地從英國友人那裡聽到,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和中國速度相比,英國乃至整個西方是可望而不可及。

  另一個常被英國人提及的深圳,是關於她的創新。記得有一次我約幾個英國朋友在倫敦市中心的唐人街吃飯,面對一桌豐盛的中餐,其中一位金融家卻沒有了胃口,原來他要即時聯繫一位重要客戶,但手機信號很不給力,下載檔的速度慢如老牛拉車。我們現場做了個集體測試,發現幾乎所有人手機的4G信號,全部停留在3G,並且絕大部分時間僅是半格。

  於是乎,大家又開啟了集體吐槽模式,痛斥倫敦4G網絡如何落後,在地鐵中仍然不能收發資訊和打電話,要到二○二五年才能實現全國百分之九十五人口的4G全覆蓋等等。不知不覺之中就談到了手機,談到了中國品牌華為,比如手機如何超大屏幕無死角,攝像頭如何秒殺三星和蘋果,如何期待即將推出的5G手機,最後話題不約而同地落腳在深圳,因為那既是華為的總部,也是全球電子產品主要來源地,更是未來世界創新之都。

  文章說,我要說的是,深圳創新在海外的知名度,可遠比國人的想像要大得多,就連國內幾乎家喻戶曉的華強北路,在英國媒體眼中也不陌生。大名鼎鼎的英國廣播公司(BBC)二○一七年曾製作了名為《中國創造》的紀錄片,攝製組專門深入了華強北路,向觀眾展現了這樣一個深圳:高端智能手機源源下線,企業孵化器中各種創意產品不斷產生,創客們研發了昆蟲培養機,生產排放最少的家庭式蛋白質供給源等等。簡單說,在BBC的鏡頭下,華強北已不再是山寨的聚集地,而是蛻變為創新之都,置身其中仿彿盜夢空間。

  就在近期,有關深圳科技創新的新聞,接連登上英國主流媒體的重要版面。比如,深圳早前宣布成為全球首個實現5G獨立組網全覆蓋城市,目前深圳的5G產業規模、5G基站和終端出貨量都屬全球第一。再如,深圳在中國首次進行數字人民幣派發千萬元紅包活動,成為數字貨幣創新的率先試點城市。用英國媒體的話來形容,深圳正變成智慧型城市,其科技創新和先行示範的腳步將越走越快。

  還有一個英國人眼中的深圳,是關於她的前景。二○一八年,我在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見到了該所高級顧問、前英國駐港總領事館領事夏添恩,我原本希望他能就香港問題發表一些高見,但他寥寥數語之後,便話鋒一轉,談起了深圳,他說,“你要從更大的畫面上來看這個區域,我指的就是大灣區規劃,它會為香港和澳門增添新的動力,從而令整個地區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他毫不掩飾對深圳和大灣區前景的看好,並建議我找一找他早前寫過的有關文章來看。

  我找到了他所說的那篇大灣區的文章,裡面對包括深圳在內的城市前景進行了大膽描繪,認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目的是整合區內各大城市,進行優勢互補,強強合作,從而建立一個“世界級的城市群”,其不僅將成為中國經濟的新引擎,還將進一步增加中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

  實際上,看好深圳和大灣區前景的不僅僅是學者,許多英國主流輿論也持有相似的觀點,英國《每日電訊報》甚至從中美角力的大視角切入,認為大灣區的科技實力將完全可與美國加州灣區相媲美,無疑將有助於增強中國在大國博弈上的砝碼。

  文章說,在二十多年前,我初次來到深圳,映入眼簾的是:鱗次櫛比的高樓,乾淨整潔的街道,忙忙碌碌的節奏,到處是年輕的面孔,朝氣蓬勃,真正體會了什麼叫“東方風來滿眼春”。二十多年過後,深圳青春依舊,重新出發,相信英國的朋友會有和我一樣的感受。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