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國評論通訊社   中文繁體大陸簡體
首頁|頭條|焦點|大陸|臺灣|港澳|國際|兩岸|華人|經濟|財經|軍情|體育|社會
人物|文萃|圖片|自然|娛樂|評論|社評|快評|分析|專論|網評|外電|輿論|智囊
專題|專訪|專頁|周報|珠江|出版|編譯|網書|調查|動態|電訊|名家|記者|簡介
  
設為首頁】【】【中評郵箱

炒作富豪低學歷:須警惕“讀書無用論”回潮
  登上胡潤百富榜的2000多位資產20億以上的企業家中,有一半人沒有全日制本科或研究生學歷,他們卻創造了巨量財富,難免會給人“知識無用”的暗示。知識和財富雖然沒有必然關系,但是知識可以成就財富,創造財富也離不開知識的貢獻,半數富豪沒有“高學歷”,并不等於他們沒有知識,也并不是“知識無用”的驗證;可以用“半數富豪沒有高學歷”鼓勵那些沒有高學歷的創業者,但不可以此誤導年輕學子形成“讀書無用”的認知。
污染曝光領導班子全免:倒逼治污作風轉變
  因媒體曝光系列環境污染,記者14日獲悉,陝西戶縣環境保護局原領導班子3人被集體免職。新任戶縣環保局局長、黨組書記郭庭平表示,整個領導班子全免了,斷了層,在全國也很罕見。環境問責,就該有“領導班子全端”的底氣。而問政、問責,只是節點式的監督方式,其目的仍在於敦促治理者負起責任,將問責壓力轉化為治污動力;這需要通過“一鍋端”式問責倒逼作風的轉變,也需通過權責體系完善,讓環境治理者不敢也不能不盡責。
“一家國企千名處級”:改革要啃硬骨頭
  隨著地方兩會陸續閉幕與全國兩會即將召開,國企改革再次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焦點,山西省副省長王一新近日批評省屬國企管理層級多、幹部多,一個煤炭集團相當於處級的有一兩千人,閑官還拿高薪,職工意見很大。解決國有企業“養閑官、拿高薪”,人浮於事、尾大不掉的歷史遺留問題,必須通過制度設計讓員工能上能下、能進能出,國企職業經理人的聘用、管理和退出機制都應遵循市場化規律,掃清“體制內循環”和“能上不能下”積弊。
“天價煙”卷土重來 監管不能聽之任之
  近日有北京市民發現,有煙酒店為迎合消費者,對煙草“限價令”置之不顧,公然貼出“天價煙”標價擺在櫃台上售賣,有些煙竟能賣出近四千元的高價。對於“天價煙”人們早有議論,買的人不用、用的人不買,即使“天價煙”不涉及公權力,春節期間的“天價送禮”也是一種社會歪風,除了腐敗,公衆擔心的還有,“天價煙”卷土重來會讓禁煙行動陷入困境;因此,監管不能聽之任之,必須在全國範圍內展開集中整治,并建立長效監管機制。
收購糧食被判刑:過時的規矩何以陰魂不散
  13日上午,內蒙古巴彥淖爾中院按照最高法的再審指令,對當地農民王力軍收購玉米獲刑一案開庭再審。糧食交易早已市場化,王立軍的行為不但無害,而且有益,至少能幫助不方便出門的農戶把玉米賣出去,然而躺在故紙堆中的舊規則卻起了阻礙作用,處罰起了交易玉米的人;輿論質疑,中央早就要求清理和修改糧食流通領域的法規,何以有的地方沒有做,甚至還制造出了冤案?司法部門該當吸取教訓,對“過時的規矩”建立梳理淘汰機制。
行政審批死灰複燃:“地方規矩”脫繮須警醒
  近日有爆料稱,在海口市從事室內裝修需要具備“裝飾項目經理”和“室內設計師”資格認定證書,而這兩項資格認定早已被國務院廢除。取消的職業資格居然“複活”,令人驚訝,面對質疑,海口市住建局相關負責人堅稱,在海口,就要遵循海口的規矩;“海口規矩”淩駕於國家規定之上,已很荒唐,而背後可能存在的政府職能部門與行業協會沆瀣一氣,公然違反上級規定,為部門、機構和個人謀取不當利益的問題,顯然更加值得重視與警醒。
天價司法鑒定費:社會正義最後一道防綫失守
  四川王萬瓊律師在成都中級人民法院代理一起案件時,需要進行司法鑒定,當事人被鑒定機構“漫天要價”,開出17萬元收費單。當司法鑒定成為一門生意,又缺少規範和管理時,難保不發生問題:一是由壟斷引發的漫天要價,二是漫天要價之後的利益關聯,三是利益關聯之後的胡亂鑒定,導致最科學可靠的司法鑒定靠不住;司法原本是社會正義最後一道防綫,“天價司法鑒定費”不符合執政為民的基本宗旨,使平民百姓的維權之路平添關卡。
國內最大山寨兵馬俑群:法律規範亟待出台
  據西安媒體報道,安徽省安慶市太湖縣“五千年文博園”景區內,出現了一個號稱中國最大的山寨兵馬俑群,上千個兵馬俑,場面震撼,而該兵馬俑群完全按照西安臨潼兵馬俑一號坑原比例複制而成。太湖山寨兵馬俑群事件既是全國山寨景點大肆泛濫的一個縮影,也是國民產權意識淡薄、創新能力匱乏、文化敬畏感缺失的一個縮影;這一現象,應該引起有關部門及相關地方的重視,必須明確經營者的底綫以及違法山寨的責任,以及明確監管責任。
山大搬遷主校區:“閉門決策”理當避免
  近日,山東大學將在濟南遠郊建新校區的消息,引發校友熱議,在近8000人的一項投票中,竟有6500人投了反對票。客觀來看,校友的反對意見未必一定正確,但縱然如此,大學也應虛懷若穀,接受校友和公衆對大學重要事宜的關注和評價;關鍵問題或許不在於是否應該新建主校區,而在於開放決策過程,在這一事關師生切身利益的問題上,應拒絕閉門決策,廣泛征詢學校師生校友以及社會各界意見,尋求最大共識,進而實現科學決策。
“返鄉記”火爆網絡:期待多些深度少些偏見
  每到春節假期、游子歸家之時,各種“返鄉筆記”就會火爆網絡,這些“筆記”多是聚焦基層,特別是三四綫城市及鄉村問題,內容涵蓋廣泛卻時常引起爭議。這些“返鄉筆記”,或許可以觸摸到真實的中國,但任何一城、一地的回鄉見聞都不能輕易代表複雜的中國;有助於人們特別是城裡人了解真實農村、農民和農業的返鄉筆記,必須真實而有深度,也只有有深度的真實返鄉筆記,才有助於人們了解農村,才對“三農”政策的制定有參考價值。
“大產權變小產權”:燕郊樓市隱藏多少黑幕
  “炒房第一鎮”燕郊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而這次是因為“產權”。一條不動產登記打破了許多燕郊人平靜的生活,原本“合法合規”的大產權住宅一夜之間居然變成了“小產權”違建。大產權小產權性質完全不同,不說住宅用地有70年使用權,工業用地一般只有40年,在工業用地上開發房地產,本身就已違規;輿論質疑,這樣的項目根本不可能立項,遑論拿到預售證,更不用說頒發房產證?到底是開發商瞞天過海,還是背後存在利益勾連?
“官員請吃穿山甲”:真相遠未水落石出
  自5日開始,一則“廣西考察吃穿山甲”的網帖引發社會關注,一名來自香港鐘表家族的富二代,在微博上曬出廣西之行的幸福合影,“李局長黃書記請我們到他辦公室煮穿山甲給我們吃……”雖然“穿山甲公子”身份已然撥雲見霧,而那位被指在辦公室請吃“野味”的官員,卻依舊雲裡霧裡;廣西投促局雖已否認參與飯局,但“自證清白”可信度不高,照片中的人物也都俱在,有必要進一步查證,如果此事屬實,希望廣西森林公安局公正執法。
濟寧城管上街撕春聯:濫用“權力之手”
  近日,一則“山東濟寧城市管理執法支隊六大隊整治春聯福字”的消息攪動節後輿論。貼春聯、貼門貼,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民俗,而且春聯不同於煙花鞭炮,既不產生噪聲也不污染空氣,影響市容更是無稽之談,再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執法應有一定邊界,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須分開,張貼春聯福字屬於私人領域,城管直接撕掉,并無法律依據,甚至有侵害私人領域之嫌;對民俗的粗暴執法,恰恰是對城市文化的損壞與漠視,是用權力之手擾民。
貴陽“飛越瘋人院”凸顯醫療市場利益爭奪戰
  64名住院患者、11名醫護人員,在貴航貴陽醫院精神科主任楊紹雷的率領下,集體轉至同城的貴陽市第六人民醫院,這一現實版“飛越瘋人院”,引發關注。精神科主任帶64名患者“跳槽”,民資金元來勢汹汹可見一斑;但是,跳出事件本身來看,該事件的實質仍在於當下醫療市場日益激烈的利益爭奪,醫院爭奪的是64名患者帶來的巨大利益,當患者成為醫院搖錢樹的時候,才有了兩家醫院的戰鬥,才有了這名醫生的“攜帶患者逃離”。
天津大媽持槍案改判:個案妥善解決不是終點
  天津市一中院於1月26日上午公開審理趙春華非法持有槍支案,當庭判處趙春華三年有期徒刑,緩期三年執行,這起備受矚目的案件終於落下帷幕,趙春華本人也得以在春節前夕重獲自由。趙春華可以回家過年,而更多因“仿真槍”“玩具槍”被判服刑的人也在企盼團圓,當務之急是公安部盡早啓動對槍支鑒定標准的討論和修改,最高法也著手對涉槍類司法解釋修訂和完善,這樣才能將類似涉槍問題導向制度化解決,而不是止於個案妥善解決。
“九成重複不算抄襲”揭露高校學術弊端
  廣西財經學院法學院教師向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反映,院長雷裕春的九篇論文和一篇專著,經知網檢測,重複率有的在30%,有的甚至高達94%,而該校學術委員會認定所有論文都“不涉及抄襲”。雷裕春事件反映出當前高校學術風氣建設的一大弊端,當前對於學生是否存在論文抄襲,是否有學術不端的行為有著明確的規章制度,但是,這套規則卻只適應於學生,幾乎沒有哪所高校對如何判定教師是否學術不端,有過嚴格、明確、全面的規定。
寧波老虎咬人:“規則意識”必須深入人心
  大年初二下午,寧波雅戈爾動物園發生老虎咬人事件,咬人的老虎已被擊斃,男子送醫後救治無效死亡。缺乏規則意識是中國文化中一個痼疾,不管是基於什麼原因,老虎咬死人的悲劇一再發生,恰恰凸顯缺乏規則意識的人不在少數;如何讓規則意識成為全社會自覺的行為邊界,決定著以後類似悲劇是否還會再發生,但也必須指出,挑戰規則要付出代價,但它跟“該死”也不應輕易畫上冷血的等號,不能宣揚“不遵守規則,必遭遇厄運”的觀點。
河南撤回“最嚴禁放令”:行政決策非兒戲
  臨近春節,剛成立僅4天的河南省環境污染防治攻堅戰領導小組辦公室1月14日發出“最嚴禁炮令”,不想反對聲音遠超預期,16日,河南環攻堅辦再次發出文件,將上述緊急通知“收回停實施”。在霧霾已經成為家常便飯的當下,應當說河南環攻堅辦緊急通知全面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初衷是好的;要想終結這種折騰公衆、損害政府信譽的現象,應當讓行政決策從隨意化、草率化轉向法制化、規範化,畢竟行政決策關乎公共利益,不是兒戲。
臨汾二氧化硫污染 治污不能指望“約談”
  近日,山西省臨汾市頻現超高濃度二氧化硫污染事件,1月19日,環保部對山西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巧合的是,就在約談當天淩晨,臨汾屢次破千的二氧化硫濃度數值出現斷崖式下跌,達到優良級別。治理空氣污染,事關民衆切身利益,非要等到上級部門出手,才能見到實效,到底是技術原因,還是地方政府本就積極性不够?約談只是“逼”地方綳緊治污神經,扎扎實實治污的方式之一,解決臨汾的環境問題,不能完全指望約談。
卸除隱性“企業殺手” 減稅同時更要降費
  正在召開的廣東省“兩會”,為企業減負成為焦點,繼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之後,杭州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吐槽”企業費用負擔過重。近年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後,很多企業利潤增長開始減速,同時勞動力等成本又在增加,企業稅負痛感由此凸現出來;企業稅負問題一直以來是中國稅制改革的重點之一,而費是比稅更隱蔽的“企業殺手”,今年稅費改革,減稅同時更要降費,徹底整理征費清單、清理不必要的收費,不應停留在紙面上。
   共2915條﹐第1/146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跳轉至第
首頁 | 港澳新聞 | 國際時事 | 兩岸專區 | 軍事聚焦 | 評論世界 | 財經視角 | 文萃大觀 | 中評電訊 | 時事專題
關於我們 | 中評動態 | 招聘人才 | 聯系方式 | 鏈接方式 | 中評律師 | 驗證記者証 | 免責條款 | 本網内容授權書
     最佳瀏覽模式:1024x768或800X600分辨率   © Copyright 中國評論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