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國評論通訊社   中文繁體大陸簡體
首頁|頭條|焦點|大陸|臺灣|港澳|國際|兩岸|華人|經濟|財經|軍情|體育|社會
人物|文萃|圖片|自然|娛樂|評論|社評|快評|分析|專論|網評|外電|輿論|智囊
專題|專訪|專頁|周報|珠江|出版|編譯|網書|調查|動態|電訊|名家|記者|簡介
  
設為首頁】【】【中評郵箱

習近平“聚同化異”論與“一國兩制”方針
  “聚同化異”論是習近平的辯證思維的體現與方法論的創新,是在和而不同的基礎上,與求同存異之說的辯證統一互動,更是傳承了毛澤東如何解決矛盾的哲學思想。習近平運用於兩岸關係中的“聚同化異”論不是憑空而來的,而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階段的理論創新與實踐創新成果。如果用習近平“聚同化異”論去重新認識“一國兩制”方針政策,當有新悟。……
習近平的大歷史觀與習氏台灣史觀
  習近平是具有大歷史觀的國家領導人,他的大歷史觀及其中的歷史思維特點,已經成為中共治國理政的科學方法。習近平又是罕見地構建了獨具特色的台灣史觀的中共領導人。習氏台灣史觀,是指導兩岸共同史觀、正確史觀、發展史觀得以確立的至為重要的大歷史觀。隨著台灣政治形勢的變化、“台獨史觀”的形成以及蔓延,台灣青年對一個中國的歷史認同趨弱,兩岸最大的危機之一是不同歷史觀的對撞,這是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誘因。如何秉持習近平的台灣史觀,重構兩岸的歷史認同,…
世界大變局:全球力量再平衡與國際秩序的重塑
  關於當今世界大勢,現在可能是自冷戰結束之後的又一個歷史分水嶺。經過近20年的徘徊、蹉跎和探索,國際格局開始調整,一場百年未遇之大變局正在拉開序幕。一戰結束百年了,世界正在天翻地覆,新歷史分水嶺到來,對大國都是嚴峻考驗。不僅從世界歷史週期看是這樣,世界經濟週期也到了重新塑造全球化的階段,而地緣政治也在發生相應的轉折,一種世界政治板塊大變動的景象逐漸進入人們眼簾。其中比較突出的是中美兩大經濟體的政治博弈。《經濟學人》主編比爾·埃莫特說…
非零和的博弈:“冷對抗”下的中美日關係與兩岸
  “冷對抗”應為當前中美關係的適切描述。中、美非敵我關係,而為處於競爭、摩擦亦互見支持的“冷對抗”,其間零和博弈絕非解方,透過對話,管控分歧,構建超越歷史悲劇的新型大國關係仍為“習近平外交”基調。此外,安倍對中外交亦未因中、日在東海的持續針鋒相對而停滯,將安保與經貿脫鉤,務實改善中日關係,此亦顯示中日關係存在多層次的競爭與合作,無法簡單化為非黑即白的敵友關係。而在激烈變動中的東亞國際關係中,民進黨政權切忌台獨意識形態綁架,而應審時度…
台海局勢走向:在衝突與融合中加劇向大陸傾斜
  作者指出,民進黨再度上台執政後,由於蔡英文當局打破兩岸既有共同政治基礎,否認“九二共識”並採行“漸進式台獨”路線,致使兩岸既有的聯繫與溝通渠道中斷,台海局勢再度陷入衝突與動盪之中。2020年前後乃至更長一段時間內,兩岸關係發展前景仍面臨諸多風險與挑戰;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大陸的快速發展,台海局勢的天平會不斷加劇向大陸傾斜,爭取國家和平統一的前景會更加明朗。……
“一國兩制”是改革開放的第一杠杆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京會見港澳各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訪問團,對港澳在國家改革開放中的獨特貢獻及其可持續性作出了高度肯定及具有戰略性的未來規劃。這表明,新時代“一國兩制”有了更加明確的國家理性自覺,有了通過國家戰略及港澳實踐推動“兩制”向“一國”回溯性建構與認同的基本共識。這意味著“一國兩制”作為改革開放第一杠杆的作用將繼續得到發揮,與新時代民族復興事業繼續保持同步調。但是,“以國家為中心”的“一國兩制”觀念與實踐,對港澳社會是機遇和…
當今世界還處在“棋戰”時代嗎?
  對於這個問題,我認為在某些地區爭端中的確出現了近似“新冷戰”的現象,也的確有人想把這個世界拉入“新冷戰”——如特朗普就可以說是一個兼具冷戰和棋戰風格的新生政治人物。但從宏觀上看、從時代走勢和多數國家的追求看,應該說棋戰的基本特點沒有變,這個世界還處於棋戰時代!!……
世界變局中的涉台國際環境:抗衡、扈從或和平中立?
  作者認為,台灣必須確認當前世界變局的戰略趨勢,理解台灣所處的安全態勢,才能進一步提出促進台海穩定和平發展的政策。一般安全取向選擇:抗衡、扈從、避險、中立等,台灣應該階段性採取積極和平中立,尋求中美兩強之間的“戰略平衡”軸心。如何從決策者立場、建構新時代的兩岸關係應該是當務之急。本文藉由“區域安全複合體”(Regional Security Complex)角度,透過三個國際政治解析層次,分析整理台灣歷屆總統主政時期的安全態勢:“結…
“四海連動”下的中美競合關係
  作者指出,東海、南海、黄海和台海,曾被視為冷戰後東亞地區具有戰爭危險的四個爆炸點。它們看似各自獨立,但又相互影響,存在“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關係,也就是所謂的“四海連動”。中美之間的利益衝突,有可能因“台灣問題”進行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而台灣也會因“重美輕中”,面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命運。……
美國的“印太戰略”與台灣地區的戰略選擇
  作者指出,特朗普上台後,推出“印太戰略”,其主要目的是遏制中國崛起,維持美國始自冷戰後的唯一超級霸權地位。此時此刻,台灣當局的戰略選擇,到底是靠向美國,還是以台海和平發展為念理性處理相關問題?遺憾的是,民進黨蔡英文當局選擇了前者。這是火中取栗,是十分危險的!美國對台從來衹是當作棋子利用,歷史殷鑒不遠,台灣當局何去何從,需深思。……
中美關係面臨的挑戰和機遇:從歷史和現實的角度展望因應之道
  中美關係及兩岸關係面臨從量變到質變的歷史轉型期,今後一年將是定義中美關係未來甚至世界命運的關鍵時刻。最近半年多以來中美在安全、貿易和台灣問題上紛爭加劇,許多人認為這衝突是由於川普總統推行“美國優先”,和習近平主席推行“中國夢”的直接碰撞。但是我認爲這些衝突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即使沒有川普也遲早必須面對。筆者深感美中關係及兩岸關係正面臨從量變到質變的歷史轉型期,而這也是世界秩序轉變的一個尖銳的、具有代表性的症狀。衝突和改變是人類進…
特朗普執政以來美台關係的變化及其前景
  作者指出,在2017年12月以來密集發生的中美重大摩擦中,由於被激烈的中美貿易摩擦所掩蓋,由台灣問題引發的中美嚴重事態沒有受到應有的關注。中美因台灣問題引發的摩擦,每次的直接原因都是美台關係的變化。特朗普執政一年半以來,中美關係進入了冷戰後第三個摩擦多發期的高峰階段。在此基礎上,美台關係正在發生中美建交以來最重要的變化。但中美關係的變化沒有,也不會根本改變中美競爭—合作關係的基本框架。這決定了,美台關係的變化必將是有限的,美國沒有…
美國涉台有“支持”與“籌碼”兩面手法的分析
  美國里根總統在1980年競選期間,曾大力抨擊民主黨執政的美國在1979年與台灣斷交,並在他贏得大選後,邀台灣代表團參加他的就職典禮。但1982年就在里根就任後二年,他仍得遵循1979年的《中美建交公報》,甚至還簽訂《八一七公報》,後者影響對台軍售甚巨。這是台灣在討好美國之時,沒得到應有的回饋不說,結果連本來沒有失去的,也一併被丟悼,這正是所謂的“兩頭皆空”的最佳例子。……
“特朗普衝擊”與美國“一中”政策的新變化
  特朗普挑戰了全球化的基本規則和共識,可能將全球進程帶往一個充滿衝突性的、不確定的方向。當前,特朗普政府在“美國優先”的經濟民族主義大旗下,正在修改美國建立在新自由主義價值基礎上的國際戰略,同時也在修改著美國與中國的相處模式,尤其是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傳統立場。這種前所未有的“特朗普衝擊”正在威脅中美關係正常發展的政治基礎,並將導致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的異常變動。……
美國要與中國分道揚鑣了嗎?
  當前特朗普對華發動的以貿易戰為主的前所未有的全面攻勢,是美國即將與中國決裂的跡象。儘管中美不可能簡單重複美蘇冷戰對抗的歷史宿命,但全方位較量的格局已若隱若現。正是美國自身問題及其對國際秩序的不滿,特別是對中國崛起的擔心,改變了長期以來的對華政策。中美如果決裂,將不僅深刻影響自己和雙邊關係,而且對國際熱點產生連帶影響。中國對於美國也需要有重新認識,並且擺脫長期以來對美過度依賴的不利局面,對於早晚會來的中美衝突做出預備。……
對台海的管控保證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
  今年4月以來,解放軍陸軍在台灣海峽的西側泉州市外海進行實彈演習;與此同時,解放軍空軍連續多日派出多批次戰鬥機和轟炸機圍繞台灣島展開繞島飛行訓練;解放軍海軍派出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巴士海峽東側進行軍事訓練。這一系列的軍事演習和軍事訓練都被看作是中國大陸對台灣島內的“台獨勢力”的嚴重警告,管控兩岸日益升高的緊張局勢,以穩定台海和平發展的進程。運用政治和軍事力量進行管控是維護台海地區和平的重要保障。兩岸關係正處在激烈動盪和變化之中,“台獨分…
從島內、外部勢力與大陸三個維度的矛盾進程探尋兩岸關係發展規律
  兩岸關係的發展變化,從來離不開島內、外部勢力及祖國大陸三個因素的綜合影響。幾十年來,這三個因素在自身不斷發展變化的同時,也相互作用、相互影響和相互矛盾,從而使兩岸關係的發展進程波瀾起伏,充滿矛盾衝突與各種博弈;而兩岸關係發展出現種種不穩定、矛盾迭加的現象,又似乎給其蒙上一層迷霧,使人難以探尋其發展規律。這需要我們循著島內、外部因素和大陸三個維度的歷史發展脈絡與現實關係進行綜合分析,理清兩岸關係發展的矛盾規律,總結其發展規律,從而準…
地緣視角下的中美台關係
  作者認為,無論從先天條件(如市場規模、地理區位、語言文化)著眼,或者後天形勢(經濟增長、要素互補、供應鏈組合、產業集聚效應)觀察,位在“世界島”海角一隅的台灣,最佳的產業發展和貿易開拓的方向,就是大膽地前進大陸並將大陸的資源引進島內,透過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的路徑,善用中國大陸的動能。台灣如果想要跳脫長期以來“悶經濟”的困境,恢復成長的活力,台灣的領導當局必須接受“九二共識”,恢復兩岸協商談判,消除兩岸生產要素流通不必要的障礙,讓…
“修正主義戰略對手”:美國對華戰略定位及策略調整
  自唐納德·特朗普於2017年1月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其特立獨行甚至有悖常規的政策理念和決策行為,加之其本人及其決策團隊對中國崛起的負面認知和消極預期,導致美國對華戰略出現了結構性調整,其中最為關鍵的是美國從根本上改變了對中國的“戰略定位”,並據此採取了一系列與之相匹配的對華政策,使得中美關係中的競爭性甚至衝突性因素被急劇放大,也令中美關係進入了一個波折不斷、摩擦頻仍的階段。……
美國對華政策大調整及中國的應對之策
  作者指出,隨著中國持續崛起,美國對華戰略焦慮和敵意判斷顯著上升,認為中國是美國霸權最根本、最長遠、最嚴重的戰略挑戰。當前,中美關係走到了轉捩點,美國的對華政策開始由“接觸+遏制”向“全面戰略競爭”轉變。因此,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裡,“緊張”和“競爭”恐將成為中美關係的主要特徵甚至“新常態”。對此,中國需要保持戰略定力,在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同時,以更加開放、合作、包容、自信的姿態面對國際社會,同時加強危機應對準備,推進地區安全合作,…
   共318條﹐第1/16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跳轉至第
首頁 | 港澳新聞 | 國際時事 | 兩岸專區 | 軍事聚焦 | 評論世界 | 財經視角 | 文萃大觀 | 中評電訊 | 時事專題
關於我們 | 中評動態 | 招聘人才 | 聯系方式 | 鏈接方式 | 中評律師 | 驗證記者証 | 免責條款 | 本網内容授權書
     最佳瀏覽模式:1024x768或800X600分辨率   © Copyright 中國評論通訊社